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锁链女”打开了通往地狱的大门 地狱的隔壁还是地狱

作者:
接下来的剧情想必不用多加揣测了,不过应该也无关紧要了。因为铁链女已然打开了一扇通往地狱的大门,我们看到的是那一幕幕惨绝人寰的景象,和穷尽想象力也无法幻想的人间炼狱。但对有些人来说,却看到了一条寻找女儿的路。继网友“金娜北京”在朋友圈贴出寻人启事,在浩瀚的信息世界呐喊道:卢青,二十年了,你在哪儿?你还好吗?之后,一对远在哈尔滨的老夫妇,也重新点燃了希望,发文并贴出照片,寻找2000年在上海无端失踪的女儿王冠。

江苏成立省调查组的消息出来之后,丰县“铁链女事件”原本高涨的舆论热潮,就开始骤降。阅读,讨论,原创三个指标迅速跳水,由此也被一些网友戏称为“南京保卫战”。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是否也说明,绝大多数人还是信任更高一级的权威?事实上这些人原本也信任丰县,后经一些爱质疑的网友反复挑刺,终致丰县自乱阵脚,随后把徐州市给拖下水。

当然,绝大多数的网友还是信任市一级的权威的。结果又经那些喜欢质疑的网友一再扒皮,又导致徐州信用破产,后面的三份通告一个大郎,一个武松,一个西门庆,最终也失去了信任基础。

所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份热度指标也真实反映了中国民众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成分比。这个比值虽然无法用准确的数值表达,但如果有个世界排名的话,它应该跟国足或人均GDP相当。

这个貌似有些偏题,言归正传。一个未公布成员名单的调查组,想必那一定是无比可靠,负责和高效的。据说他们很快就破获了泄露董志民杨某侠结婚证的仁兄。

接下来的剧情想必不用多加揣测了,不过应该也无关紧要了。因为铁链女已然打开了一扇通往地狱的大门,我们看到的是那一幕幕惨绝人寰的景象,和穷尽想象力也无法幻想的人间炼狱。但对有些人来说,却看到了一条寻找女儿的路。

继网友“金娜北京”在朋友圈贴出寻人启事,在浩瀚的信息世界呐喊道:卢青,二十年了,你在哪儿?你还好吗?之后,一对远在哈尔滨的老夫妇,也重新点燃了希望,发文并贴出照片,寻找2000年在上海无端失踪的女儿王冠。

失孤之痛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痛?我想郑州那个穿着雨衣,戴着墨镜,推着单车,仍旧幻想着接女儿回家的“雨衣爸爸”,应该是最具代表性的符号。又如我们听闻李莹的父亲李大忠,因思女成疾,早早过世时,心口的那一丝丝抽痛。

亲情是人类共通的情感语言,这大概也是促使那么多人执念要去寻找李莹的原因。虽不一定有结果,但是我们终究撕开了地狱之门的一道口子,让更多的人从深渊里窥见了希望。

当然,从“盲山”寻找女儿,应该不比下地府翻生死薄容易!铁链女这个事件是怎么曝光的?据说最早是丰县的一个90后政府职员,为宣传鼓励三台政策,找到董志民拍正能量大片。结果真的红了,八孩贫困户成了抖音网红的打卡点。

直到其中一个网红发现这个家庭没有女主人,追问之下才得知,八孩之母被拴在小屋里。如此,铁链,黑屋,冷粥,单衣,和一个容貌尚可的妇人,与董志民那猥琐形象的鲜明反差,瞬间如核弹一样在网络炸开了。

最魔幻的是,隔壁有一家人眼红董志民炒作成功,又收礼又代言广告又直播赚钱,于是主动联系网红,说自己家里也有一个。于是,另一个“裹被女”才浮出水面。关于这个女人的事迹很少人知道,但想必精神遭遇重创,整个人蜷缩在地上,四季不穿衣服,仅裹着一张被子。

地狱的隔壁依然是地狱。

我们根本无从得知董集村究竟囚禁着多少“铁链女”,丰县又有多少这样的董集村,徐州又有多少这样的丰县。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村子就像封闭的堡垒一样,村民对外部的防备心理很强,除非他们主动让你进来,否则你根本进不去。

这两天又有人曝出了一张据说是董志民母亲的照片,从那光秃秃的门牙来看,我们仿佛看到了又一个铁链女——董志民的母亲也可能是拐来的。所以,“拐妻”很可能有着悠久的历史,并已形成一门根深蒂固的文化,传承下来。

