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三个亡国之君

作者:

陈后主陈叔宝

胡亥极愚

史记》记载:

秦朝末年,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反抗秦王的暴政,各地人民纷纷响应。一时间,全国各地到处是反抗的声音。消息传入京城,秦二世胡亥恐慌得不得了,急忙召集博士、儒生等人共同商议军情。问他们:“现在那些乱民攻占州郡,意图搅乱天下。你们看,应该怎么办呢?”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三十多位儒生齐声说道:“这些乱民,竟然不顾朝廷的恩德,起来造反,真该千刀万剐。陛下应该派遣雄兵,对他们进行讨伐!”只有儒生叔孙通没有说话。他偷偷地看了秦二世一眼,发现秦二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意识到皇帝对儒生的这些“派兵讨伐”的话,非常反感。

于是,他快步走到皇帝跟前,恭恭敬敬地说:“陛下,他们说的话,一点道理也没有,现在天下统一,百姓们过的是太平日子,谁还愿意造反?那些起来闹事的人,不过是一些鼠窃狗盗之辈,根本不值得挂在嘴上。陛下何需调动人马?只要严令州郡长官将他们捕获,就完事了。所以说,陛下根本不需要为这点小事而忧虑。”

秦二世听了这番话,心里才高兴起来。于是,传下一道旨意:将那些宣传农民造反的人,都抓捕送入监狱。

叔孙通明明说的是一派胡言,却得到秦二世的宠信,官封博士,成为炙手可热的红人。

秦二世自私、昏庸、残暴。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由这样的人当君王,不出事才怪呢!

秦始皇死后,赵高、李斯二人合谋矫诏,杀死公子扶苏,立始皇少子胡亥为帝,是为秦二世。他上位后,赵高专权。胡亥自私、昏庸、残暴,杀戮宗室、大臣;大兴土木,修阿房宫;加重赋税徭役;实行严刑酷法。不久,即激发了秦末的揭竿起义。在公元前207年,被赵高及其婿阎乐,合谋逼迫其自杀。

《史记》称:“胡亥极愚”!历史上赵高“指鹿为马”的政治诡戏,就是愚弄他的。

周厉王禁言独断

《国语‧周语上》记载:

西周末期,周厉王残暴无道。人民对他非常不满意,到处宣扬他的暴行。

一次,老臣邵公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劝谏厉王说:“您瞧您都做了些什么呀?把朝廷的政务处理得一团糟,现在人民对你的统治越来越反感了,居然到处宣传您的恶行!继续下去,可怎么得了啊?”

没想到,周厉王听了点点头,说:“邵公啊,你说得有道理,老让人民议论我,确实不行啊!”于是,他马上调来军队,传旨:“谁敢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就给我抓起来,开刀问斩!”

周厉王为了将百姓的言论监控起来,专门从卫国请来一个巫师,让他对人民进行监视,如果一旦发现谁宣讲了对天子不利的话,就马上杀了他。

周厉王这么一做,人民都不敢随便乱说话了。两个熟人如果在路上碰面,只能互相递个眼色,擦肩而过,谁也不敢跟对方聊个天、说个话。

看到这样立即有效的成果,周厉王非常高兴。他得意地对邵公说:“你看看,我能让人民都不说话,现在社会上,哪还有人敢议论我呀?”

邵公见天子竟然如此愚钝,不由得长叹了一声,说:“防备人民的口,比防备河流泛滥还危险呀。河流是不能堵住的,将河流堵塞,无数小水就会积成滔天洪水,吞没良田,毁坏房屋,形成大祸!人的嘴巴,同样也不能堵上,不让百姓说话,带来的灾祸,比河水泛滥还要可怕得多呀!要想真正治理河流,正确的办法是疏导,使河水畅通无阻,流入大海;要想真正治理国家,正确的办法是:让百姓畅所欲言,大胆说话。所以圣明的君主在听政时,总是让大夫、卿士随意发表意见,还要听听其他人的意见,然后才对朝廷政务进行决断。老百姓愿意说的,都是闷在心里的话,你不让人民说话,到底能维持多久?我看,您这样做是不行的。您还是调整自己的作法,回到正路上来吧!”

邵公说的话真是金玉良言,可是,周厉王说什么也不肯听,整日任意而为,纵意横行。三年以后,人民终于起来造反,拿起武器,把他赶出了京城。

厉王见返回都城无望,只得跑到晋国的彘地(彘读置,古称的猪。这里是指把厉王安置在养猪场里生活)藏身,了此余生。

陈后主亡国跳井

资治通鉴》记载:

陈祯明二年(公元588年)三月,隋文帝杨坚下诏,公布陈朝后主陈叔宝的罪恶,宣布将要对其进行讨伐。

十月二十八日,杨坚祭告太庙,然后任命各路统帅,部署行军路线。共有各路军总管九十人,士兵五十一万八千人。

十一月初二,杨坚亲自为将士饯行。隋朝的军队出发后,各路军队推进得很快,迅即抵达长江北岸。陈叔宝让朝廷群臣商议,由于奸臣阻挠,他一直定不下方案。

陈后主(陈叔宝)曾经从容地对身旁侍奉的近臣说:“帝王之气在这里。齐军三次进犯,周军两次入侵,全都惨败而归。现在,他们又算什么呢?”因此,他没有布置防备,仍然奏乐、歌舞、纵酒、赋诗填词不断。

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正月,隋军渡过长江,进逼建康。当时建康还有正式武装的军队十多万人,陈后主这才开始害怕,白天黑夜地哭泣。他把台城里的安排布置,全都委托给大监军施文庆。

施文庆知道众将领平时都痛恨自己,因此,他唯恐将领们将要立功,于是上奏说:“这些将领总是不满足,平时就不服从陛下,现在情况紧急,怎么能完全信任他们呢?”因此,这些将领凡是有事启奏的,大部分都不被批准。

