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香港人会记得新闻自由的样子

“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是港英时期遗留至今的旧例,但从1970年后未被使用;讽刺的是,中国国务院几天前才发布了一份关于香港民主的白皮书,批评英国殖民政府使用“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来镇压亲中的出版商。如今港府却用同样的法律来镇压《苹果日报》、《立场新闻》。

作为一个纯网路(无纸本)的网路媒体,对于过去半年来,香港苹果日报》与网媒《立场新闻》高层遭拘捕,营运资金被冻结,网路内容全数遭到移除,其实是非常有感的。纸本新闻可以任何方式被留存,但网路媒体只在数位世界里流动,一旦网路内容遭到移除,几乎等于抹去了它任何存在的痕迹。如果新闻工作者的所见所闻所思可以在一夕之间就被消失,不免让人反思这样的新闻工作意义何在?

在去年6月24日《苹果日报》因被保安局冻结资产而停止运作之后,许多人猜测港府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与民主派理念相近的《立场新闻》。6月27日,《立场新闻》随即发布公告指称:尽管国安法改变了外界熟悉的香港,但《立场新闻》在报道上不自设禁区,“凡重要的、具公共性、关乎公众利益、有新闻价值的事实和观点,都会尽力报道。过去如是,日后也如是。”

但为了降低冲击,《立场新闻》也同时采取五点作法,包括:将先前刊出的评论文章,全部暂时下架,在与作者确认继续刊出的意愿和风险后,再考虑重新刊出;为免浪费支持者金钱,将暂停接受赞助;以高于法例的标准先行将工作人员年资结算;吴霭仪何韵诗、方敏生等6人辞去董事职务,原任总编辑钟沛权也在稍后辞去职务。

但这样的退让并没有换来妥协,上周连续两日,港府以涉嫌“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来指控香港《苹果日报》与《立场新闻》的现任与前任高层,已经退出的钟沛权、吴霭仪、何韵诗等人在事隔数月后依旧被捕,这显示在现今香港的局势下,任何的自我审查都是枉然;只要当权者想要,他随时可入人于罪。

“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是港英时期遗留至今的旧例,但从1970年后未被使用;讽刺的是,中国国务院几天前才发布了一份关于香港民主的白皮书,批评英国殖民政府使用“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来镇压亲中的出版商。如今港府却用同样的法律来镇压《苹果日报》、《立场新闻》。

美国乔治城大学亚洲法中心香港法学人黎恩灏指称,“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是一种界定不清的“口袋罪”,检方可以用此法来逮捕或指控任何发表与政府政策有关言论的个人或公司。即使一间公司认为自己完全站在政府的那边,它也不会知道政府是否有一天会改变主意,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逮捕它,这种寒蝉效应在香港将是空前巨大。

在《立场新闻》遭下架移除之后,另一家中小型的香港独立媒体《众新闻》也宣布停止运营。总编辑李月华说,作为一个编务主管,她已无法拿捏报导内容是否会触犯法例。主笔杨健兴说,停运是因为他们已不能在安全的环境下工作。至此,香港社会几乎再无民主派媒体,香港终于只剩下一种声音。

香港虽然不曾拥有民主,但却曾拥有数一数二的法治;从一个高度法治的社会,短短数年沦落到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可让任何新闻工作者锒铛入狱,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先例。在共产党的绝对意志下,民选的议员可以任何理由被褫夺资格,法律可以溯及既往任意入人于罪被无止尽关押,新闻网站资料被任意查抄,甚至不分青红皂白一夕化为乌有,这是一个比30多年想要冲破戒严网罗的台湾恶劣数倍的环境。

《众新闻》在它的告别宣言里提到:“身在风眼,我们这只小艇,在风高浪急的当下,情况严峻。在危机中,我们必须先确保船上的所有人,可以平平安安。”在巨浪滔天之下,我们实在不忍对香港的新闻同业再说“香港加油”;香港的黑夜看不到尽头,但即使香港人被迫缄默,他们却曾看过真正的司法独立以及新闻自由的样子,保留这样的信念,是他们面对独裁政权最重要的凭借。

即使在异议被抽空,也要努力地辨识真实与谎言;有一天,荣光终将归于香港。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上报社评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07/1692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