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若为自由故:肉身翻墙的故事

作者:

在中国人的现代词汇中,把能够自由膜拜苍老师的世界叫做翻墙,现实中直接移民,谓之肉身翻墙。有些墙是技术构建的,有些是真实存在的——比如著名的柏林墙。肉身翻墙,成就了不少令人惊叹的故事。

柏林墙建立后,东德民众为了翻越这堵墙,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根据两德合并后的保守统计,因为翻墙共有3221人被逮捕,239人被射杀,260人受伤。即便如此,还是有无数东德人前赴后继奔自由。改装汽车、挖地道、造潜艇、肉体弹弓等等,不断突破翻墙的想象极限。而登峰造极的,就是气球翻墙。

1978年3月,两个家住东德边境小镇珀斯内克、早就想奔向西德的青年——斯特雷兹和韦策尔在吹牛逼的过程中,提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翻墙计划——造热气球。他们敢于吹出这种有技术含量的牛逼并不是没有来由,斯特雷兹曾经当过空军机械师,韦策尔则是个物理爱好者,且动手能力极强。两个人当时都在塑料厂工作,从家庭境况来说,都不差,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有房有车,妥妥的中产阶级。

但是东德是个完全模仿苏联建立起来的极权国家。全国仅有1800万人口,而负责监控社会运作的秘密警察“斯塔西”在编正式人员多达9万,编外非正式人员17万,外加巅峰时期控制的线人60万……他们为600万东德人建立过监控档案。这种肃杀的氛围让两个渴望自由的年轻人一拍即合,决定放弃自己的铁饭碗,冒着生命危险拖家带口去翻墙。

韦策尔仅仅是在某个杂志上见过热气球的原理,就冒出了造热气球的雄心壮志。斯特雷兹负责设计喷火的机械装置,韦策尔负责气球设计。不能不说德国人的基础教育确实很牛,这两个并没有专业基础也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普通人,硬是靠自我钻研,从面料到动力,攻克了热气球设计的各个环节,拿出了靠家用燃气罐供热的热气球方案。

两个人通力合作,秘密实验,经历多次波折之后,自家的地下室中,用一台四十多年的缝纫机成功造出了一个表面积超过1300平方米,体积超过4,200立方米的大气球,足以载着两家共八口人一起起飞。这个气球在当时完全可以进入吉尼斯世界纪录。1979年9月15日凌晨,算好了风向的两家人坐着这个热气球秘密升空,飞行28分钟后,在苏联驻东德军队启动战斗机拦截之前,成功降落在西德境内。

这么有技术含量的肉身翻墙,一般人干不了。有知识越狱都能越出美感来。但从励志的角度来说,还有一些翻墙不遑多让。

1987年,家住柏林吕克大街的一对东德年轻的情侣杨斯和玛丽安,为了翻越距离他们仅仅有1400米的柏林墙,朝相反的方向跑了9000公里……

杨斯是柏林洪堡大学的学生,是一个旅行发烧友,胆大心细。当年东德严厉控制国民出国,旅行必须指定时间,指定国家,出门一趟可以说十分不易。但杨斯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人,八十年代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海关漏洞颇多,他曾经凭着学生身份,连蒙带骗,没有签证的情况下跑到了东欧、苏联转了一大圈。这次冒险的经历也壮了他的贼胆,摸索出一套“蒙混过关”的有效方法。

1986年,因为参加环保抗争,杨斯被当局归类为“敌对和反抗分子”,随即被洪堡大学开除。背着这个身份要活下去,那就太难了。杨斯身心孤傲,是个有骨气的人,不想低头求饶,唯一的办法就是逃。但是近在咫尺的柏林墙守卫森严,要翻过去恐怕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杨斯想,老子为什么不从相反的方向,从地球的另一边绕过去?

