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岳山:“清零姐”四处扑火 孙春兰后继无人?

作者:
事实上,不管哪一任女性副总理,其在任内都完全是中共的党控工具,比如在教育系统推行谎言洗脑教育,数十年来变本加厉。至于如今孙春兰所操盘的中共“清零”防疫,也已臭名昭著。无论谁接班都等于摊上了烫手山芋。如果女性副总理罕有无人接班,“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抗疫的习近平要拍马上阵?

2018年3月20日星期二,在中国北京人民大会堂,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闭幕后,中国副总理孙春兰李克强总理一起出席了新闻发布会,图中未提及

今年5月就满72岁的中共副总理孙春兰,因为四处巡查督办中共的“动态清零”防疫政策,被称为“清零姐”。其所到之处,作为强硬。比如4月初到上海,马上传达习近平指示,推动上海全面封城,强调要“咬紧牙关持续奋战”,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不犹豫不动摇”,快速筛检、转运隔离。

孙春兰的“清零姐”角色

这是一场不人道的所谓抗疫大战。面对传染力强却形同大号流感、致死率极低的变种毒株奥密克戎,和世界各地与病毒共存的防疫措施不一样,中国仍然是采取严厉的封锁措施,号称“动态清零”,逆反动作令世人大为惊讶。封城之下次生灾难频发,制造天怒人怨。民间批之为新文革,那些至少部分是军警的“志愿者”被称为“白卫兵”。那孙春兰就如同江青

据知孙春兰曾多次对上海的防疫提出严厉要求,还“发了火”表示“不满意”,传闻她曾对上海官员扔下一句狠话:防疫不力“你们先脱了官服再说”。

4月12日,上海虹口区卫健委信息中心主任钱文雄在办公室自杀,据称原因之一是疫情期间工作压力过大,孙春兰的施压有没有责任?

孙春兰在全国多地视察时都遇上居民喊出类似“缺吃的”、“没菜吃”这些声音,但看来她无动于衷。近日在上海嘉定区黄家花园幼儿园门口视察时,又有居民呼喊“我们要饿死了!”她似乎充耳不闻,径自走进公车。

中南海一帮大男人,却让七旬高龄老妇四处“扑火”。孙春兰本应获得尊重,可惜干的是不人道的活,只关心完成政治任务,不真正关心民生,这就是共产党官员的样板。

中共副总理孙春兰近日在上海社区视察时遭遇市民喊楼事件。(视频截图)

孙春兰出身车间女工,15岁进入鞍山市工业技术学校机械专业学习。中专毕业后,曾在鞍山钟表总厂当工人。

孙春兰发迹之地是妇联,正是最近因为铁链女事件被人们骂惨的中共的裙带机构,孙还担任过全国总工会副主席,曾担任过辽宁省委副书记,兼任大连市委书记,后任福建省委书记,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晋升政治局委员,并任天津市委书记。曾有北京政治观察人士说,孙春兰个人能力很有限、很差,把她放在天津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实际上有些“赶鸭子上架”。

但被指听领导话的孙春兰,照样于2014年底接替落马的令计划出任统战部长。2017年,孙春兰连任政治局委员,次年获任副总理,分管妇女儿童、教育、医疗卫生、体育等事务。

前边讲过了,孙的能力一直倍受质疑,多年来碌碌无为。不过,借助两年前开始的疫情,孙春兰四处督战,推行中共最高层的强硬“清零”政策,俨然中共不可缺少的副国级“钦差大臣”。

中共在2020年1月成立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李克强是组长,王沪宁是唯一副组长。下属有办事机构中央指导组,组长是孙春兰,副组长是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此前成员中还有已落马的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

实际上,李克强就是挂名的领导小组组长,中共抗疫政策的任何调整,主要拍板者还是习近平,而具体操盘手,则是孙春兰。

正是在孙春兰本身所分管的妇女儿童领域,在“清零”政策中屡现悲惨事件。

2021年12月19日,孙春兰赴西安督导防疫,要求尽快实现“清零”。陕西当局不顾一切地于今年1月5日宣布西安市“社会面基本实现清零”。

西安在这期间就出现多名孕妇因为没有核酸被拒诊,而导致的流产事件。

这次在上海,也是在孙春兰要求“用最短时间实现社会面清零”之下,被曝光数百名幼儿被从父母身边强制带走,集中隔离,结果有些孩子屁股都烂了。这些幼儿照片和视频在网上流传,看了令人揪心。

孙春兰或后继无人

中共权力圈一直由男性主宰,但历来也有惯例让个别女性进入权力层,充当门面。在孙春兰之前有四名女性副总理(倒数):刘延东、吴仪、陈慕华、吴桂贤。在吴仪之后,中共的女性副总理的角色是相对固定的,一般是分管教育卫生之类。

因为年龄原因,孙春兰明年3月两会上卸任副总理,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在她之后,谁能担当这名女性副总理,现在可能是中南海的一个难题。

现在中共国务院各部委中,并没有女性部委主官。在地方省份党政主官中,则有三名女性。

一是已汉化的蒙古人王莉霞,1964年生,她刚于2021年8月取代转任人大闲职的布小林任内蒙古主席。她是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另一个是2020年底起任贵州省委书记的谌贻琴,白族,1959年生,到2022年年届63岁。谌贻琴是目前中国唯一一位女省委书记,之前担任过省政法委书记。她是十九届中央委员。

还有宁夏自治区政府主席咸辉,回族,1958年3月生。她是十九届中央委员。

早前有传说谌贻琴最有可能接班孙春兰,不过谌贻琴还只是中央委员。而之前的女性副总理,孙春兰先当了5年政治局委员,也就是本来已是副国级,再担任副总理。

红二代背景的刘延东,2003年就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副国级,2007年十七大成为政治局委员,2012年中共十八大连任,次年任副总理。

吴仪1997年9月在中共十五大就晋升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副国级。1998年3月任国务委员。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成为政治局委员,2003年3月任副总理。

陈慕华情况特殊,她本身是红一代,文革后的1977年8月中共十一届一中全会上,获任政治局候补委员;于次年3月人大会议获任副总理。1982年5月,增设“国务委员”职务后又改任国务委员。

至于中共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副总理吴桂贤,本是以“童工”身份进入陕西咸阳西北国棉一厂的挡车工。文革期间,吴桂贤先后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75年,毛泽东为了培养所谓革命接班人,提出要从工人中选拔一名副总理,而且要求是女性,结果钦定了吴桂贤,那年,她才37岁。

吴桂贤担任副总理是在荒唐年代,也比较特殊。但不管怎样,按照前例,几位女副总理任职前至少是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外传最有可能接班孙春兰的谌贻琴,履历单一,一直待在一省,没有跨省任职和在北京部委任职经历,这在中共官场中处于弱势。故此谌贻琴在中共二十大先从中央委员直接跳到进入政治局委员,明年再担任副总理,这样的可能性并不高。

中共官场一直是逆淘汰,得上高位者往往是迫害人权的强硬角色,比如谌贻琴在担任贵州政法委书记期间,在迫害法轮功方面也很卖力。

事实上,不管哪一任女性副总理,其在任内都完全是中共的党控工具,比如在教育系统推行谎言洗脑教育,数十年来变本加厉。

至于如今孙春兰所操盘的中共“清零”防疫,也已臭名昭著。无论谁接班都等于摊上了烫手山芋。如果女性副总理罕有无人接班,“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抗疫的习近平要拍马上阵?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15/1735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