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王友群:金融“大老虎”胡怀邦“案中案”

作者:

2015年A股暴跌以来习近平抓捕了一批金融“大老虎”。(Photo by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1月15日,中共央视播出的反腐专题片《零容忍》,首次披露了原国家开发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贪腐案的有关细节。金融“大老虎”胡怀邦“案中案”再次引发关注。

胡怀邦被判无期

在《零容忍》中,中纪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官员王相国说:“胡怀邦案是金融领域不收敛不收手、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交织、金融腐败与金融风险相叠加的典型案例。”

去年1月7日,胡怀邦因受贿8552万元,被河北省承德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据央视专题片《零容忍》报道,胡怀邦案与原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原华信集团董事长叶简明有直接关系。

2013年,胡怀邦担任国开行党委书记、董事长。2014年,中共中央要求国开行进一步聚集服务国家战略,压减商业性项目。但是,胡怀邦作为国开行的一把手,却公然违背中共中央要求,抢在改革方案印发前,帮助叶简明的商业性项目获取巨额贷款授信。

2015年,叶简明再次向国开行申请48亿美元巨额贷款授信,胡怀邦再次运用国开行一把手的权力推进此事,使叶简明如愿以偿。

据上海华信发债文件披露,截至2017年9月末,华信获得银行授信总额为616亿元,最大授信银行为国家开发银行,提供发行人授信额度420.7亿元,占发行人获得银行授信总额68.25%。

叶简明与胡怀邦之间的介绍人,是原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王三运之子王畅是胡怀邦在主掌交通银行期间的秘书,后进入国开行上海分行任职。事后,王三运和胡怀邦各自从叶简明那里收受了数千万元的巨额贿赂。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一位与胡怀邦相熟的金融系统人士称,“胡表面上看是较谨慎的人,若非巨大利益的吸引,不会轻易干把自己兜进去的事。”“(胡)一直琢磨个人爬升的事,只要有利于个人爬升,什么事都能迎合。”

胡怀邦是在他的下属钟小龙自杀14天后,2019年7月31日落马的。

钟小龙自杀身亡

2019年7月20日,财新网消息称,7月17日,国开行山东分行行长钟小龙,在北京宣武门国开行宿舍椿树园的家中割腕自尽,家人发现后送往医院,当晚不治身亡。

知情者透露,钟小龙除了割腕,还给自己胸口补了一刀,“情状相当惨烈,不知有何隐情。”

钟小龙2016年6月20日任国开行山东分行行长,2018年5月被《济南日报》报业集团评选为2017“影响济南”年度领军人物。

据财新记者多方了解,钟小龙自杀,背景较为复杂,或牵好几位副部级官员,除了胡怀邦,还有某大行前行长王某,后者为陈晓波的舅舅,可谓是案中案、连环案。

钟小龙的惨烈自杀,揭开了牵涉国开行总行市场与投资局原处长陈晓波等多人的窝案,案涉国开行前任胡怀邦任董事长期间未处理的几十亿违规担保案。

陈晓波被判刑19年

据大陆澎湃新闻2020年6月29日报道,2019年6月,原国开行市场与投资局业务二处处长陈晓波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

陈晓波2017年底从国开行调至团中央直属的中国青年实业发展中心,之后,在甘肃省武威市挂职副市长。

据澎湃新闻2021年10月20日报道,陈晓波因涉吉林一起挪用1.3亿元资金案,并从中受贿3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254万元),被判刑19年。

陈晓波在供述中称,他收到的36万欧元,面值都是500元一张的,一共是七沓。其中包含给钟小龙的。

据《星岛日报》报道,接近国开行的知情人士透露,吉林分行违规的问题在前任董事长期间就已经在国开行内部传开了。“但在第二任董事长(胡怀邦)任职期间,总行一句批评都没有,更没有内部通报。后来总行换了领导,才开始筛查。”

钟小龙曾任国开行吉林分行副行长。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陈惟杉说,钟小龙自杀时,有知情者告诉他,胡怀邦与国开行吉林分行的问题脱离不了干系。

