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正文

体育洗白?三方面看冬奥难掩中共劣跡

近年来,一个名词应运而生,即“体育洗白”(sportswashing),通过举办奥运会等盛大体育赛事,让人们注意力集中在运动员的高超技艺、亮丽的场馆、宏大的叙事等等,从而忽视了一系列迫害人权、信仰的恶行。

2022年2月4日晚,北京冬奥开幕式,出席的各国政要寥寥无几。

近年来,一个名词应运而生,即“体育洗白”(sportswashing),通过举办奥运会等盛大体育赛事,让人们注意力集中在运动员的高超技艺、亮丽的场馆、宏大的叙事等等,从而忽视了一系列迫害人权、信仰的恶行。

北京冬奥口号是“一起向未来”,说是要追求“团结、和平、进步、包容的共同目标”,试图通过冬奥会转移视线,“洗白”迫害人权等劣迹。

事实上,北京的两次奥运会,不但没有丝毫改善人权、新闻自由,中共利用奥运会,进一步扩大其监控、镇压的工具。实际上,北京冬奥是一个“政治奥运”、“审查奥运”、“迫害人权的奥运”。中共想利用冬奥“体育洗白”的算盘落空。

一、北京冬奥会的政治秀和漠视人权

《奥林匹克宪章》基本原则第一条说,“奥林匹克主义是一种生活哲学,它使人的身体、意志和精神的素质得到全面的提高和统一”,奥林匹克运动的本质,是要通过体育运动作为媒介,达到个体生命精神的提升,与政治没有任何关系。

众所周知,一切精神运动对中共都是危险的,一切在社会上表现突出的东西,都成了中共的资产,中共成功把体育办成了政治,中国运动员确实像是中共手里的一个提线木偶。

本届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中共政府特地安排了维族越野滑雪选手迪妮格尔‧衣拉木江(Dinigeer Yilamujiang)充当主火炬手,试图掩盖对新疆维吾尔人的人权迫害,但弄巧成拙,反而让人想起了1936年纳粹德国希特勒办的那次奥运会。

在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上,为平息国际舆论压力,纳粹德国允许有犹太人血统的运动员海伦‧玛雅(Helene Mayer)代表德国参赛。在比赛中,海伦‧玛雅获得个人女子击剑银牌,并在领奖时行了纳粹礼。同样,依拉木江参加完首场比赛后,没有敢回答任何外媒的提问,只接受了中共国家广播电台的独家采访,对被委以火炬手的重任表示感谢。

《奥林匹克宪章》是奥运会的宪法,其基本原则第一条有“尊重世界基本道德原则”,第二条有“关心维护人类尊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普世价值,是政治得以建立的基础。

2020年3月,国际奥委会人权方针的报告写道:“人权的核心是重视和确保个人尊严。尊重人的尊严,是国际奥委会价值观和推进奥林匹克主义使命的根本。”并于2017年2月宣布,它已对主办城市合同做出修订,增加了人权原则,以防止未来的奥运会东道主侵犯人权。

但国际奥委会这个“君子协定”,对中共完全不起作用。本届在奥运会开始前,中共当局就警告外国运动员,不要有违反“中国法律和法规”的“任何行为或言论”。

《洛杉矶时报》(latimes)本月初报导说,国际体育组织“全球运动员”(Global Athlete),最近在一份声明中说:“由于没有得到国际奥委会或中国(中共)当局的安全保证,我们强烈建议运动员在中国不要谈论人权问题。”“彭帅的失踪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表明运动员发言面临着风险。”

本届冬奥会一些运动员只能在归国后,才能对中国人权问题发表评论。瑞典速滑运动员范德普尔(Nils van der Poel)在冬奥会上拿下两块金牌,他返国后说,“奥运会意义非凡,它是一场精彩的体育盛会,让世界和国家在此相聚。但希特勒在入侵波兰之前也是如此(举办奥运),俄罗斯在入侵乌克兰之前也是如此(举办奥运)。我认为把它(奥运会主办权)交给一个像中共政权那样明目张胆侵犯人权的国家,是极不负责任的。”

