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何清涟:外宣媒体发出清算“江泽民路线”之信号

作者:
多维对江泽民态度的变化,大约在2019年左右,这有文章踪迹可循。几年以前,在推特上,我将它归入大外宣,有知道内情的人公开回复说“多维这家媒体不是大外宣,而是党内某派系(GA)媒体”,这点我相信。从这个视角观察,就比较容易理解当年多维对江泽民一系的袒护之意了。

江曾势力与习近平阵营的内斗从未停止。图为2012年11月14日,中国“十八大”闭幕会后习近平(右)和江泽民(左)

中共二十大决定习近平是否连任,中国政坛高层的血风腥雨程度未必逊于习近平接位时的十七大。种种迹象表明,习近平正在全力对付中共党内最后一支有挑战能力的暗盘力量:江曾系势力。本人一向不根据“北京内部人士透露可靠消息”判断形势,但多维这家总部设在北京的美国中文媒体,最近接连推出“邓小平南巡30年”系列,除了表示习近平要继承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之外,多篇文章都点到江泽民的名字。提到江的政绩败笔,不再只限于贪腐之类。重中之重,莫过于1月24日推出的《南方谈话前后两种力量的博弈》(以下简称《博弈》)一文,这是第一次将江泽民置于否定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政治对立面,并且上升到路线斗争高度。

路线斗争:中共党内的生死较量

熟悉中共党史的人,都知道“路线斗争”一词分量极重,中共立党百年,总共经历了十一次路线斗争,基本都是中共最高层之间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

《博弈》一文称,1989年5月20日,邓小平等中共高层决定由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接替赵紫阳出任中共总书记后,31日邓小平在与李鹏、姚依林的谈话中提出了他的“政治交代”(政治遗产):“改革开放政策不变,几十年不变,一直要讲到底。要继续贯彻执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连语言都不变。”其核心即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其中,邓小平最看重“坚持改革开放”,视为其最重要的政治遗产。

当时中共党内是元老当家,邓小平与陈云这两位元老形成“双头政治”,邓小平要改革开放,陈云又不想放弃计划经济,“六四”之后中共党内主流否定改革,陈云明显压邓小平一头。江泽民权衡利害,自然投陈弃邓。江泽民1989年的第一个“七一讲话”,就提出分清两种改革观,一种是社会主义改革观,一种是资本主义改革观,要把反和平演变作为党的教育坚持到底。

1991年,江泽民在中共建党70周年讲话中,8次提及资产阶级自由化,9次提及和平演变,称“当前阶级斗争的焦点是四项基本原则与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斗争”。在谈及培养接班人时,特别提出要“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实践中,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抵御和平演变斗争的实践中,考察和培养干部”。重提阶级斗争、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将改革开放与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和平演变并列。这等于完全否定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与干部培养的“第三梯队”计划——文章没谈的是当时坊间都在传说江泽民放出的狠话:要把万元户搞得倾家荡产。

在此形势下,邓小平不能坐视改革开放被腰斩,1991年春节去上海见陈云被婉拒,但在上海与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杨尚昆有过两次会面,达成了一致。在以杨尚昆为代表的军方支持下,邓小平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期间的“南巡”成功扭转了局势,2月24日《人民日报》发布《改革的胆子再大一点》的社论,公开支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由于杨尚昆加入邓小平一方,政治砝码远重于陈云一方,江泽民经过长达两年零八个月的犹豫之后,终于选择站在了邓小平一边。

这些我们这代人当年亲历之事,后来由于江李朱、胡温两代高层都坚称自己“坚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江泽民当年在邓、陈之间的犹豫与摇摆自然不会再提。美国高盛顾问库恩撰写的《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也没将这事儿写明白。这不是海外盛传的国内中文版删除英文原版5%的内容中所包括的涉及六四的敏感内容,而是因江泽民的功绩既然是“改变了中国”,其间两年零八个月尊奉陈云路线这段经历,江泽民当然不会提,只能作为历史旧事,湮没在中共中央的文件海洋里。《博弈》一文引用原新华社记者杨继绳《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内容,却不提当年该书于2010年在香港出版后,中宣部曾多次约谈作者,禁止扩散。防扩散,当然是防止敏感内容传播,其中包括江泽民当年弃邓投陈的“路线错误”。