陈后主召集萧摩诃、镇东大将军任忠到内殿商议军事。任忠说:“兵法有言:到敌人地盘进攻,速战速决,更为有利;在自家地盘抵抗,稳重放手,更为有利。现在,我们国家的兵力、粮草,都很充足,应该固守台城,沿秦淮河修建栅栏,隋军即使前来进攻,也不要出兵交战。然后分出兵力,截断长江水路,让隋军的消息无法传递。陛下再给我一万精兵、金翅战船三百艘,顺江而下,直接进攻六台镇。隋朝军队一定以为他们渡过长江的士兵已经被俘虏,气势自然挫败。

淮南的百姓,与我以前就很熟悉,现在听说是我前往,一定会响应服从。再派人散布传言说:‘要进军徐州,截断敌军的退路’。那么,不用进攻敌人,他们自己也会撤退。等到雨季春水上涨,上游的周罗喉等各部队,一定能顺流而下赶来增援。这才是良策!”但是,陈后主没有听从。

第二天,陈后主忽然说:“长期相持不战,令人心烦。让萧摩诃出兵,去攻打他们吧!”任忠叩头,苦苦请求不要出战。

忠武将军孔范却上奏说:“我请求决战,一定为陛下在燕然山刻石记功。”

陈后主答应了,对萧摩诃说:“你可要为我决一死战!”

萧摩诃说:“我从来作战都是为了国家与自己。今天的情况,也是为了妻子、儿女。”陈后主拿出很多金帛、财物,犒赏各军队。

二十日,陈后主让鲁广达在白土冈布阵,在各路大军的最南边。接下来依次是任忠、樊毅、孔范。萧摩诃的军队在最北边。各路军队南北绵延了二十里,首尾之间,进退互相都不能知晓。

隋将贺若弼,率领轻骑登上钟山,望见陈朝各路军队,于是奔驰下山,与手下的七位总管杨牙、员明等人,士兵共八千人,也布好军阵等待陈军。

因为陈后主本人一贯淫乱,长期与萧摩诃的妻子私通。所以,萧摩诃一开始就没有拼死作战的想法。只有鲁广达,率领士兵拼死奋战,抵挡贺若弼的军队。隋军士兵死了二百七十三人,隋军撤退了很多次。

后来,贺若弼的军队,放烟火掩护自己,士气重新振作。

陈朝士兵得到隋军的人头,都跑去献给陈后主,求取赏赐。贺若弼得知他们骄纵松懈,于是又带领军队去进逼孔范。孔范的军队刚一交锋就立刻逃走,陈朝各路大军看到有许多兵士正在逃跑,军心大乱。骑兵、步兵,都陷入混乱,溃散不能阻止,死了五千人。

隋朝的总管员明,擒获了萧摩诃,把他押送到贺若弼那里,贺若弼命令:拉出去斩首!萧摩诃神色自若。贺若弼于是把他放了,并且以礼相待。

任忠骑马进入建康台城,进见陈后主,告诉他失败的情况,说:“陛下自己保重,我是无能为力了!”

陈后主给了他两串金子,让他再招募人马出战。任忠说:“陛下赶快准备船只前往上游,会合各路大军,以保安全。我当以死侍奉、护卫。”

陈后主听信了他,让他出外布置,命令宫女整理行装等待,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到任忠回来。大家都觉得奇怪。当时隋朝韩擒虎,率军从新林进军。任忠已经率领几名骑兵去石子冈,投降了韩擒虎。

陈朝领军将军蔡征,率领部队镇守朱雀航,听说韩擒虎的军队即将抵达,军队惊慌溃散。任忠领着韩擒虎,直接进入朱雀门,一些陈军的士兵想抵抗,任忠挥挥手说:“我都投降了,你们还想干什么?”于是全都四下逃走。

台城里的文武百官四处奔逃,全都躲了起来,只有尚书仆射袁宪还在殿里,尚书令江总等几个人留在尚书省府。陈后主对袁宪说:“我一向对你并不比对别人好,今天只感到非常惭愧。这不仅因为朕没有德行,也是因为江东士大夫的道义全都丧失了。”

陈后主惊慌失措,想要逃走躲起来。袁宪严肃地说:“隋军入侵,一定不会冒犯陛下。情况已经这样了,陛下还想到哪里去?请陛下整理衣冠,在正殿端坐,要像梁武帝萧衍见侯景一样。”

陈后主不听,下了坐床,骑马离开,说:“兵刃底下,不能抵挡,但我有办法!”与十几个宫人走出后堂景阳殿,准备跳到井里,袁宪苦苦劝谏也不听。后阁舍人夏侯公韵用身体挡住井口,陈后主与他争执,争了很久,陈后主还是跳进井里。

过了不久,隋军士兵来了,向井里张望,大声喊话,没有人答应;正准备要向井里扔下石头时,才听到叫声。于是用绳子拉上来,还惊讶的说:“为什么如此沉重?”后来才发现,原来陈后主与张贵妃、孔贵嫔三个人,是捆在一起被拉上来的。陈后主就是到死,也还要拥着女人!

【小辞典】

陈叔宝(553–604)即陈后主。南朝陈皇帝。公元582—589年在位。他大建宫室,奢侈无度,日与妃嫔、文臣游宴,制作艳词。时税赋繁重,百姓涂炭。隋兵南下时,恃长江天险,不以为意。祯明三年(纪元589年),隋兵入建康(今江苏南京),他和宠妃张丽华、孔贵嫔躲在井中,被隋军俘虏。后在洛阳病死。明人辑有《陈后主集》。

2015-05-05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30/1702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