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郑纯清:科学非大道 亦非无捷径

作者:

——论共产党滥用比喻撒谎散毒小智术之一

比喻,作为一种修辞方法,多见于文学作品。在论说文中,它也时常被用于“释义”、“释疑、解惑”。在共产邪党“漂亮的剧毒党话”之林中,流传最广、影响最深的,往往是那些其生造的或援引的“比喻”之辞。

为什么呢?起初,它要彻底否定人类神传文化 ,推销其无神论 邪理歪说,打开人的脑洞,谈何容易?尽管其撒谎散毒,无孔不入,但仅仅靠语言暴力是不成的。它看中了比喻的特殊沟通效能,就大钻这个孔子,利用人的好奇心和盲目性,滥用比喻。一为来避开人们对其谬论的反感和警惕,二来暗施麻醉式“软管道”灌输。遗憾的是,这一蒙骗小智术,共产党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

这一点,在马克思 在世的时候,就有人看破了,并尖锐指出,马克思欢喜打比喻(比喻本身无可厚非),原因在于“历史唯物主义”,不过是一种“朦胧的神秘主义”,断非真理,因而只好“用形象补缀起来”。而这表明,他决非有卓见者,而不过是个有才智的人,善于以完全模糊的手法来自圆其说。

这一小智术,表现在很多方面。本系列短文,选取其若干例句,逐一剖析,跟读者交流探讨。

“在科学 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 (《资本论》第一卷法文版序言和跋)

马克思 这句名言,被其信徒奉为“至理名言”,曾被很多人抄录在笔记本、日记的扉页上。可以说,这是中共自吹“伟光正”的摹本。不久前,习近平在讲话中再次加以引用。随后,有吹鼓手将之冠以“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的”云云,进一步散步其毒素。
这句话的主要毒素在于:

其一,假。这句话,首先是《资本论》和作者自身——撒旦教徒的广告词。言外之意,他马克思已经登上了科学 的顶峰,而且只有他,才是达到科学的“光辉顶点”的人。马克思这个共产主义制毒者和毒贩,也是个套牌科学商。科学不是大道,它充其量也不过是个世间小道。“科学没有平坦的大道”,这话半遮半掩。而把科学吹成大道,其实是为了给自己套牌用的。当时,进化论一出笼,他如获至宝,马上吹捧为科学新成果。而按照科学的规矩,进化论顶多只能算个科学猜想或假说而已(进化论至今还在找证据,还没找到证据)。可马克思不管这些,因为他的历史唯物主义,不外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是“社会进化论”罢了,根本不可能被“证真”。历史一再证明,它完全是胡诌的邪说。因而,它也就只能通过欺骗(包括玩弄滥用比喻的小把戏)来推销。就连实证科学本身,也一直在“破除迷信”的旗号下,被共产党当成了打人的棍子。到了今天,它也彻底衰败了。眼下的“大跃进”疫苗,根本不再讲科学的规矩了,完全成了药商趁火打劫、大发横财的水货。

其二,反神排神。这话的基调是无神论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说白了,所谓“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就是《国际歌》中那几句“狂言”的翻版。然而,它却分明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就连无神论本身,都是反科学的弥天大谎。爱因斯坦说的很明白,“证无”,“证明无神”,是不可能的。就登山探险而言,除了山地环境、天气条件和人身承受能力的限定之外,也不是只靠胆量就可行事、就能成事的。再说,科学怎么来的?完全是世间“人类自己”的事儿吗?根本不是。现在,外星人的有关资料,美国政府已经开始有所披露。关于现在的实证科学是外星人搞来的说法,已经不再是什么“猜想”了。这里先不说它。就“科学大道”本身而言,却并非“没有平坦的大道”。不少“科学发明”根本没有经过什么“陡峭山路”,也没有通过什么“劳苦”“攀登”,而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做了一场梦就“达到光辉的顶点”了。例如,俄国化学家门捷列耶夫的“元素周期表”,就是梦中得来的。有人也许会说,这是特例。特例,不够吗?在此,只需一个,就足以将其“没有平坦的大道”的谎言击个粉碎。

况且,“梦到的光辉顶点”,多的是:伊莱亚斯‧豪(Elias Howe)发明缝纫机,英国诗人和画家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发现蚀刻版画制作原理,丹麦—美国生物学家和地质学家路易斯‧阿加西(Louis Agassiz)认清鱼化石结构,美国沃克夫人(C. J. Walker)创造生发灵,印度数学家斯里尼瓦沙‧拉马努金发现数学公式,奥地利生物学家奥托‧洛伊维博士(Otto Loewi)神经科学实验,丹麦物理学家尼尔斯‧玻尔(Niels Bohr)设计原子模型,德国科学家卡尔‧高斯发现磁感应规律,还有大卫‧B‧帕金森(David B. Parkinson)对高射炮的改良创意,以及Google搜寻引擎BackRub的算法基础的奠定。
爱因斯坦的个人总结,更是为“梦”叫绝:他的整个生涯都是对他少年时代一个梦的不断冥思。

