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陈坤,人设终于崩塌了?

陈坤,人设终于崩塌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网上掀起了一阵群嘲陈坤的风声。

出道22年,“三金”奖项无一收获。

对比起来,同时期的刘烨,早就凭借《蓝宇》和《美人草》,分别获封金马奖和金鸡奖影帝。

邓超凭借《烈日灼心》揽下金鸡奖。就连黄晓明,也在2013年凭借《中国合伙人》拿到了金鸡奖。

唯独陈坤,连提名都捞不到。

虽然也得过一次百花奖、一次华表奖,但在电影圈的含金量还是不能跟其他三位匹敌。

多少让人想不通,陈坤是怎么走到了如今这步?

论外形,论气质,他无疑是四人中最出挑的。也是成名最早,名气最大的一个。

名气大到,我们一度忽略了他无奖傍身的事实。

有一次他和刘烨出门逛街,当时的刘烨刚刚获封影帝,按理说应当势头正旺。

可两人走在一起,粉丝只管陈坤要签名,完全冷落了一旁的刘烨。

为什么会形成这种鲜明对比?

1

自然是因为好看。

谁不爱少年意气的钟表工陈子坤。

谁不爱纨绔多金的贵公子金燕西。

《像雾像雨又像风》和《金粉世家》给了陈坤国名度,给了他美誉,给了他突然暴涨的身价。

可惜,就是没给他带来专业认可。

没有奖项,空有长相。

不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男“花瓶”么?

往后数年,“花瓶”这个词像魔咒一般,跟陈坤纠缠不清。

曾经,他是“花瓶”的既得利益者。

生来五官深邃,骨骼优越。一双忧郁的眼睛里,好像有说不完的心事。

他成功抓住了人生的一个个关键机遇。仅凭一副好皮囊。

去夜总会当服务生,只花了半年,被老板钦点提拔为大堂经理。

去酒吧驻唱,被好心的客人介绍给歌剧院的老师学唱歌。

去学唱歌,老师看他长得好,鼓励他去学表演。

陪朋友去报考电影学院,他自己不想报名,却被老师半哄半诱:

“你报名吧,也许你有机会。”

结果,朋友没考上,而零基础的他居然拿了当年的专业第一。

后来陪同学去剧组试戏,也是出奇地走运。

他站在走廊等同学试镜,远远被选角导演看见。

没有什幺正经的自我介绍,也没有经过试戏,只是随便聊了两句。

回学校的路上,他就接到了导演的电话,通知他演聂耳。

那正是吴子牛的《国歌》。

此后,陈坤这个名字正式走入大众眼里。

他走得顺。太顺了。

就算偶有不顺,也会因为外貌而被人心疼、被人优待。

后来赵宝刚定了他演《永不瞑目》,临开机前却突然换角。

那天恰逢班里春游,陈坤原本兴高采烈,跟老师说好下午三点赶回剧组。

得知自己被换掉后,他显露出少有的失落。

一个平时酷酷拽拽的帅气男生,突然沮丧下来,谁看了不心疼?

老师当即给赵宝刚打电话,勒令他不许让陈坤伤心。

又告诉陈坤:“你什么戏都别接,你就死等赵宝刚。”

老师为什么这么帮他?

“因为这个孩子将来是一定要成事的。”

一年多后,他果然等到了《像雾像雨又像风》。

赵宝刚为表歉意,还特地把人物名字,改成了“陈子坤”。

这对于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而言,可以说是莫大的荣幸。

在赵宝刚的镜头里,他的漂亮夺目被放大。

横冲直撞,不可一世。

一举一动都是忧郁深情。

后来,他又去《粉红女郎》客串一个花花公子。

《名扬花鼓》里,他是鲜衣怒马美少年。

《金粉世家》里,他举手投足皆有一身贵气。

有时候接受采访,也能看到他颇为享受。

偶尔迟到了,会蹦蹦跳跳地跟人撒娇,让你看着他那张脸就是生不起气。

短短几年,他从出身贫寒的穷小伙,变成人人追捧的热门小生。

从寡言自卑,到应对媒体活泼自如。

这张脸,真的将他的人生引领到了一个新阶段,甚至上升到一个新阶层。

巨大的名和利袭来,掀起剧烈的跌宕起伏。

陈坤是恐惧的。害怕自己接不住这一切。

他时刻警惕着“花瓶”这两个字。2007年时,他说:

外形其实对个人的成长只是一个阶段性的辅助,如果一个男生要立业或者成事的话,外形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第一次认识到这一点,是在酒吧驻唱时。

那时他还没有系统性地学过唱歌,自认为唱得好听,去面试了很多家酒吧。

每次总是唱了三五天,就被老板以各种理由辞退。

后来他终于明白,好看的皮囊只能让他唱那么三五天。

美貌成不了什么事,只是给了你一个虚假的美梦。

让你觉得你无所不能,似乎有发掘不完的潜力。但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得到。

2

他开始讨厌别人过度关注他的外貌。

有多讨厌?

