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栗战书诡秘失踪 流言幕下的赵乐际与曾庆红

—栗战书诡秘失踪 流言折射内幕

作者:
习的“贴心人”王沪宁不断挖坑,用“文革造神”把习捧晕,并给习出谋划策开倒车激起民愤……如果很大程度的民意都在恨习的时候,谁反习谁是不是就站到了民意的一边?曾庆红显然是企图通过主动宣布反习,来收割民心。

图为栗战书资料图。(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2022年伊始,中共政坛就涌现了一只巨大的黑天鹅,那就是“栗战书诡秘失踪”。

事实上,去年12月31号,栗战书就因缺席“中共政协茶话会”而离奇失踪了,这不同寻常的现象立即引发了海内外舆论沸腾,一时间传言四起。

尽管“栗战书身体出状况”这种可能性目前还无法排除,但由于这方面的消息来源太少,对此我们先按下不表。而目前绝大多数传闻都指向了中共内斗,我们就重点从政治原因来分析一下这些传闻所折射出的内幕。

“贪腐案”东窗事发?——两大主流传闻不谋而合

有关栗战书的贪腐传闻,较早的说法应该是从中纪委内部泄露出来的。

1月2日,大陆知名网红纪检官员陆群,在其微博“御史在途”上发表一篇举报文章,题目是《为一个被贵州官员逼上绝路的企业家‘办实事’的经历》,文章后还附上了调查报告。

这篇文章讲述了湖南煤老板曾盛国2010年在贵州投资开采煤矿,5年后惊异地发现自己的煤被偷采,重达17万吨,而偷采煤矿的主谋,正是时任“贵州省委原主要负责人的舅子”。

而2010年,恰好是栗战书在任贵州省委书记之时。

从陆群爆料的时间“1月2日”来看,恰好是在栗战书缺席“中共政协茶话会”之后的第三天,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这是在说栗战书。

无独有偶,1月4日,曾披露“刘亚洲被抓”的纽约华裔作家毕汝谐再次爆料,称栗战书涉入了女儿和女婿的贪腐。

毕汝谐披露,栗战书在贵州出任省委书记期间,其女儿女婿和一位开矿的企业家发生严重矛盾,栗战书当时亲笔批示,要“坑了这个企业家”。如今,反习派把关于这件事的黑材料送给了栗战书以外的六个政治局常委,导致习近平进退两难,不得不“挥泪斩战书”。

值得一提的是,毕汝谐之前披露的前空军上将刘亚洲被抓的消息,后来经多方面作证,这并非空穴来风,不少消息都指向了刘亚洲出事儿了,即使没被逮捕,至少也被“内控”、失去自由了。

因此,毕汝谐的爆料应该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的。

综合网红纪检官员陆群以及纽约华裔作家毕汝谐的爆料,栗战书涉入亲属贪腐、从而政治失势,有一定程度的可信性。

谁要扳倒栗战书?——两大线索有交集

首先,从网红纪检官员陆群的举报方式来看,有些事出反常。过往,如果中共当局要拿下哪个高官,一般都需要习亲自点头,政治局通过。而如今,陆群直接通过微博举报,其背后的势力不简单。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

作为纪委官员,陆群的幕后老板显然是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而赵乐际实际上是江泽民曾庆红安插在中南海的一枚反习的暗棋。可能有不太了解赵乐际派系背景的朋友会问:为什么说赵乐际是江派的呢?

我们不妨先看看2020年5月31日明慧网的一篇报道:近期中共中央现任常委、纪委书记、原中组部长赵乐际到某省某市搞调研时,直截了当的提出要听当地“610”的工作汇报,并称“610”被撤并、不独立存在是为了“搪塞西方社会反华势力”,党的官员不能相信。对于迫害法轮功,赵乐际提出“要抓紧,要办好,要实实在在地办事”。

有朋友可能要问了,为何中共腐败遍地,身为中纪委头目的赵乐际反腐不甚卖力,却偏偏对“610”的事情那么起劲?

根据大纪元储存的资料显示,赵乐际的飞黄腾达,靠的是江泽民和曾庆红的一路提拔。能力平平的赵乐际,在1999年(江泽民发起迫害法轮功)以后竟然火速升迁,3年之内完成了从青海省代省长,到省长,再到青海省委书记的平步青云,一度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省长、省委书记。而赵乐际的升官秘籍,便是“有罪才上位”。

据大纪元报道,赵乐际主政青海期间,江泽民曾下拨数千万元在大西北的深山里、青海修建非法关押、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

赵乐际作为青海省迫害法轮功的第一责任人,成为首批被“追查国际组织”追查的中共官员之一。2007年,赵乐际被调至陕西担任省委书记,在当地大力推行迫害,成为陕西迫害法轮功的第一责任人。

因此,赵乐际身负大量血债,是能够让江、曾放心重用的人选。

曾经卖力主导迫害法轮功的薄熙来是江、曾内斗的中共党魁一号接班人,而同样积极迫害法轮功的孙政才是薄熙来出事后的第二个党魁人选。而薄、孙二人都被判处死缓、终身监禁。

依笔者个人观察,赵乐际便是江、曾选定的第三个最有可能取习近平而代之的党魁苗子。

从另一个角度来观察,作为法外的特权机构,“610”像极了当年的中共文革小组。而身为中纪委书记的赵乐际,企图按照操控“610”,除了要“重操旧业”延续江、曾对法轮功的迫害,他应该还有一个不小的野心,就是掌握这个几乎可以随意调动党政资源的特权机构,在关键时刻为自己的政治利益服务,不排除搞政变或暗杀。