多维对江曾态度的变化

多维对江泽民并非一直如此严厉。在习近平上台之后的2015年1月17日,多维发表过一篇《内外剧变临危受命江泽民功过系于一役》,袒护江泽民。文章开篇就为江泽民叫屈:“多次‘被死亡’的中共前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时下正在经历着生平最严酷的一场政治飓风。因为在习近平十八大上台至今的两年时间里,喊着震天响‘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口号并挥舞着反腐大刀打落的,尽是江派人马”,作者紧接着提出:“问题在于,是否可以仅凭部下贪腐程度来定性一代领导人的功过是非?放在江泽民身上,是否因为其身边人马的不检点,就该给江泽民本人扣上历史罪人的帽子?“作者当然不否定江时代的高度腐败是“败”,说“时有坊间民谣唱道——毛泽东的干部两袖清风,华国锋的干部无影无踪,邓小平的干部百万富翁,江泽民的干部国库掏空”,但强调“成”在于:“江泽民时代成长起来的官员,虽然有些劣迹斑斑,但绝大多数还是在推进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扮演着绝对的主力。如果说邓小平作为总设计师的最大功绩在于,在年迈之时坚持原则,努力对这种邪说发动攻击,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并身体力行地展开南巡之旅。那么江泽民值得一书的功绩则在于,循着邓小平设计出的改革开放图景,亦步亦趋地践行改革开放。”

多维对江泽民态度的变化,大约在2019年左右,这有文章踪迹可循。几年以前,在推特上,我将它归入大外宣,有知道内情的人公开回复说“多维这家媒体不是大外宣,而是党内某派系(GA)媒体”,这点我相信。从这个视角观察,就比较容易理解当年多维对江泽民一系的袒护之意了。

多维系列文为江泽民算了几笔账

中共百年大庆时,多维曾推出,其中这篇《江泽民:为何成为最受瞩目的中共政坛老人》的一些描述与评价,颇值细品。这篇文章除了讲江本人个性突出,好吸引眼球之外,为江泽民算了两笔账:

第一,中共十六大江胡交接班时,江泽民并未全权交接,继续担任两年军委主席,且江在北京八一大楼的办公室据称十八大前夕才关闭。江泽民办公室延续存在至2012年,表明江对军队的影响,至少覆盖了胡温十年。中共十八大上胡锦涛的“裸退”,排除了高层退休后干涉中共新领导集体的可能,为笼罩他整个任期的“老人政治”现象划上了一道休止符。

第二,十八大后的落马高官中,比如曾经担任军委副主席的徐才厚和曾经以中共政法委书记身份进入政治局常委序列的周永康,仕途均起于江泽民时代——这些人后来都在习近平2013年的反腐中最先落马,实际上是这些人干政——文章未提及传说中周永康利用中共第二武装武警部队于2012年3月19日深夜在新华门一带发动的未遂政变,。

现在,多维终于算了江泽民的第三笔账——也是最重要的一笔账,即《博奕》一文提到的江泽民在六四之后两年多内犯过的反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路线错误。

外宣媒体如此放风,信号已经明显不过,再考虑《人民日报》1月22日的评论员文章,就明白清算江曾派系已经成行。该文开头提到习近平一段讲话:“坚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坚持纠正一切损害群众利益的腐败和不正之风,坚持抓住‘关键少数’以上率下,坚持完善党和国家监督制度,以伟大自我革命引领伟大社会革命,坚持不懈把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推进。”

必须要指出的是:江泽民、曾庆红一系当中,江现在只是个象征,党内势力现在只有这一系能够向习近平叫板,不满习的各种力量都寄望于这支势力出来与习对阵,习近平要防的就是反习力量这种纠合,干脆将大树放倒,让有反意者无枝可依。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25/1700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