瑞典速滑运动员范德普尔(Nils van der Poel)在冬奥会上拿下两块金牌,返国后他批评中共政权明目张胆侵犯人权。

他接着说:“我真的觉得这很可怕。但我认为我不应该对此说太多,我们在中国仍有一支球队。”

同样在北京冬奥会拿下两面金牌的德国选手盖森伯格(Natalie Geisenberger)返国后表示,她上周在中国夺金后、被媒体问到中国的人权问题时表示,必须注意发言的时间点与地点,她会等到离境后再对中国发表评论。

盖森伯格返国后,2月16日在“德国第二电视台”(ZDF)的谈话节目说,由于家人为她付出很多,而且不论是人权或比赛场地的环保问题,去或不去都不能改变什么,她最后还是决定参赛,完成任务就回家,“从此再也不去中国”。

34岁的德国选手盖森贝格尔(Natalie Geisenberger)连续三届冬奥会夺得女子单人雪橇冠军。图为2022年2月13日,她参加北京奥运会、终点过线瞬间。

二、奥运会成为人权迫害的借口

对于中共而言,奥运会反而成为了“维稳”“迫害人权”的一个口实,或者说,奥运会给中共一个机会,完善其大规模监控、镇压的工具。在北京两次奥运会前后,中共都大幅升级了对信仰者和少数族裔的镇压。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当时,新疆还没有发生大规模的人权迫害,主要的镇压对象是法轮功学员和藏人。

加拿大制片人凯兰‧福特(Caylan Ford)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去年10月,在加拿大智库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网站上合撰《睁大眼睛看中共的镇压机器》(Keeping our eyes open to China’s machinery of repression)一文,文中回顾:

“2008年是共产党对法轮功进行了大规模的根除运动的第10个年头,……人权监察员援引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属的报告说,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超过8000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奥运前的打压中被拘留,据报道至少有100人因在押期间受到虐待而死亡。迫害有时就发生在奥运场馆和主要地标的步行距离之内。其中包括42岁的民间音乐人于宙,他因持有违禁的法轮功资料被捕11天后在拘留期间死亡(他的遗孀,一位名叫许那的艺术家,在二零二二年奥运会前被捕,中共欲诬判)。”

明慧网报导,《张家口市公安局2020年部门预算信息公开情况》文件,涉及为应对2022年冬奥安保工作的经费增加。其中“国保专项工作经费”一栏显示,法轮功被列为第一打击对象。

该文件显示张家口公安系统“2022年预算收支安排48121.30万元,较上年预算增加5.1%”。

北京冬奥前夕,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清零”政策,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判刑。图为遭非法判刑8年的法轮功学员许那。(Marianne Lefebvre提供/大纪元

预算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按照全市公安整体发展规划要求,为做好2022年冬奥安保工作,2022年新增冬奥安保大数据建设项目资金、公共安全视频监控项目资金及警务辅助人员经费等。”文件提及:斥资1825.2万元,建设视频图像信息平台,新建监控摄像头3680点位;2022年计划投入1642.13万元用于冬奥安保大数据中心建设项目。

“人权观察”全球倡议部主任沃登(Minky Worden)表示,从2008年以来,中国国内人权状况“明显恶化”,中国“正处于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以来最严重的侵犯人权状态中”。

德国联邦议院曾撰写了一份报告,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同中国人权状况的发展进行了评估。报告的起草人之一绿党政治家鲍泽(Margarete Bause)表示:“当年听信中国(中共)主办方关于改善人权的不关痛痒的承诺,是非常幼稚的,也是不负责任的。中国的人权状况完全没有改善,反而变得更加糟糕了。”

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西藏就开始不再允许外国人进入。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中共还利用美国的9‧11袭击事件,将维吾尔人抗议活动,定性为恐怖主义威胁,为其大规模监禁提供理由。

