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晖思:花梅无踪乌衣失联,现在王圣强也被禁言

作者:

原本今天想继续为大家写点轻松欢快的内容,让大家能在当下的苦闷中,可以略微放松一下心情。可是就在今天上午,看到王圣强被禁言这个事,我忍不住想为他写点东西。

这是王圣强被禁言的页面。

这段时间,大V中只有王圣强还在为着小花梅铁链女李莹这事而发声,当得上孤勇绝忠这几个字了。可是没想到,现在连这样的声音都不允许发出来,非要禁之而后快,非要让他彻底沉默。

昨天下午五点半,他发了禁言前的最后一条微博。

四点半,他还在感叹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良心的人多,一个小时后就被禁言了。

这还是他在昨天下午频繁说自己被威胁的情况下,连威胁他的电话都贴出来了。

昨天中午,还在向大家报平安。

连他姐姐都被骚扰了。

现在王圣强已经被禁言了,不知道他人是否还安好,但是他的遭遇,已经让更多网友们看到了这样一个冷酷的现实,那就是不管是作为当事人,还是作为旁观者,都正在一个个消失。

作为当事人的小花梅(抑或是李莹),他们已经超过一个月没有露面了,人们无法得知她的最新状况,更不用说接受记者的采访了,哪怕是志愿者的探访,也未能得到实现。我个人认为,这在当下的文明社会中,显然是不正常的。

而作为旁观者,并一直在发声的人,也在陆续消失中沉默中,陈酿数据库(老蛮)已经永远不能在微博领域发声了,连公众声都没了;而乌衣到现在,已经失联二十天有余。现在连最后一颗愿意为小花梅发声的王圣强也被禁言了。

我想知道,这中间的对错到底在哪里,到底又是以什么样的标准在判断着她们的对错,以及她们是否应该露面发声?这总得有个明确标准吧,然而很遗憾的是,我到现在也一直没看见。

一个月过去了,公众的疑问并没有得到解答,相关方面也没有更多的新消息传来,只是让相关当事人和旁观者一个个消声无言,似乎这样一来,这件事就能这样过去了,就能这样结束了。

要说时间,我们大多数网友也已经给出了足够的时间,这已经是最大的善意和耐心了,可是当地方面又是怎么回应网友们这样的耐心和善意呢,那就是一直沉默着,一直无回应,甚至让小花梅不露面,让乌衣失联,让老蛮消失,现在又让王圣强禁言。

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不正常,这得恐慌成什么样子,这得没底气到什么地步,才能有这样的操作呢?难道就这样不屑于,或者害怕来自公众的疑问,又是这样不相信公众的判断力,非要用这样强制的手法,把舆论压下去吗?

既然这样,陈酿数据库(老蛮)、乌衣、王圣强没有做完的事情,那我接着来做,我会每天都关注着网络上关于小花梅和乌衣的点滴最新消息,然后写出来让大家看到。

我也不去胡编乱造,更不去无中生有,但是我将网友们关注小花梅关心乌衣的话语发出来,这总是可以的。

我相信每个人家里都会有女性亲属,身边都会有女性同学、同事,也会有要好的女性朋友,都不希望身边的女性亲友突然就失联,从此人影不见,等到被找到时,已是面目全非,我相信没有人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就算那些审核员,那些打电话的警察也不例外。

就在前天,江苏无锡又一个女生失联了,难道我们真的要看到她成为下一个小花梅抑或李莹吗?

一个十六岁的女生,在医院门口走失,我想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感到揪心,都希望她能安好,不至于遭遇什么意外,更不要遇上什么非人对待。

抱着这个理念,我会一直关注下去的,我不想看到悲剧重复发生,只想看到每个女生都能被善待被珍惜,作为我个人,没什么豪言壮语可讲,我只做自己该做的事,就这样。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星联时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330/1728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