为了这个惊世骇俗的念头,他和女友玛丽安首先开始了试探之旅。1986年6月,他们报名参加了东德的“社会主义登山俱乐部”,用自己的社保证改装成护照,再伪造国外的邀请函,谎称要去苏联登山,就这么大摇大摆,一路通关旅行到了蒙古才停步。这趟冒险的经历让他们意识到,通过这种方法是可以逃出去的。

1987年6月,准备妥当的他们告别亲友,再次出发,真正踏上了逃亡之路。他们按照上一次的线路到达蒙古,结果被蒙古警察盯上,历经曲折搭上开往中国的火车。最终于在当年8月中旬抵达北京

只是让人遗憾的是,最后关头,玛丽安挂念国内家人,还是决定返回东德。而杨斯毅然决然的走入北京的西德大使馆,完成了这场超过9000公里的翻墙壮举。

与此类似的和蒙古这个国家相关的翻墙故事,不仅仅是杨斯,其实中国人也有。在革命大潮中引发大规模翻墙的,除了60年代的大逃港,70年代的北逃苏联,还有不少人选择蒙古。

1957年,年仅21岁又红又专的上海医学院学生徐洪慈在大鸣大放中按要求“向党交心提意见”,因为“不写就是对党没感情”,结果写了又成为“反党证据”,随即被打倒。《人民日报》专门发表《上海医学院三千同学声讨叛徒徐洪慈》的文章,这个15岁就加入地下党、20岁就参加了全国青代会、前途本来一片大好的年轻人,就这么稀里糊涂从人生巅峰直坠谷底。

郁闷之中,徐洪慈跟自己的女朋友发牢骚,说了一句“到底是我正确还是毛正确,三百年以后见分晓。”万万没想到,女朋友随即告密,揭发了他。徐洪慈被定为极右分子,被开除党籍、学籍,直接送去劳教。

这个实在想不通、个性又十分坚韧的青年,开始用越狱来反抗。完全可以称为中国版肖申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他前后越狱4次!

1958年12月,徐洪慈第一次从安徽白茅岭越狱,回到上海家中旋即被抓送回;1959年,徐洪慈第二次从白茅岭越狱,逃到云南准备越境,结果又被泸水县公安抓获;他随即想从泸水县看守所越狱,失败后被判刑6年,转入丽江某农场;本来想好好改造,刑满后过正常人生活他,在文革爆发后又被列为首批打倒对象,再次以反革命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已过了而立之年的徐洪慈这下绝望了。不甘心就此认命的他再次计划越狱,而且要彻底翻墙。因为多次越狱前科,监狱长李光荣对他极为苛刻,盯得特别紧,但是这个聪明人经过精心准备,还是抓住看守漏洞,于1972年8月7日趁监狱断电之际,成功逃出丽江监狱。凭借自己伪造的介绍信和证件,徒步从云南入四川,乘车返回上海悄悄和母亲告别后,于9月10日从内蒙二连浩特越境蒙古,告别了这个带给他无数梦魇的国度。

严重缺乏劳动力的蒙古收留了徐洪慈,他此后在蒙古娶妻生子,直到1984年被彻底平反后才携家人返回上海。

翻墙这种决定命运方向的事情,往往最能为一个国家、一种制度做注脚。再完美的牛逼,都不如实际选择的方向。所以我们平日里根本不需要去考量用什么样的口舌,去说服那些顽冥不化的人。因为即便那些习惯于鞠躬颂圣的人,在背负身家性命在跑路的时候,方向极少有错。就像那个前几天捧着一碗面纵论“美国要完了”的大叔,隔天就自豪的宣称自己送孩子去美国读书……不管是不是吹牛逼,这种精神分裂也从侧面证明,想不想翻墙,不要看嘴,看腿。

懂得飞翔、热爱天空的鸟儿是关不住的,不管是笼子还是墙。虽然大多数人不一定真正懂得“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中的自由到底可贵在哪里,但是等到他们终于彻底失去一切,要真切面对新的柏林墙的时候,他们会懂的。

只是,到时候不是谁都可以翻越。

2020/4/12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12/1733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