由于深涉令习震怒的“陕西秦岭违建别墅事件”以及“千亿矿权案”,赵乐际活得战战兢兢。在过去几年里,赵乐际在中纪委的权力被习的亲信李书磊、杨晓渡一步步架空,赵乐际的马仔、前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被判处死缓,赵乐际的弟弟、前桂林市委书记赵乐秦在2021年快过年的时候被免职……不难想像,赵乐际对习近平早已是恨之入骨,欲除之后快、取而代之。

再者,从毕汝谐的披露来看,反习派把栗战书的黑材料送给了栗战书以外的六个政治局常委,导致习近平进退两难,不得不“挥泪斩战书”。

事实上,反习派送黑材料的操作,这并非首例,单单在栗战书身上就已经是第二次了。早在2017年,曾庆红、马云控制的《南华早报》就曾爆料,栗战书的女儿利用栗战书的权势在香港大捞特捞。

那么,栗战书的“黑材料”是谁负责收集的呢?中纪委不就是专门干这活儿的吗?这样看来,要扳倒栗战书的还是赵乐际,及其背后的江、曾反习势力。

“无间道”之说折射出的现实

1月4日,香港《明报》发表一篇题为《栗战书因何缺席?》的评论文章,竟曝出“无间道”之说,称栗战书“是曾庆红安排在习身边的人”,文章给的依据是“栗战书的叔叔栗江江与曾庆红的妹妹曾海生是小学同学”。

依笔者之见,这篇文章的说法太过牵强,实属无稽之谈。为什么这么说呢?

事实上,栗战书与习近平的铁杆关系,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两人都在河北当县官的时候就已经奠定了。而习近平掌中共最高权力后,栗战书更是唯习近平马首是瞻,从其亲自带领中央警卫局特别行动小组去抓捕周永康,到帮助习近平“修宪”为无限期连任铺路,再到其在党内多次喊出“一锤定音、定于一尊”力挺习近平,都可以看出栗战书是习的铁杆亲信。

《明报》文章的说法虽然荒唐,但却泄漏了反习势力的真实企图。

先抛开《明报》是否有江、曾派系背景不说,仅从《栗战书因何缺席?》这篇文章来看,很大程度上是曾庆红找人写的,故意放料出来,至少包含了三点算计:

第一,对外界公开了曾庆红是最大的反习势力。那么,曾庆红为什么要这么干呢?

在过去几年里,习的“贴心人”王沪宁不断挖坑,用“文革造神”把习捧晕,并给习出谋划策开倒车激起民愤,并在中共病毒爆发后用“低级红”、“高级黑”等手法成功地将国内外的怒火引向习。如果很大程度的民意都在恨习的时候,谁反习谁是不是就站到了民意的一边?曾庆红显然是企图通过主动宣布反习,来收割民心。

第二,借此抬高曾庆红,给反习势力打气、增加信心。

在过去一年里,习当局斩杀了曾庆红的心腹赖小民、拿下了江派马仔、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以及将前司法部长傅政华拉下马,并将曾庆红侄女曾宝宝的公司逼到了“至暗时刻”,而且官媒反复敲打“铁帽子王”……看到曾庆红被习当局的铁腕不断锁喉,很多反习势力也势必会萎靡不振,偃旗息鼓。

通过放风“无间道”之说,让人误认为曾庆红能力很大,可以在人大委员长这个政治局第三号红椅上安插“无间道”,借机给反习势力提升“士气”。

第三,离间习近平和栗战书,借刀杀人。

在中共党内和民间,曾庆红几乎是公认的奸臣,其为人阴险毒辣,善于玩弄权术,好搞两面三刀,贪财好色,有着“阴谋家”、“特务头子”等绰号。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共十四大前,曾庆红就向江泽民献出了“离间计”,挑拨邓小平杨尚昆杨白冰兄弟之间的关系。江、曾一边向外散谣说杨家兄弟企图夺兵权,一边向病中的邓多次告“御状”,邓最后中了江、曾的诡计,开始疏远杨氏兄弟。最后杨氏兄弟失去兵权,江因此除去了军中的“绊脚石”。有消息披露,杨尚昆的死正是曾庆红派人下的毒。

2017年年底,十九大之前,习与江、曾达成交易,江、曾拥护习做“一尊”,换取习不抓江、曾。为了解除习对江派的威胁,曾庆红再一次祭出“离间计”,让习自断手足——打虎干将王岐山“武功被废”,取而代之的是江曾选中的隐藏很深的三号党魁接班人赵乐际。

如今,二十大之前,曾庆红故技重施,放风“栗战书是曾庆红的人”,目的是离间习近平和栗战书,借习近平的手除掉栗战书,同时让习自断臂膀,从而一箭双雕。

结语

栗战书的诡秘失踪引发了舆论热议、流言四起,而种种流言却折射出中共内斗的腥风血雨以及重重内幕。

近年来,习近平被江、曾安插的“贴心人”王沪宁猛灌“马列迷魂汤”,陷入了“保党才能保权”的思想误区,因此在清洗江、曾势力时显得投鼠忌器,生怕拿下江、曾会亡党并导致自己丢掉权利,都忘记了“擒贼先擒王”这样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以致于使自己陷入了无休止的中共内部政治厮杀的泥沼,不断被政治对手暗算。

当然,吃了哑巴亏的习近平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正如习前段时间刚刚讲过的“在重大风险、强大对手面前,唯有主动迎战、坚决斗争才有生路出路,逃避退缩、妥协退让只能是死路一条”,在“铁帽子王”垂死挣扎奋力反扑的过程中,被逼急了的习近平最终会不会兑现“自我革命”——革掉曾庆红的命呢?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09/1693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