评论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爷:不怕家丑,只怕外扬

作者:
给你一根吊颈绳你都不忘记谢主隆恩,这才是忠臣孝子的标配,这哼哼唧唧两面好处都想要的投机分子,真是不配。《明史·列女传》有个有趣的故事,说的是永乐年间浙江定海县有一家婆媳双寡,家境贫寒,眼看就要饿死了。当时的尚书蹇义正好路过,就问媳妇:“为什么不再嫁?”气息奄奄的媳妇说:“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把男权社会赋予她的守寡责任看成无限崇高的终极使命。不想递刀子的人都该向这个小媳妇学学,安安静静的饿死等着立牌坊才是正路。

西安封城的这段时间中,有很多来自普通人的困苦让人尤为揪心。这些状况,我们在两年前的武汉已经见过很多,在去年的瑞丽也不幸听闻,不曾想在年末的西安又一次上演。

一个千万人的大城市,在一刀切的严厉措施中,事前无谋划,事后无补救,导致无数普通人陷入柴米油盐的困顿,本不该通过网络求助这种情况来解决,但不幸的是,它就是现实。更为不幸的是,这个现实还反刍了一些中国式的魔幻情节。

微博上有三个普通的西安人分别针对买菜难发牢骚,希望大家关注解决。热心的网友转发之后,被几个外媒注意到,相关记者随即联系发帖的网友,希望跟进核实。但无一例外,均遭到拒绝。其中两个人气壮山河叫外媒“滚”“走开”,仅有一个人的回复比较客气,但也极为高亢:

“感谢你们的关注。因为西安的疫情爆发太过突然,一切工作的统筹协调都需要时间,才会造成买菜困难的问题,现在我们的问题已经差不多得到解决了,有我们党在,有我们的团结一心,我们中国没有熬不过去的困难。”

这明显师承老胡的文笔不去央视和环时真的有点可惜。这三个人还把拒绝外媒采访这个事当成自己可资炫耀的拳拳爱国心,自己补刀晒出来。虽然你想救我,但对不起,家丑不可外扬。

但这里有个悖论,是这些义正辞严的西安网民想不到的:你既然知道“统筹需要时间”,而且“没有熬不过去的困难”,那么,就应该相信政府相信党,安安静静的等待组织的安排和救援才是正路,根本就不应该上网叫苦,你这不是事实上在给国家抹黑吗?你这牢骚也发了,外媒也注意到了,反过来展示自己“不给外媒递刀子”的民族大义,你这不是典型的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吗?

给你一根吊颈绳你都不忘记谢主隆恩,这才是忠臣孝子的标配,这哼哼唧唧两面好处都想要的投机分子,真是不配。《明史·列女传》有个有趣的故事,说的是永乐年间浙江定海县有一家婆媳双寡,家境贫寒,眼看就要饿死了。当时的尚书蹇义正好路过,就问媳妇:“为什么不再嫁?”气息奄奄的媳妇说:“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把男权社会赋予她的守寡责任看成无限崇高的终极使命。不想递刀子的人都该向这个小媳妇学学,安安静静的饿死等着立牌坊才是正路。

在当下的环境中,可能敢于关注这些上网发牢骚、求救的西安普通人的,除了民间少数有良心的自媒体,可能也就只有外媒了。但很不幸,路边社们显然不懂得我们的国情,以至于热脸贴上冷屁股,打得到处肿。

他们很难理解的某些国人特有的心态就是:不怕有家丑,只怕会外扬。

大部分国人由于长期处于集体主义教育的氛围,对自己作为一个真实的个体,在现实的社会中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应该追求什么样的个人权益,其实是一团浆糊。所以往往导致先天性的自我利益认知错位——就是把自己代入宏大的背景中,个人集体化,家国一体化,以此获得归属感和荣誉感。把从来不属于自己的面子视为己有,把根本没享受过的光荣视为骄傲,因为这些恰恰是小人物在现实生活中感受不到的。

作为施害者,那些关起门来搞家庭暴力的人,害怕家丑外扬是正常的,因为害怕罪行败露;但是作为受害者,居然比施害者还要迫切掩盖血的事实,这是比家暴本身还要悲哀的。

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韭菜命,镰刀心。在自己的身家性命没有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们其实从来不在意家丑,甚至可能觉得理所当然。用家国大义追在方方们的后面喊打喊杀。只有当被封印在小区中朝不保夕的时候,才会迸发出动物的求生本能,但前提还是不要外扬。

此前有网传聊天截图,一个市民为了回击西安物资供应不足的“谣言”,宣称自己小区的物资充足,白菜才1.5元一斤,“我们并没有买不到菜”、“您不要再黑西安了”。他所在的小区,在永松路三号院——市府机关小区。

显然,肯定不是每个西安人,都能住在永松路三号院。大部分人,更可能生活在永远不知道有多远的那条路上。

更可悲的是,普通小市民这样出于认知错位的慷慨激昂,在历史的大潮中,往往以无数悄无声息、无处喊痛的家庭悲剧作为结尾的。

其实你不会有递刀子的机会,因为除了来自个人的觉悟,谁也救不了你。

2022/1/2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04/1691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