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局势这玩意儿,控制住了就是骚乱,控制不住就是“人民的选择”

作者:
在国际政治中,很少有铁了心对抗现实的。人家家中都换人了,作为外国政府有几个会那么死心眼,非说原来的政府是合法的,你们这帮新上台的就是骚乱分子?原先说"骚乱"是因为政府还能控制局势,人家那边如果都变天了,再这么说无疑极不明智。所以,保险的做法就是观望,你行我就挺你,你不行我就挺别人。因此,在外交上有两句话是长期有效的金句:一是"这是某某国家的内政",这是对还在掌权的政府说的;另一句是"我们尊重某某国家人民的选择",这是对已经干掉了政府的那帮势力说的。

哈萨克斯坦出事儿了,一桶油引发了血案。

哈萨克斯坦安全部队称,已经有数十名暴徒在冲突中被打死。同时有报道说,截至目前为,有8名安全部队人员死亡,同时有超过一百多名警察在冲突中受伤。

一般来说,抗议活动通常分三个量级:集会骂街,大打出手,点火烧楼。提要求须走程序,骂街又骂不死人,就是大打出手,按装备优劣通常也是警察打抗议者,就算后者不善,顶多也就把落单的个别警察拖进绿化带里胖揍一顿。但是,揍警察不等于揍总统。所以,对于前两个,政府通常不惧。

麻烦的是第三个,烧楼。政府大楼,那可是官府,也是国家权力的象征,把楼烧了,接近于抗议者亮出了底牌,即,我不想归你管了,或者,你已经没有资格管我了。要知道,平时烧个普通民宅都是犯罪,更不要说烧国家权力机构的建筑物,那罪行的严重程度可以想见。但是,能这样做的人,他们也基本打算一不做二不休了。从现场传出的视频画面和相关报道看,哈萨克斯坦的情况显然快速进入了第三个量级。

在哈最大城市阿拉木图,数千名示威者在4日夜间和5日同防暴警察爆发激烈冲突,警察使用震荡炸弹和催泪瓦斯驱散示威者。即便如此,阿拉木图市政府大楼、总检察院大楼、阿拉木图市中心的一家经贸中心大楼等多处建筑还是被人放火,现场冒起滚滚浓烟。据悉,执政的"祖国之光"党阿拉木图分部就设在这处经贸中心大楼内。

在阿拉木图和其他一些地方,大量警车和警方专用车辆被烧毁。示威者在冲击阿拉木图市政府大楼时,一度能听到自动步枪的射击声。抗议活动升级后,还出现了互联网通信中断。

这次大规模抗议是由政府取消液化石油气价格限制引发的,这种低碳燃料是许多哈萨克斯坦人私家车的动力来源。抗议活动最初在依赖液化石油气的曼格斯套开始,随后蔓延至全国。为平息民众愤怒,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5日上午表示,接受总理阿斯卡尔·马明领导的内阁提交的辞职,并下令代理内阁恢复对液化石油气的价格管制。

然而,抗议活动仍在继续。托卡耶夫在视频讲话中说,政府不会倒台,希望寻求对话、信任而不是冲突,并坚称,"鼓动袭击政府和军队办公室绝对是非法行为"。

哈萨克斯坦抗议活动爆发后,外界的第一反应就是,难道又颜色革命了?哈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前苏共高官担任总统长达近30年,威权国家,家族统治,加上美国等西方势力亡这些国家之心不死,在这样一块地界要是发生颜色革命,那不要多正常有多正常?很多中国网友已经鉴定完毕:猜都不用猜,就是美国从背后指使的。

搞清谁指使的那叫"揪出背后黑手",是第二步,眼前最重要的是平息事态。托卡耶夫显然对自家钢铁长城信心不足,于是在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对抗议者展示强硬姿态同时,在6日凌晨的电视讲话中呼吁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提供支持。以帮助稳定局势。这实际就是在向俄罗斯求救。