吴德礼“被失踪”

2016年5月,胡怀邦的下属——国开行广东分行行长吴德礼腐败案败露。

2018年10月15日,吴德礼的儿子吴昊,因与其父“共同受贿”2357万元,被河北省阜平县法院判刑8年。

2018年4月,冷庆云因与其夫“共同受贿”517万元,被河北省涞水县法院判刑4年。

大陆媒体《法治周末》以《游走在官商边界的行长之子》为题,报道了吴德礼之子吴昊利用其父的权力受贿的详情。大陆和讯网以《国开行一女干部获刑4年利用丈夫影响力收受贿赂逾500万元》为题,报道了吴德礼的妻子冷庆云利用其夫的职权受贿的经过。

吴德礼的部分受贿犯罪案情,在吴昊和冷庆云的庭审过程中被揭露出来,并为外界所广知。

但是,非常奇怪的是,至今为止,没有关于吴德礼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的报道,更没有吴德礼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的报道。

吴德礼的妻子冷庆云4年刑期已满,获释出狱,吴德礼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胡怀邦另14名下属被查

在胡怀邦落马前和落马后,国开行还有一批高管落马。

国开行总行落马的有:原党委副书记、监事长姚中民(被判刑14年),原副行长何兴祥,原运行总监(副行长级)章茂龙,原评审二局资深专家张林武,原行务委员、巡视组组长郭林(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收缴违纪所得),原行政事务管理局基建项目管理办公室主任龙延军(被判刑10年),原总务部资深经理钟道华等。

国开行分行落马的有:原山西省分行行长王雪峰(被判刑12年),原湖北省分行副行长杨德高(被开除党籍,涉嫌巨额受贿等罪被提起公诉),原湖北省分行行长林放(被开除党籍,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原海南省分行行长徐伟华(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涉嫌收受巨额贿赂、违法审批发放巨额贷款等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审查),原海南省分行行长刘春生,原浙江省分行副行长倪贤孟,原云南省分行行长洪正华。

上述官员中,章茂龙、张林武、郭林都曾担任过国开行首位董事长陈元的秘书。章茂龙从2000年9月至2005年3月,任国开行办公厅兼党委办公室主任;张林武曾任国开行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兼办公厅秘书处处长,办公厅兼党委办公室主任;郭林1994年10月到国开行,任办公厅行长办公室正处级秘书。

胡怀邦的妻子跳楼自杀

中纪委的通报称:胡怀邦“家风不正,家教不严,纵容家属大肆收取财物”。胡怀邦被抓后,他的妻子薛迎娟、儿子胡啸东都曾被带走,协助调查。

5月8日,“易趣财经”首发报道,胡怀邦妻子薛迎娟在北京市西城区康乐里小区跳楼自杀。据《财经》杂志报导,一名国开行区域负责人证实了此事。

薛迎娟此前在原中共银监会医务室工作,已退休多年。据财新网报道,胡怀邦进行权钱交易时,多通过妻子薛迎娟与儿子胡啸东收取。

财新网还报导,薛迎娟曾在一家美容院透露:“我家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了。”

国开行成中共权贵提款机

据中国金融新闻网介绍,国家开发银行“不但是中国中长期投融资的主力银行,也是中国最大的债券银行、最大的外汇贷款银行、最大的对外投融资合作银行,以及全球最大的开发性金融机构”。

一位资深银行业内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陈惟杉采访时说:“国开行这些年放出的钱打水漂的可能难以统计,他们发放的一些贷款我们看了都害怕。”

胡怀邦也曾向朋友坦言,“这活不好干,很多款放的时候就知道可能收不回来。”

这位资深银行业内人士还讲:“国开行的一些官员在政策性银行的名义之下,堂而皇之地搞利益输送,通过滥贷谋取各种个人利益,贷款对象往往是各种与达官显贵有联系的平台,这已经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从上述胡怀邦等的案件看,国开行确实是中共权贵大搞权钱交易的大平台。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23/1699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