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他戳痛了谁

作者:
这个被称为最辛苦的中国人,是一个44岁的中年男人岳荣贵。他的大儿子走失了,他就来到北京寻找。为了找儿子,此前他去过很多地方,每到一地,他都会打零工维持生活。

‌‌“中国新闻周刊‌‌”公号文章《对话‌‌“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来北京找儿子,凌晨打零工补贴家用》,目前已是禁止分享状态,预估该文阅读量在千万以上。

被禁,意料之外,却并不惊讶。

意料之外的是,那仅仅是和当事人岳荣贵的一场对话,违了哪门子规?是记者三观不正,还是当事人撒了弥天大谎?

并不惊讶的是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前年‌‌“人物周刊‌‌”也有过相似的命运。

‌‌“人物‌‌”推文《发哨子的人》,文章讲述的是疫情早期的故事,主人公是武汉中心医院医生艾芬

就这样一篇采访稿,发出不久后便被删除,紧接着这篇文章被网友复制出无数个版本,引发了全网现象级接力刷屏。当然,这些版本绝大多数也都没有逃过厄运。

后来,兴许是民意太过难违,删掉的文章平台又悄悄的给恢复了。

那是互联网诞生以来最荒谬的一天,喜剧的外在,悲剧的内核。那篇采访稿能够重现天日,无疑说明了其内容所述没有问题,那当初为何要删?

答案只剩一个:戳痛了谁?

戳痛了谁呢?除了如今早已平安落地的那道菜,还有的就是那些把那道菜端上台的背后之人。

同样,《对话‌‌“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为何被禁,我们就不难找出答案了。

此篇采访从一开始就像一根针直刺人心:

爹瘫了,妈胳膊摔断了,一个人养六口人,生活压力很大。在北京的这些天,他接到的工作,通常是扛沙袋、扛水泥或者是把建筑垃圾搬运到指定垃圾站。他在凌晨出发,等做完工,天就亮了。

导语虽如诗,字字在泣泪。

这个被称为最辛苦的中国人,是一个44岁的中年男人岳荣贵。他的大儿子走失了,他就来到北京寻找。为了找儿子,此前他去过很多地方,每到一地,他都会打零工维持生活。

为节省开支,他住在石各庄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每月租金700元,他说只要不漏雨,能睡觉就行。在被检测出阳性之前的14天,流调记录岳荣贵一共打了28份工。

他从白天干到黑夜,又从黑夜干到白天。

一袋水泥或者沙子,不上楼是1块,要是上楼就加钱,比如3楼,一袋就是3块,4楼,一袋4块。一袋沙子60斤,一袋水泥100斤……

我们看到的是他用肉身扛起的货物,而实际上他肩上扛起的是瘫痪的父亲、伤病的母亲、上学的小儿子、一年只能赚到一万多的妻子,还有那个走失的儿子。

他用血和汗所赚到的也不是碎银几两,而是老人的药、小儿子的学费、妻子的家用和找到大儿子的希望。

他不能也不敢倒下,因为他的背后空无一人。

岳荣贵辗转20多个城市,把自己硬生生活成了‌‌“最苦‌‌”的人,究其根源是什么?

是他的大儿子岳跃仝丢了!

2019年8月12日,岳跃仝说身体不舒服,要回家找他妈。食品厂主任把他送到汽车站,然后他就突然不见了,也没上汽车。

从此再不见人。

岳荣贵说他到派出报过警,想通过监控,或者定位儿子手机来寻找。然而,被以是成年人为由等种种理由,没有进行定位和监控。

关于这件事,有一段最扎心的评论:‌‌“大数据可以轻易将一位苦苦寻子的父亲挖出来,具体到他每天几点几分在哪里做什么,却未曾帮他找到失踪的儿子。‌”

岳荣贵还说,他老婆在派出所门口哭了两天,不仅被置之不理,所长说话还很难听。

他们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直到三个月后才立案。然而,这个案子从威海市公安局推回到荣成市公安局。后来,岳荣贵找过山东省公安厅,又找到了北京。

最终没有辜负岳荣贵的,还是北京,一场疫情居然给他的寻子之路带来了转机。

最新消息:山东省公安厅高度关注此事,正督促威海市局加快核查,荣成市公安局工作人员也表示,岳某大儿子走失一事正在调查中。

不知此时正在隔离中的岳荣贵,该不该感谢这操蛋的新冠?他不幸感染,又不幸中的万幸在流调中感动了世人,从而牵出这么一出辛酸的故事。

命运总是捉人,厄运总挑苦命人。

新闻周刊到底是说错了什么,还是戳痛了谁?答案在各自心里,我就不深入了,懂的都懂,不懂的就罢了。

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能找回他的大儿子。

岳荣贵说:我找孩子,到现在花了好几万。打工都是打零工,赚了钱就找孩子,没钱了就打工。我努力,就是为了把孩子找回来。我辛苦一点,就算把命搭到里面,也要把孩子找回来。

岳跃仝一天找不到,岳荣贵就注定要继续漂泊下去。他的寻子路,不能只靠他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跑,一根电线杆一根电线杆的帖,还需要我们的‌‌“举手之力‌‌”,只要顺带转发这则寻人启事即可,多一人转发,他们父子再相逢,携手回家,一家团聚的日子就越近。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文小昭的文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22/169913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