国际社会目前关注的很多中国人权事件,都发生在2008年夏季奥运会之后。国际特赦组织今年6月发布一份长达160页的报告,题为《“就像我们是战争中的敌人”:中国对新疆穆斯林的大规模拘禁、酷刑和迫害》,由该人权组织根据拘留营幸存者的证词写成,报告涉及中共对维族人大规模任意拘留、家庭分离、强迫劳动、酷刑、性暴力、侵犯生育权利以及文化和宗教抹杀等等。

三、新闻审查越来越恶劣

2008年北京奥运会,国际社会对中共尚怀有期望,中共至少在面子下了一些工夫,比如2007年1月1日与2008年10月17日之间,允许外国记者在中国几乎任何地方采访报导,尽管事后《纽约时报》记者David Barboza撰写了题为《四面楚歌:中国2008年奥运前夕,媒体自由在遭受袭击》(Media Freedoms Under Assault in China Ahead of the2008 Beijing Olympic Games)的长篇报告,曝光中共对外国记者的攻击和干扰。

而在本届冬奥会上,记者则一律被限制在“闭环”内的泡泡里,没有外出采访的机会,处境变得更加恶劣。

在2月4日的奥运会开幕式上,荷兰公共电台(NOS)记者达斯(Sjoerd den Daas)连线直播时,被一名戴着红袖章的中共便衣推搡驱离,迫使他不得不中断直播,这一情景让在演播室中的荷兰女主播目瞪口呆。

芬兰越野滑雪运动员Katri Lylynpera,在Instagram贴图,奥运村运动员房间漏水,变成“水帘洞”,中共官员要求其删除。

中共治下的中国名列全球新闻审查最恶劣的十大国家名单,排名第5,是近20年来监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图为中国长城的一处烽火台上安装的监控摄像头。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在奥运会前发布的年度报告中指出,在中国境内和关于中国的报道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德国之声》报导说,参加调查的一百多名外国记者中,99%的人表示,他们认为在中国的工作条件不符合国际标准。几乎一半受访者表示,因当局推迟签证审批,他们无法让更多记者进中国,导致办公室人手不足。2021年去过新疆地区的受访者中,88%表示他们当时明显受到跟踪,34%的记者说,他们被要求删除数据。外国媒体驻华记者俱乐部还指出,受到国家支持的网络骚扰活动也增加了外国记者报导工作的难度。

今年1月份,《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发布的一份名为《北京奥运会,2021年回顾,中共全球舆论操纵策略》(中文版)说,当北京准备将于2月4日开幕的2022年冬奥会时,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将启动世界上最复杂的信息控制机器,利用审查、监视和法律报复来遏制政治、宗教和其它偏离该党路线的言论。

自北京举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以来,这一信息控制机器已经急剧增长。中国(中共)政府连续第七年成为全球侵犯互联网自由最严重的国家,在100分制中,中国(中共)只获得了糟糕的10分。

“保护记者委员会”(CPJ)也为记者准备了一份安全建议,敦促他们携带干净的个人设备前往中国,开设新的电子邮件账户供旅行期间使用,并“假设你的酒店房间是受到监视的”,以及“避免安装中国的微信应用程式……因为它可能会收集大量数据,包括短信和通话”。

CPJ还警告记者,不要使用非官方的虚拟私人网络(VPN),并指出“如果官员想找借口惩罚你,访问无证的VPN可能会被用来对付你”。

报告中还提到,即使中共及其信息控制机构在运动会期间没有采取的行动,在运动会结束后也会有很多机会进行报复。例如,报道中国(中共)政府侵权行为的记者可能被拒绝续签,或者为外国媒体担任翻译或新闻助理的中国公民可能面临刑事指控。

例如自2020年12月以来,彭博社新闻助理Haze Fan就面临刑事指控。将要离开的运动员、教练员和其他与会者,一旦他们感到可以更自由地发言时,也可能开始揭露那些受到的自我审查的压力,以及与中国(中共)警察国家发生不愉快的遭遇。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宋唐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221/1711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