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西安清零引众怒 陕西领导甩锅北京

—西安清零引众怒 陕西书记省长甩锅北京

作者:
在中共官员眼中,防疫高于一切,乌纱帽高于一切。他们不知道人命重要吗?不知道如此仓促封城的后果吗?知道,但他们并不在乎,他们所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官位,而且封城也一点不影响他们的吃吃喝喝。

中共副总理孙春兰西安视察期间传出遇到市民隔空喊话:“我要吃饭”。(视频截图)

近十几天,陕西西安封城后的惨况引起了国内外网民的极大关注和无比的愤怒。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西安野蛮的封城措施,除了使大量市民挨饿之外,还造成了不少人为灾难。

据当地多名网民爆料,身边有亲友或邻居因为耽误治疗死亡,如孕妇被医院拒收导致流产,8个月的婴儿胎死腹中;突发心脏病的父亲被医院拒收,孩子心急如焚,最终因延误救治,孩子失去了父亲。此外,外地临产孕妇上网求援、需要肾透析的小伙子和治疗白血病的幼童求助无门,都让观者揪心不已。

更为奇葩的是,高层发生火灾,前来救援的消防人员为救火赶时间只能翻门而入,因为大门被社区用铁丝拧死。还有一人感染全楼拉走,在转运途中感染概率有多高?至于隔离点,更是设备简单,老人孩子在寒冷中度日,而饥饿的小伙子外出买馒头,或遭防疫人员围殴,或被强迫公开读认错信。一切的一切都凸显了陕西和西安行政当局的无能和对百姓的漠视。

显然,如果照此下去,西安人死于火灾、死于折腾、死于封锁以及物资匮乏的可能性要远大于死于中共病毒。海外近期有爆料消息称,西安一天因各种原因有700多人死亡。在一千多万的大城市,这个数字并非没有可能。

有网友一针见血地质问道:“中国在这一年里有多少人死于封城?有多少人死在了隔离点?有多少死于慢性病被中断医治?有多少死于心梗和卒中而无法进入医院?有少人死于无法产检?有多少人死于没有退烧药?有多少人死于流感?有多少人死于因‘不可抗力’而失业破产的绝望?但他们无比骄傲自豪地大声向世界宣称:死于新冠的人共计为0。”

的确,在中共官员眼中,防疫高于一切,乌纱帽高于一切。他们不知道人命重要吗?不知道如此仓促封城的后果吗?知道,但他们并不在乎,他们所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官位,而且封城也一点不影响他们的吃吃喝喝。

于是1月5日,西安官方通报称,西安市4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5例,其中隔离管控发现30例、封控区筛查发现1例、管控区筛查发现4例,社区筛查为0例。如此“胜利”实现了清零,完成了陕西省委书记下达的指令。

据网上披露的官方文件显示,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1日就下令,西安4日必须实现“社会面清零”的目标,因为4日是冬奥会一个月倒计时的开始。西安如期完成了任务。网民为此嘲讽道:“牛,说4号清0就清0。”“病毒必须听领导安排。”“病毒真是可防可控。刚看到一个词:掩耳到0。”“把人都送出去,就清零了,真干净。是零还是百,都是你们媒体说了算,对吧!”“封控区和管控区基本都是小区,强行刨出去社会清零了是吧,文字游戏玩的真好。”

“还要什么疫苗啊,还要什么核酸啊,领导一句话就行了!病毒也得乖乖听话!威武霸气!毕竟马上冬奥了,西安可不能给国家抹黑啊!急急如律令:清!”“事实证明,领导确实比专家靠谱!只是这样的清零,有人信吗?”

想必现在刘国中、省长赵一德,西安市委书记方红卫、市长李明远等一众官员,已被西安人、陕西人乃至全国民众,背地里骂的个狗血喷头。

值得注意的是,陕西的官员内心也觉得委屈啊,因为快速清零是来自中央的命令,虽然他们也有问题,但并非全是他们的责任。于是,我们看到了陕西书记和省长有技巧的甩锅北京

1月2日,刘国平在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调度城中村疫情防控工作时,强调当前已经进入总攻阶段,“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指示重要批示精神,认真落实孙春兰副总理要求,进一步振奋精神,树牢百分之百防控到位、隔离到位的意识,把城中村疫情防控作为重中之重抓实抓好,尽快实现社会面清零目标。”西安的一二把手方红卫、李明远出席。

1月3日,省长赵一德到西安市督导检查城中村疫情防控工作,并主持召开疫情防控调度会。他同样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认真落实李克强总理和孙春兰副总理批示要求,从严从紧采取过硬措施,咬紧牙关坚决严防死守,一鼓作气打赢城中村疫情防控攻坚战。”方红卫出席会议。

无疑,刘国中、赵一德之语都在暗示,西安的“社会面清零”政策是基于习近平的指示和批示的,是孙春兰具体要求的,陕西省和西安只是具体落实。换言之,如果西安官员有责任,北京更要承担责任。

此前,《华尔街日报》援引中共高官透露的消息称,习近平高度集权,经常会事无巨细地干预各种政策事务,因此中共官场大多“宁左勿右”。

资料显示,刘国中发迹于黑龙江,2013年至2016年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副书记,被视为是从“冷衙门”提拔的官员,与习近平并无交集。而赵一德出生后发迹都在浙江省,曾任杭州市委书记,但习是在2002年至2007年在浙江主政的,两人同样没有交集。是以推断,两人并非习的嫡系,为了官位,选择“宁左勿右”并不奇怪。

与之相对照的是,几天前在上海不断出现感染病例,同样表示上海将“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指示批示精神,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从严从紧抓好元旦春节期间疫情防控各项工作”的市委书记李强,却并未提到清零政策,而是称要“紧盯入城口、落脚点、流动中、就业岗、学校门、监测哨等关键点关节点”。而上海几次出现疫情都未出现西安的情况,说明两地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思维差距不是一星半点。换言之,陕西官员甩锅虽然可以,但自身的怠政又如何能推卸呢?根本原因还是心中无百姓,由众多心中无百姓,只有权钱的官员组成的中共,最终被人民抛弃只能是必然,再怎么“自我革命”也无济于事。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06/1692401.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