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郝平:中共“指莹为梅” 人神共愤江苏恐大劫难逃

作者:

2月23日,中共江苏省公布铁链女案调查结果,尽管结果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中共江苏调查组出炉的调查结果,再次展现了中共全过程、超一流、无底线撒谎造假的维稳思路。(视频截图)

古有赵高指鹿为马,今有中共“指莹为梅”。

2月23日,中共江苏省公布铁链女案调查结果,尽管结果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中共江苏调查组出炉的调查结果,再次展现了中共全过程、超一流、无底线撒谎造假的维稳思路。

围绕着全口径“指莹为梅”(指李莹小花梅)的维稳定调,这份洋洋洒洒的近6,000字的调查报告,没有阐明关于徐州丰县人口拐卖铁链女李莹的相关犯罪事实,没有调查人贩子集团强奸轮奸铁链女李莹的犯罪事实,没有深查中共徐州当局包庇、参与人口拐卖、强奸轮奸李莹的犯罪事实,没有叙述中共地方政府怂恿、教唆、纵容乡镇村一级民众形成共犯、进行有组织犯罪的罪恶事实。

上述普罗民众最为关心的案情,调查报告一概不管不提,却围绕着将李莹案做成小花梅案这样一个自设逻辑,进行维稳大叙事,罔顾民意、瞒天过海!

新华社报道称:“有关调查人员除在江苏省开展工作外,还赴云南、河南等相关省开展实地调查,共走访群众4,600余人次、调阅档案资料1,000余份,······形成了事件调查处理情况通报。”

但以笔者看来,中共如此兴师动众、劳民伤财形成的调查报告,其实只阐述了两个核心问题:

1.中共是如何“指莹为梅”的

关于这个问题,是调查报告中的重中之重,但手法较为简单粗暴,就是移花接木、霸王硬上弓,按照调查取证小花梅的路数来做,把小花梅的事件楞按在李莹头上。

但调查报告存在明显的不合理之处,首先,江苏调查组依然采用了徐州市第四次调查的调查材料,因为调查报告中提到的公安机关赴云南调查、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鉴定比对DNA大多在2月17日江苏调查组成立之前。但调查报告并没有说明采信上述结果的缘由与依据。徐州的四份报告已被外界认为是漏洞百出、前后矛盾。

其次,就“董某民、杨某侠结婚证照片上的女子与杨某侠不是同一人”的问题,调查报告说:“公安机关调查发现,杨某侠近照系从抖音视频中截取,经修图后流传到网上,与实际容貌有差异。”

这一“标准答案”,日前骄傲女孩组织早已在推特上公布了,“他们已经安排了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各大平台的营销号,彻底否定‘李莹’说,并说网上的那些图片进行了修复,不可信!”骄傲女孩并指江苏调查组“截止目前,没干一件人事”。

调查报告还称:“同时,受年龄增长造成的皮肤老化、毛发退化、脂肪组织液化以及牙齿缺失等因素影响,杨某侠容貌也发生了变化。”

这一说法,几天前,前人大周孝正教授在自媒体上公布了一份中共在丰县紧急召开的《关于丰县事件的六级四方会议纪要》,其中那位训话的中央领导就曾暗示性地在会场上说:“为什么不像,找原因了没有,是人不对还是容貌发生了变化,实事求是嘛。真是容貌发生了变化,它非要不像,你有什么办法?”看来,调查组还真是中央领导肚里的蛔虫,关键时刻没掉链子,会来事!

况且,结婚证上的杨某侠和铁链女,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同一人,因为这两个人脸部的骨骼特征、五官之间的距离比例完全不同。所以调查组做的第一件事是彻查谁泄露了结婚证,就是因为结婚证上的照片把真相彻底曝光了。

第三,关于“杨某侠可能是四川籍失踪女子李莹”的问题,调查报告公布的信息是两天前“财新网”已报道过的。有网友发帖说,为什么不让李莹的叔叔和铁链女现场采集DNA比对,送第三方机构比对?

