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郝平:中纪委六次全会 习讲话释两权斗新信号

作者:
习与江、曾反习势力的斗法一时还难彻底取胜。因为习近平红色保党情结,导致其对江派的打击始终斗而不破,江、曾反习时不时地能兴风作浪,全靠习悉心维护着的党的“团结与统一”这块“护身符”罩着。

2022年1月18日—20日,中共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释放了二十大连任年的权斗打虎新信号。(Feng Li/Getty Images)

2022年1月18日—20日,中共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在北京召开,中共七常委再度集体亮相,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释放了二十大连任年的权斗打虎新信号。

权斗接连升级

随着中共二十大临近,围绕着习近平是否能够连任议题而展开的中共高层权斗迅猛升级,表现出白热化、公开化、全面化的三化特征。从人事卡位、军方异动到经济布局、外交谋略,内斗的痕迹广泛延伸。

去年12月27日至28日,中共在政治局年底民主生活会上,称“党面临形势环境的复杂性和严峻性,肩负任务的繁重性和艰巨性世所罕见、史所罕见”,显示出高层权斗已经到了外界难以想像的程度。

习近平在针对以江、曾为核心的反习势力较量中,屡试不爽的杀手锏就是“打虎拍蝇”。历次中纪委全会被外界视为是释放打虎新动向的风口,而自十九大以来,习近平每年年初都会出席中纪委全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中纪委全会成权斗走向风向标

在2021年1月十九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近平讲话着重强调“从严治党”,“坚定政治方向,保持政治定力”,落实十四五开局年的各项工作。赵乐际主持会议,发表《推动新时代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以优异成绩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工作报告。显然,工作的重心在于保党的百年冥诞日能稳定进行。

2021年五次全会上,习近平讲话中仅一次提到“自我革命”,而在2022年1月18日,十九届中纪委六次全会上,习近平讲话13次提到“自我革命”,将“自我革命”定义为“中共跳出历史周期律的成功路径”。

新华社在《习近平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通稿的一段337字的表述中,居然一连用了9个“自我革命”,指出,中共百年“内靠全面从严治党、推进自我革命,勇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勇于刀刃向内、刮骨疗毒,保证了党长盛不衰、不断发展壮大”。释放出的非同寻常的内斗升级信号。

更引外界关注的是,新华社在此前一天的《勇于自我革命,赢得历史主动——写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召开之际》的文章中,十分罕见地提及中共窃政前第一个因贪污被枪决的瑞金县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和“共和国反腐第一案”,中共窃政后被处决的党内高官、天津地委书记刘青山和张子善。

而这三个早期被中共以贪腐名义处决的党内高官,恰是毛泽东为巩固权力而发动政治运动的牺牲品。中共从诞生开始就是通过卖鸦片获取钱财,打土豪分田地将私产变党产。延安时代党内特权是制度化的,腐败是中共从血管和基因里带来的。反腐只是政治运动与权斗的既定环节。

习近平在18日的讲话中还3次提到“关键少数”,强调“以上率下”,加强对“特别是‘一把手’和领导班子的监督”。这在去年的中纪委五次全会上是没有出现过的表述。此前党媒高调喊话“打虎拍蝇,哪管‘刑不上大夫’”。

1月16日,习近平亲信、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政法工作会议上表示,今年政法工作“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就是全力“护航”二十大。1月18日下午赵乐际代表中纪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作题为“运用党的百年奋斗历史经验推动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的工作报告,用意非常明确,今年打虎是为了保习连任。

2022年权斗两大新信号

综合习近平18日重要讲话和陈一新、赵乐际表态来看,围绕二十大习连任权力保卫战,习近平今年打虎的态势可能将比历年都要来得猛烈与凌厉一些,释放出两个可能性权斗信号。

第一个信号是,“打虎拍蝇”,重在打虎,而且是大老虎、老老虎、甚至是终极老虎,首当其冲的可能就是孟建柱郭声琨及其背后的曾庆红

2021年6月,中纪委网发表评论称,“退休不是护身符”。2021年11月8日—9日,《人民日报》及人民网三次提到“铁帽子王”,声称:“反腐败斗争中,谁也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谁也不是‘铁帽子王’。正如习近平所说:‘哪有动不了的人?!’”剑指曾庆红。