2013年,他跟李宇春、谢霆锋、陶晶莹一起担任《快乐男声》的评委。当时,网友给他们四人起了个组合名:春风桃花。

何炅介绍说:

“‘春’是李宇春的‘春’,‘风’是谢霆锋的‘锋’,‘桃’是陶晶莹的‘陶’,‘花’是厂花的‘花’。”

话说完,镜头给到评委席上的陈坤,他黑着脸,站起来,比了个杀气腾腾的手势。可以说是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拒绝这个称呼。

那时候他的《龙门飞甲》已经上映,他在里面饰演西厂提督雨化田。美目盼兮,阴柔冷峻。人送外号“厂花”。

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厂花”。

因为这个外号听起来,有那么一丝“花瓶”的意味。

他在节目里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其实在我的事业上面我有非常大的野心,绝不像大家所看到的,柔软的、毫无目标的、诗情画意的小男人。

他在暗地里跟自己叫着劲。

后来他接的角色,往往都与他本身的气质相差甚远。越是南辕北辙,越是勾起他的挑战欲。哪怕有些角色不是一番,他也甘愿做配。

于是我们看到了《让子弹飞》里的反派胡万。

姜文粗犷的镜头语言里,掩埋掉他的忧郁和精致。

心狠手辣,气焰嚣张。抽疯一样指着人骂:“你不是欺负老实人么!”

还有《狄仁杰之神都龙王》里的疯魔神医。胡子一贴,六亲不认。

很多人看完一遍电影下来,都在问:“陈坤在哪里?”

一次不过瘾,越玩越疯癫。

接下来,他又盯上了以丑著称的神话人物:钟馗。

在《钟馗伏魔:雪妖魔灵》里,他再次蓄起大胡子,变成糙大汉。

《寻龙诀》里的摸金校尉胡八一也是。贫嘴、硬汉、痞气。

更别说《火锅英雄》里的刘波。他操着一口硬气的重庆话,被人按在地上打。脸肿到快要认不出他原本的样子。

总之就是怎么毁形象怎么来。

某种程度上,这是一场逃离。

一场无声的、属于他一个人的逃离。他要逃离的是名为“陈坤式美男”的标签。

但人越是逃离,越代表这个坎过不去,内心也就越不平静。

好在他每年坚持行走西藏,用这样的方式自我检讨。

“逃离其实是一个非常幼稚的理解方式。”

问题从来不是长相,而是自己。

因为不安于美貌带来的现状,所以拼命逃离现在讨厌的环境。

殊不知,下一个环境自己又会否喜欢。

如果不改变心态,不过是从一个幻象去到另一个幻象。

从一个陷阱掉入下一个陷阱。

享受当下,接纳自己。

这是一门功课,这门课,陈坤修了二十余年。

3

如今的他,终于跟自己的外貌和解,已经学会了松弛地开玩笑。

记者问他,看见别人转型当导演,自己有没有考虑过?

他回答:

“我还是守住我的颜值比较好,每个人的长项是不一样的。”

他也毫不忌讳有关颜值的话题。别人问他,更看重自己员工的颜值还是能力?

他回答,都看中。

还解释出了一套理论:颜值高的人说明他精神状态好。

他选择角色,也不再刻意地和自己背道而驰。

《侍神令》里的晴明,颇有早年《画皮》的俊秀。

《天盛长歌》里的宁弈,被网友吹捧是盛世美颜。

“容貌似人间斑斓美景浓缩。”

他欣然接受,还自吹:“宁弈,你下凡太辛苦了。”

言语之间嬉笑自在,而不挣扎,不代表缴械投降。

也许是人生已经进入到了另一个阶段,46岁的陈坤已经明白,不抗拒,才是对“一无是处的‘花瓶’”最好的反驳。

因为:“我是幸福感本身,我就是幸福。”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十点读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222/1711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