俄罗斯行动很快。国防部6日发布消息称,作为集安组织维和部队的第一批俄军已抵达哈萨克斯坦,先头部队已开始执行维和任务。

这符合俄罗斯的一贯做法,当周边国家出现可能倒向西方的政治变化时,莫斯科的动作向来迅速而果断。有分析认为,尽管现在哈内部还很混乱,但相信事态总体上在可控范围内。哈萨克斯坦是中国的邻国,中方的态度也很淡定,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方认为哈当前发生的事情是内政,相信当局能够妥善解决问题,希望哈局势能够尽快稳定下来,社会秩序回归正常。

抗议是由燃油价格上涨引起的,但这绝非唯一的原因,甚至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有人说,抗议者借题发挥,由燃油蔓延到政府。其实,应当说他们在对政府表达不满的同时,真正的矛头实际上指向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及其家族。

纳扎尔巴耶夫这个名字,关心时事的中国人并不陌生,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前苏联时代担任哈萨克共产党第一书记,在1991年12月独立后就任哈萨克斯坦总统,之后多次连任,一直到2019年3月,期间长达近30年。这是个什么概念?在一个孩子自苏联解体后出生,直到他或她快30岁的时候,这个地广人稀的国家的领导人就一直是这位纳扎尔巴耶夫。

最后,纳扎尔巴耶夫还是下来了,不再担任总统。但那并非没有原因。2019年3月19日,哈萨克斯坦全国各地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随后纳扎尔巴耶夫宣布辞职,总统职务由托卡耶夫继任。但是,纳扎尔巴耶夫仍保留国家安全会议主席的职务,继续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直到这次抗议浪潮发生后,纳扎尔巴耶夫才辞去主席职务,由托卡耶夫接任。

由此可见,纳扎尔巴耶夫两次辞职,都是因形势所迫,不是老九不能走,而是老纳不想走。

然而,人们显然对这位前总统非常不满。很多抗议者在街头高呼纳扎尔巴耶夫的名字。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还显示,人们试图推倒这位前领导人的巨型铜像。在哈萨克斯坦,威权政治最主要的象征人物就是纳扎尔巴耶夫,在过去30年里,这个国家始终没能走出他的影子。威权产生腐败,腐败使得财富集中到少数权贵手中。很多批评人士指责纳扎尔巴耶夫家族控制着该国众多行业,许多赚钱的能源企业都由纳扎尔巴耶夫的几个女婿拥有。

从目前看,多数分析观点认为,哈萨克斯坦政府还不至于有大麻烦,现在政府还掌控局势,哈军方也没有异动,更主要的是俄罗斯和集安组织决定迅速出手干预。不过,既然提到颜色革命,那就意味着,人们还是想到了某种可能,哪怕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就政治诉求说,除了规规矩矩反映情况、给人民代表或议员写信等各种合法程序,其他过激行为基本都可以归为非法。然而,"非法"只是定义,其最后仍是"非法"还是变成了"正义行动",那要看最后结果。就政府而言,如果控制住了局势,该抓的抓,该审的审,该关的关,那原先的过激行为就是骚乱。可是,如果局势出现相反发展,没有被控制住,政府完全瘫痪,甚至领导人都作鸟兽散,那原先的"非法"就将出现反转,"人民的选择"将必然浮出水面。

在国际政治中,很少有铁了心对抗现实的。人家家中都换人了,作为外国政府有几个会那么死心眼,非说原来的政府是合法的,你们这帮新上台的就是骚乱分子?原先说"骚乱"是因为政府还能控制局势,人家那边如果都变天了,再这么说无疑极不明智。所以,保险的做法就是观望,你行我就挺你,你不行我就挺别人。因此,在外交上有两句话是长期有效的金句:一是"这是某某国家的内政",这是对还在掌权的政府说的;另一句是"我们尊重某某国家人民的选择",这是对已经干掉了政府的那帮势力说的。

在某种程度上,这和有些人的言语颇有几分相像,喝酒之前"我是东北的",喝高之后"东北是我的"。之所以有这么大差别,就是因为状态发生了变化。局势也一样,只不过用的是外交辞令,显得更深沉罢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北国夏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10/169390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