如果斗争过于激烈,江、曾反习势力铤而走险,密谋政变的话,危机压顶情势下,习直捣黄龙府抓捕江泽民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尽管江已是个废人,但其政治符号的功能不可小觑,打掉江,会彻底击毁江、曾反习派士气。

第二个信号是,习近平大有可能再开任内反腐杀戒,给所有反习势力以终极震慑。

外界注意到,习近平上台打虎至今,只有两人被判处死刑,一位是前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厅长、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党组书记、副主席赵黎平,因身负命案,于2016年11月11日被执行死刑,成为中共十八大后首个获死刑不缓刑的落马官员。

第二位是金融巨头,原华融资产公司中共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天津市第二中院2021年1月5日公开宣判赖小民因贪污、重婚被判死刑,仅24天后的1月29日,经最高院复核,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法律程序”对赖小民执行了死刑。

赖小民执行死刑速度之快,让外界感到震惊与迷惑。而赖小民被执行死刑前的1月22日,中共召开十九届中纪委第五次全体会议。习近平在会上强调,“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威胁党和国家政治安全。”会议强调“把严的主基调长期坚持下去,不断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一体推进战略目标”,彰显出反腐背后的权斗杀气。

网易新闻网2021年9月14日一篇署名“商贤老侯”的文章指出,江苏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原总队长罗文进被查的半个月前,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原常务副检察长严明接受调查,交代了罗文进和邓恢林、赖小民集团非法往来的情况。

文章称罗文进和邓恢林同为湖北武汉老乡,“两人互通有无,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辱骂国家主要领导人。甚至于计划领导人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不轨,被安全部人员阻止了罪恶活动。”而这位领导人即为习近平。

如果文章所述属实,赖小民被快速做掉的主要原因是参与了暗杀习近平。

今年中纪委六次全会召开前的5天,孙力军被起诉三项罪名,1月15日中纪委播出电视专题片《零容忍》,孙力军、龚道安、刘新云、邓恢林、王立科等5人被定性为“孙力军政治团伙”。1月16日,中纪委发文,称“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极度腐化堕落的典型”,为十九大以来“最严重的案件之一”。

从官方“政治团伙案”定性来看,孙力军或参与了反习暗杀,此次命悬一线,但是否会被夺命,和是否会很快被夺命,还需观察。因为其背后的傅政华、孟建柱直至更高层的反习窝案具有一定复杂性,是否留有活口,交代更多线索,牵出更大老虎,要看习派与江、曾的较量结果。

内斗复杂性超乎想像习近平受制于保党

值得关注的是,习近平在1月18日中纪委六次全会讲话中,接连用了4个“任重道远”,指出,“腐败和反腐败较量还在激烈进行,并呈现出一些新的阶段性特征,防范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团成伙作势、‘围猎’腐蚀还任重道远,有效应对腐败手段隐形变异、翻新升级还任重道远,彻底铲除腐败滋生土壤、实现海晏河清还任重道远,清理系统性腐败、化解风险隐患还任重道远。”

话中意涵,习与江、曾反习势力的斗法一时还难彻底取胜。因为习近平红色保党情结,导致其对江派的打击始终斗而不破,江、曾反习时不时地能兴风作浪,全靠习悉心维护着的党的“团结与统一”这块“护身符”罩着。

令人讽刺的是,新华社在《勇于自我革命,赢得历史主动——写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召开之际》一文的结尾,把毛泽东御用文人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中错误总结明末农民起义失败的原因是被贪腐打败的荒谬结论,作为中共当下的政权危机的反思着眼点。

历史的巨轮从未停息,只是权力反倒会使人一叶障目。中共百年罪恶何止是贪腐一罪,被历史淘汰是大定数,谁跟它走,谁必随它而去。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20/1698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