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八孩之母:三份官方通告自相矛盾 网民:到底谁脑子有毛病?

中国江苏徐州农村“八孩之母”被锁颈虐待事件馀波未了,民间持续质疑事件涉及人口拐卖,政府多年渎职不作为。北京时间周一(7日)深夜,徐州市公布“丰县八孩母亲”事件最新进展,再就“默许人口拐卖”指控作出开脱;目前合共有三份解释事件的官方通告,但有网民认为,三份通告彼此出现诸多矛盾之处,政府解释“越说越糊涂”。

中国江苏徐州农村“八孩之母”被锁颈虐待,震惊全国。

中国江苏徐州农村“八孩之母”被锁颈虐待事件馀波未了,民间持续质疑事件涉及人口拐卖,政府多年渎职不作为。北京时间周一(7日)深夜,徐州市公布“丰县八孩母亲”事件最新进展,再就“默许人口拐卖”指控作出开脱;目前合共有三份解释事件的官方通告,但有网民认为,三份通告彼此出现诸多矛盾之处,政府解释“越说越糊涂”。

“中国数字时代”报道,2月7日晚上11点,徐州市公布“丰县八孩母亲”事件最新进展,这也是第三篇来自官方渠道的通告,通告称“八孩母亲”杨某侠的身份已由公安部门调查认定,确定其原名为“小花梅”,称其“父母已故”,“系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人”。

2022年2月7日晚上11点,徐州市公布“丰县八孩母亲”事件最新进展。(网络截图)

关于“小花梅”这一身份是如何“确认”的,通告称是调查组通过查阅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发现其中含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当即派员赴云南进行“核查”,并最终“确认”。

关于“小花梅”是如何来到丰县的,通告引用了“小花梅的亲属和同村村民回忆”:小花梅1994年嫁至云南省保山市,1996年离婚后回到亚谷村,当时已表现出言语行为异常。同村的桑某某将小花梅带至江苏治病。两人从昆明市乘火车到江苏省东海县后小花梅走失,当时未报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

通告还表示“杨某侠牙齿脱落因重症牙周病所致,其他健康指标正常”、“八个孩子和董某民、杨某侠均符合生物学亲子关系”。

这份官方通告较之前由丰县官方名义发布的两则通告提供了很多细节,但仍有网民质疑,最新的说法跟之前两份通告一样,“连一些关键事实都无法确认”,例如网民“icespar”质疑:“一会儿说她精神病一会儿说她智力障碍,她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却能在办‘结婚’手续的时候提供‘云南省保山市亚古村’这么详细的地址。到底谁脑子有毛病?”另一网民“奶思嚏630”则认为:“确定一个人的身份不用DNA,居然用比对、走访,侦探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还有网民就此通告追问更多细节。网民“Museeiii”表示:“连云南户籍都查出来了,本地的结婚登记、计生、户口情况查不出来吗?”“timetraveler077”慨叹指出:“谷爱凌是光里的英雄,丰县女子是黑暗角落里无人理睬的垃圾。”网民“小菠菜拌粉条儿”留言指出:“三个通告,三个版本,每个都是权威发布,所以让我们信哪个?”“你眼眸温暖如繁星”提出:“一直在默默关注著,我也是普通的人,能做的只希望这些女子被解救。希望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与此同时,网上流传一封据称是四川南充走失儿童李莹的亲叔叔李大成的公开信,之前这位儿童被网民认为与杨某侠“高度相似”,该公开信要求对杨某侠及李莹亲属的DNA进行重新采集,交由具有公信力的机构比对、公开结果。

中国徐州“八孩之母”被指与在1996年失踪的女子“李莹”(右)样貌和资料相似,质疑她被人拐卖作生育工具。(网上图片)

网上流传一封据称是四川南充走失儿童李莹的亲叔叔李大成的公开信,要求对杨某侠及李莹亲属的DNA进行重新采集,交由具有公信力的机构比对、公开结果。(网上图片)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208/1706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