第四,关于铁链女与董某民生了八孩的问题,调查报告说:“1999年杨某侠生育第一个孩子后,采取了节育措施,至2010年董、杨二人未生育,后节育措施失效,2011年至2020年又生育7个孩子。”

生了一个孩子就办了节育措施,应该是主动办理的,因为那时还没领结婚证(调查报告显示董某民是2000年6月才办的结婚证)。生完一个孩子就主动节育不生了?这与村民买女人生孩的风俗明显不符,后又因为节育失效就又连生7个?完全不符合逻辑。何况四十多岁的女人,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生育能力还如此旺盛,南京医科大学能否解释一下?

此外,调查报告中关于铁链女如何从云南省福贡县到江苏省丰县过程、铁链女有数个出生日期等问题,也是白纸黑字、睁眼说瞎话地编了一大通,所用的支撑材料也都是2月17号以前徐州公安机关的办案材料。此处不再赘言,相信网友们能够找出更多的漏洞。

中共之所以不敢承认铁链女就是四川李莹,核心原因就一个,李莹被拐卖和强奸、轮奸事件涉案人太多,很多人可能位高权重,2月22日,网上流传一份截图的文字显示,“我开始也被误导,以为不能让她是李莹,是怕寒了子弟兵的心。后来才知道,李莹到董志民手里,已经不知道转了几手了。而刚被拐卖到丰县,第一个强奸她的是当地的强人,因为李莹反抗咬他,才被拔了牙齿。所以,李莹真相被曝光,丰县的黑白两道都会随之暴露。”

拔出萝卜带出泥,进而危及中共执政危机,这是中共最为顾忌的。邓飞、李莹叔叔、李莹生父战友、数据老蛮等微博大V均被禁言或炸号,连海外骄傲女孩推特账号都被中共网络水军发贴攻击下沉,董集村被以防疫借口封锁得水泄不通,杭州和西安的书店被迫下架关于丰县书籍,上海地铁发布铁链女遭遇传单的女学生十多小时后就被警察找到威胁。

江苏调查组全力维稳的效率实在是高。看看网友是如何评价的:

“江苏省调查组把已经被网民调查求证为明显造假的事实又拿了出来,这不是侮辱网民的智商,这纯粹是侮辱他们自己的智商。塔西佗陷阱从来不是别人挖的,而是自己挖的。党国的话真是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我们曾经以为只要有证据,他们就会无法辩驳!谁想到那群畜生会睁眼说瞎话!我们把它们还当人,有起码的做人底线,其实它们早已经不是!那是一片被畜生统治的地方······”

······

2.捂盖不力者们的下场,铁链女系个案、与党无关

在丰县的六级四方会议上,那个训话的中央领导曾说铁链女案、骇人听闻,中央也恨,并说:“这个案件持续那么久,暴露出来的问题那么严重,给党的事业造成那么恶劣的影响,不是轻易能蒙混过关的,这次必须层层追究责任。谁拿党的使命不当回事,党不会放过他。”

地方捂盖子不力,让党丢脸了,中央恨其不争气。江苏调查组结果中,宣称处理了17位中共地方县处级干部往下至村干部,一方面解解党的心头之恨,一方面杀一儆百。

17个干部和公职人员中,15个是现职在任,只有2个是离任,而且这两个一个是欢口镇原民政助理、一个是李庄村村民委员会原主任,不起眼的小喽罗。铁链女1996年被拐卖到徐州,26年了,其中有多少中共官员和公职人员卷入?怎么都能“轻易能蒙混过关的?”

那个训话的中央领导还说:“丰县所以出这样的事情,出了以后又应对失据,乱成一锅粥,暴露出丰县的干部队伍素质,政治水平存在很大问题。没有牢记使命,忘了初心,不能给中央分忧,反而给中央添乱。”

自然,江苏调查组报告中惩治的是因撒谎水平不高、露馅露底、给党添乱的人,而不是人贩子和公职犯罪人员。铁链女是个案、基层错误,与党无关。江苏调查组调查报告在最后写道:“事件暴露出我省有关地方党委和政府一段时间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不力,在基层组织建设、妇女儿童权益保障、特殊群体救助关爱等方面存在不少问题和短板,反映出少数党员、干部没有树牢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中共之邪之无耻,无与伦比。

