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华语娱乐 > 正文

林瑞阳张庭微商称助1246万人 就业成员揭业绩标准、“避税内幕”

林瑞阳、张庭夫妇的直播事业近日在中国被查。陆媒中国新闻周刊引述他们的通路成员指,这个网络运作和传销无异,还曾调整架构以规避法规;事件显示现行法规难规范多样、线上化的传销。

林瑞阳和张庭经营的电商“上海达威尔贸易有限公司”,去年底传出遭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涉嫌传销”为由立案调查。

《中国新闻周刊》17日将出版的报导,采访林瑞阳和张庭经营美妆品牌“TST庭秘密”的多名通路成员,指其运作类似中国所禁止的传销。

报导引述一名成员指,一开始只是购买商品,并获得“返利”(回馈),后来想发展下线时,被要求须达2500元人民币(约1.1万元台币)的业绩,才可晋升为可发展下线的红卡会员。红卡会员除有个人销售奖金,还可从下线的业绩中领到一定的回馈。

之后这名成员再被鼓励召满100个下线成立公司,可获得“团队管理奖”。但成立公司需有每月至少10万、连续3个月的业绩标准。为达业绩标准,这名成员必须自己花钱“囤货”。

林瑞阳(右)与张庭微商事业面临危机。翻摄张庭微博

图片来源:苹果新闻网

《中国新闻周刊》引用一名创始人级别的成员在社群媒体上的介绍指,多个“公司”可成立“集团”,级别越高,奖金计酬来源就越高。而TST声称,该品牌自2013年起帮助1246万人就业,辅导超过3300人创业。

但这名成员表示,后来明白成立“公司”,是要帮林瑞阳夫妇的达威尔避税,将“返利”变成“公对公的业务往来”,而非发薪资。

报导引述天津承讼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阳表示,根据相关法规,具备以骗取他人财物为目的、拉人头、形成3级以上层级,以及公司以拉人头缴费获利而非销售利润等特征,即可被视为涉嫌传销。

但一名加入“TST庭秘密”7年的通路成员指,林瑞阳夫妇2017年起就调整计酬模式,把多级变成2级,原来的“金银卡”也变成“红蓝卡”,就是为了规避法规。

报导引述北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系副教授宋学宝说,“TST庭秘密”虽没有承诺拉下线有“返利”,也看似不达3级,但实际上还是金字塔式的奖金结构和激励机制。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武长海分析指,传销就是把实际产品销售,运作成金融活动,最终只有资金流动而无商品流动。

他表示,对传销的认定不能单看是否达3级组织,否则会让一些行传销之实的组织逍遥法外。另外,透过社交平台微信的线上化传销,也显示相关法规需与时俱进。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16/1696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