其三,狂妄。无神论者的狂妄,基于对现实现象的选择性摄取和有意歪曲。因此,马克思这话特能引诱妄想。当年,爱因斯坦审阅出版商爱德华‧伯恩斯坦送交的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手书稿后,不以为然,直言“要是这部手稿出自一位并非作为一个历史人物而引人注意的作者,那么我就不会建议把它付印。”“因为不论从当代物理学的观点来看,还是从物理学史方面来说,这部手稿的内容都没有特殊的趣味。” 而在《自然辩证法》书中,开篇就是对门捷列耶夫参与研究“灵学”团体的批判。所谓批判,只是对客观事实的无视、诽谤和讥讽。而共产党却将之奉若神明,“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其实,无非是自欺欺人。
在马克思的这句名言里,“只有”,“才能”,说的很绝对,隐含着“只要”,“就能”。对此,毛泽东心了领神会,不光诌出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的“警句”,喊出了“我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口号,写出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的忽悠词句,还提出了将“科学实验”同“阶级斗争、生产运动”同囊括入内并列的所谓“三大社会实践活动”的“哲学观点”,把明明是少数人的“科学实验”活动,吹嘘成群众运动,并真的搞起“大炼钢铁运动”。结果,老百姓的锅和门环都扔进炼钢炉里去了,得到的却是一堆堆的废渣。习近平重蹈覆辙,想搞一场芯片群众运动,当然只能无果而终。而中国五千年文明,对世界做出重大贡献。其中,四大发明,四个人就搞定了。但共产党这么一折腾,却把人心给搞乱了,弄得很多人想入非非,并都鼓励自己的孩子争当“科学家”。这,瞎耽误了多少功夫,浪费了多少资源?造成了多大危害,误导和坑害了多少孩子!

其四,疯傻。马克思的这整句话,无非是宣扬“人定胜天”,在蛊惑蛮干。因为出于其最终毁灭人类的罪恶目的,它要把人改造成无法无天、无知无畏、什么坏事都敢干的行尸走肉般的“非人”,它们称之为“革命暴徒”、“革命傻子”、“革命老黄牛”、“永不生锈的革命螺丝钉”。它公开提出,要让士兵像一听到午餐铃声就流口水的狗一样,一听到枪响就勇往直前,为共产党献身;要让人像木偶一样死心塌地的“一切听从党指挥”,心甘情愿地“把一切献给党”。共产党所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豪言壮语”,“大跃进”等一系列战天斗地的荒唐闹剧、“大饥荒”惨剧、大兴活摘人体器官产业这种“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等,都与此有直接关系。改革开放后,“与时俱进”:“摸着石头过河”,“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闷声发大财”,尤其是加之公开反对“真善忍”,残酷镇压法轮功,“蛮干”变为“胡干”,“科研”变为“贼研”、“抄袭”、“盗版”、“伪造”,“世界加工厂”变为“世界造假工厂”,“中国制造”变为“假冒伪劣”的商标。眼下,对于疫情的隐瞒,灭绝人性的“抗疫”残暴做法,也都出自“人定胜天”的那股子邪劲儿。

总之,马克思这句名言的要害,在于切断人与神的联系,叫人排神败德,妄自尊大,好勇斗狠,盲目冒险,在向所谓“光辉顶点”攀登的幻觉中,钻进撒旦设定的死胡同——地狱门口(马克思曾写诗表示,他在哪儿笑脸相迎“同志”们)。而今,共产邪恶主义红潮已是东逝之水,实证科学亦成强弓之末。大疫临头头,将唯一的希望寄予疫苗的人们越来越感到绝望。生路何在?万幸天灭红魔,网开一面,捷径有三:一是三退①,二是念大法真言②,三是看神韵演出③。在这些方面受益脱险的例子越来越多,大纪元明慧网新唐人、正见网均有大量报道。但是,只有真诚信神、肃清红毒,良知清醒的人,才会走此捷径。换言之,只有真诚敬仰神佛的人,才有资格获得这些灵丹妙药。
注:

1. 三退:以实名或者化名退出中共邪教的党、团、队组织。
资料显示,截止2022年1月11日,在大纪元退党网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声明“三退”总人数达到过三亿八千九百七十五万以上。
2. 大法真言,即九字真言,也叫九字吉言:(用汉语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3. 神韵:指美国神韵艺术团。目前,其有七个团正在进行一年一次的全球巡回演出。其对人身心的净化和神奇疗效受到观众的普遍盛赞。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13/1695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