江苏恐将大劫难逃

中共处理铁链女事件,让人神共愤,也让很多人清醒过来。网络上仍不断有各种民间的抗争元素显现出来。

有人在网络上写了一首诗,题目为《她的项链》:她的项链/一定是/世界上/最坚固的;因为/摘下它/用了/360亿次捶打;她的项链/一定是/世界上/代价最沉重的;因为/赎买它/需要/一个民族的良知。

有人在鞋底制版了四个字“关注丰县”,每走一步都会在地上印出字样,有人穿着“持续关注丰县”字样的衣服走进地铁······

然而,也仍然有一部分人站在中共的立场上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持续欺骗大众,也有些轻信中共被其欺骗而执迷不悟者。笔者看到一位河北网友身边的故事,他的姐姐早年被人拐卖后生了4个孩子,后来死掉了,网友将4个孩子收留抚养、供他们读书,如今4个孩子在中共的教育洗脑下却变成了小粉红,对丰县铁链女的悲惨遭遇一点儿都不关心,这位网友非常地伤心和失望······

古语说,神木如电,善恶有报是天理。江苏省上下替中共洗地,泯灭良知,恐将遭到上天的惩罚。笔者1月14日曾看到希望之声网站上一篇题为《江苏将有大事发生!修行人提前预知不住泪流…》的文章,该文引述正见网上的一位修炼人通过天耳通功能听到了江苏将发生大灾的事情,这位修行人说:

“2022年1月10日早晨,醒来后打算坐起来,还没等起来呢,在完全清醒状态下,听到一句非常清晰且响亮的声音——江苏上千志愿者被洪水冲走!这令人非常震惊”。

“不用多做解释了吧,浅显易懂,但具体时间未知。可能是2022到2025年间的某个时期,觉得不会太久。届时国内会在顺序上接连发生两大灾祸,无疑江苏省将是重灾区。第一个灾祸需要众多志愿者的支援,另一个灾祸就是把上千志愿者冲走的超级大洪水”。

2022年1月10日,这之后不久,丰县铁链女事件便在网络上曝光发酵,直至今天,事件仍在拷问着每一个人的良知,将善恶正邪区分开来。其实,人类历史上大范围的天灾人祸皆因人类自身道德沦丧而招致天罚的结果。而在此之前,上天仍会通过各种方式给人明真相、识善恶的机会,并会通过先知者们或各类民间道人、民谣、预言等方式警示人们。

刘伯温碑记》中早预言了2020年武汉肺炎的爆发。2020年10月22日,河南省新县的城南出现了一个赊刀人,留下两把菜刀说不收钱,明年收钱,赊刀人被认为是深山中修道人所演化,提醒世人灾难即将到来,果不其然,2021年7月20日郑州大洪水,死者无数。

正见网上的修行人所述的,在江苏重灾区,上千志愿者会被大洪水冲走,具体事宜我们不得而知。可能有人不理解,志愿者是抚危救困做好事,为什么反而遭难呢?笔者理解,中共国的一切天灾皆因中共作恶多端、众生跟随红龙作恶而遭天惩,志愿者们和小粉红们如果是站在中共的立场上,为中共而卖力,实则是助纣为虐,忤逆天意,其结果一定不会好。

单从丰县事件来看,从董集村到欢口镇再到丰县、整个徐州乃至江苏省,众生造的共业不小,如果再有众多不明真相者,在新疆问题、香港问题、中共迫害法轮功问题上都与中共站在一个立场上,甚或参与迫害,那罪业就更大,处于天罚的风险性就更高。

天耳通所听到的江苏大灾难,让这位修行人留下了慈悲的眼泪:“知道这即将而来的两大灾祸之后,下午打坐入定,不住的泪流,我慈悲于众生,心中伤悲。但愿看到此文的同胞们,能提前多做些预防和心里准备。我别无他愿,只祈祷我听错了,千万别发生。”

但该来的终究会来,只有敬畏生命、敬畏天地,认清中共、远离中共,退党、退团、退队,才会平安免灾。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224/1712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