而拔掉门牙,是一种古老的经验,因为牙齿是构音器官。或者可以进一步猜测,他们的目的是舌头,只有先摧毁门牙,才能将工具伸进去。而摧毁掉她们说话的能力之后,控制她的精力成本将大幅下降。这也是我一开始就提议让铁链女写字,把自己名字写下来的原因。

DNA可以动手脚,但这个绝对没法作假,遗憾的是我说什么不管用。跟大家一样,只能干着急。前两天收到一个四川的读者发来的信息,是关于李莹老家南充的,说是她的同学群得知消息后,简直要炸掉了。我试着问她李莹的同学觉得像不像,她说不清楚,但从反应来看,应该是觉得像。

这是我唯一得知的关于李莹老家的一些信息,现分享给各位。不得不感叹这神奇的网络,活像一个擅于掩饰情感的城府男,不单单李莹的老家不见动静,卢青的老家,包括她的父母亲人,直接是鸦雀无声。

现在四川那边又出了一个叫张沛琳的失踪儿童,在徐州附近找到了一个疑似真身。一个饱受摧残,不忍睹目的真身。

跟李莹一样,张沛琳也来自四川。两人的家庭背景也极为相似,父母都是公务员。只是年龄要更小一些,张是90后,于08年失踪,至今算来也不过28岁。

画面中的这个女人,衣衫褴褛,眉目凄苦,发生在她身上的苦难,想必不会少于丰县的铁链女。她被一个七旬老汉拴着,生了两个儿子,第二次分娩的时候子宫脱落,被割掉了。再看她的门牙,你不得不佩服某州这个地方,连牙周炎都有性别歧视。

从常理出发,确实很难将这个形貌枯老的妇人与一个28岁光景的女子联系起来。但是细看那张凄苦的面容,眼角的纹路依然难掩红润的皮肤。尤其是她与张沛琳在眉目之间的相似之处,总能让人不自觉地隐隐生痛。

光是把那张稚嫩天真的脸蛋,与这张枯老凄楚的脸蛋联系起来,就足够令人抓狂。或者说,一旦铁链女们获得了一个能够匹配的身份,发生在她们身上的痛苦就会变得具体和接近。

这也让我联想到一些公共部门对流浪狗的处置方式,但凡找得到主人的流浪狗,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家庭。而无人认领的流浪狗,则一律安乐死。

这种联系本身就很荒谬,我们作为人,怎么也陷入这种荒诞的处境?但现实确是如此,而这,大概也是我们执着于寻找真相,执着于寻找李莹和“李莹们”,的一种信仰基础。

有了信仰,便有了传道者。最近很多人都在赞扬上海地铁的一名男士,他手持传单,在晚高峰拥挤的车厢内向公众讲述关于铁链女的悲惨身世,呼吁人们共同努力减少拐卖妇女儿童事件。

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拐卖人口离自己很远,其实这个并非距离问题,而是一个概率问题。下图是发生在浙江台州的一起街头绑架事件,人贩子轻而易举就拐走了一个,已经有能力放学独自回家的女孩子。

我从不相信经济发展社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这无非是物质增长掩盖了人们道德上的丑陋。发生在丰县的那一桩桩丑恶阴暗的吃人事件,越加证明了福泽谕吉关于现代化的发展理论。

一个民族崛起的三个步骤,首先需要改变的是思想,接着是制度,最后才是物质。这三个顺序不能颠倒,否则看似找到了捷径,实则蕴藏着无穷祸端。

所以我们看到,一些看似优渥的家庭正在饱受失孤之痛;那些意气风发的孩子丢掉了光明的未来;还有那些生活在极度困乏之中的人,已经丧失人性,像魔鬼一样披着人皮在人间游荡。

我想知道问题根源的人不在少数,但就是无能为力。最后,我还是建议为“铁链女”建一座铜像吧。就在丰县的当地,把她单薄的身影凿出来,把那双凄苦的眼神刻出来。脖子上的铁链冰冷粗壮,勒得她身影佝偻,瑟瑟发抖。地上留八滴血迹,象征着她被囚禁所生的八个孩子。衣角刻上“铁链女”三个大字,因为她只是一个符号,代表着无从计算的,那千千万万个被囚禁着的女性。

如果铜像撑不起一片土地的人文精神,那么就让它成为耻辱的象征。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221/1711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