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颜纯钩:五十年不变是哲学:夏宝龙扮高深自暴其短

作者:
我对哲学的认识,当然也是半桶水,但我至少不会把“五十年不变”说成是一个哲学问题。五十年不变只是一句大白话,不是哲学问题,也不是数学问题,把“五十年不变”说成哲学问题,只是把哲学庸俗化,替“五十年不变”美化而已。“五十年不变”能如此美化吗?时至今日,中共都未能把“五十年不变”说清楚,朝令夕改,一时一样,抽象肯定,具体否定。五十年不变是什么,中共自己都“蒙查查”,把它说成是哲学问题,不会增加它的价值,反而增加它的可笑。

香港零一报道,全国政协副主席﹑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在接见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时,谈及“一国两制”,说“五十年不变是一个哲学概念,不是一个数字”,这句话相信把所有的政协委员都唬住了,哲学概念?那还得了!

五十年不变成了一个哲学概念,我看德国哲学家康德和黑格尔要从千里之外的坟墓里跳出来,现身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来向夏宝龙讨教了。

什么是哲学?我凭一点常识,先给夏宝龙普及一下。

人类认识世界有两大范畴,一是自然界,一是人类社会,有关前者的学问叫做自然科学,有关后者的学问叫做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包括数学﹑物理﹑化学﹑地质学﹑气象学﹑天文学等等,社会科学包括政治学﹑历史学﹑经济学﹑心理学﹑语言学﹑伦理学等等,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上,囊括﹑涵盖﹑解释﹑统御两种科学的叫做哲学。

自然科学不能解释人类社会,社会科学也不能解释自然,唯有哲学,既能解释大自然,又能解释人类社会。哲学是解释一切的科学,研究普遍的规律性,是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中总结与归纳出来的适用于人类生活每个层面的学问。

哲学研究宏观问题,注重抽象剖析,比如存在﹑认知﹑价值﹑心灵等等,研究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运行的普遍规律。唯物与唯心是哲学问题,量变与质变、对立与统一、本质与现象、原因与结果、必然与偶然﹑抽象与具体也是哲学问题,因为它们都适用于自然界与人类社会。

我对哲学的认识,当然也是半桶水,但我至少不会把“五十年不变”说成是一个哲学问题。五十年不变只是一句大白话,不是哲学问题,也不是数学问题,把“五十年不变”说成哲学问题,只是把哲学庸俗化,替“五十年不变”美化而已。

“五十年不变”能如此美化吗?时至今日,中共都未能把“五十年不变”说清楚,朝令夕改,一时一样,抽象肯定,具体否定。五十年不变是什么,中共自己都“蒙查查”,把它说成是哲学问题,不会增加它的价值,反而增加它的可笑。

“五十年不变”只是一句大俗话,只是基本法的一种市井说法,基本法才是“五十年不变”的法理依据。基本法是不是哲学问题?当然也不是,基本法只是关于香港回归后中共中央与香港人权利划分的法律条文而已。基本法都不是哲学问题,又遑论“五十年不变”?照夏宝龙的逻辑,习近平的“撸起袖子干”也可以是哲学问题了。

当然,问题的要害也不是“五十年不变”究竟是不是哲学问题,问题的要害是“五十年不变”究竟变了没有?“五十年不变”指的是香港“一国两制”不变,只要“一国两制”不变,那“五十年不变”是不是一个哲学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现在“一国两制”已经大变,变成“一国一制”,那这个伟大的哲学问题对香港人又有什么意义?它是不是哲学问题,香港都一样不再是往日的香港。

夏宝龙把一句土到不能再土的大俗话,煲成一个哲学问题,只是要拔高“一国两制”的政治分量。他忘记了,哲学不是拿来唬人的,哲学是有实用价值的,哲学是常识,是认识世界的思想方法,是解决实际问题的指导方针。那么,五十年不变又如何用哲学的思路来理解呢?

首先,世上没有不变的事物,基本法保障香港人的基本权利,但基本法又承诺香港的民主前景,从没有民主到有民主,这就是“变”。变是永恒,不变是妄想,问题只是如何变,顺应民心去变,还是违逆民心去变,遵守承诺去变,还是背离承诺去变。

其次,变是常态,不能变的是原则,基本法是原则,中国宪法是原则。通过无数具体的变,变到否定掉基本原则,这是量变与质变的对立关系。中共通过国安法﹑全面管治﹑爱国者治港种种新花招暗渡陈仓,改变了香港。社会现象改变到一定程度,本质也就变了。当香港人的权利从有到无,民主无望,自由人权与法治都没有了,那就是本质变了,本质变了,一国两制就不再存在。

最后,五十年不变是说的,二十五年大变才是现实。一国两制消亡的结果,是有其根本原因的,根本原因便是中共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给香港人真正的一国两制,一国两制只是中共挽救自己覆灭命运﹑利用香港经济价值的权宜之计而已。有这个原因,就有二十五年大变的结果。有其因必有其果,这也是一种哲学的观照。

夏宝龙贵为全国政协副主席,说这种冇脑的大话,固然有失体统,却也暴露出今日占据中国权力中心的这一批人,都是什么样的思想水平。官高而低智商,权重而轻言诺,与同为政协副主席的董建华梁振英相比,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香港人的命运操控在这些人手上,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314/1720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