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王友群:上海法官警官富商连环被杀之谜

作者:
这四人分别是: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和他的妻子、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警官张慧芝;上海虹口区法院法官范培俊,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潘玉鸣。

2020年8月28日拍摄到的上海地标建筑群。

2006年秋,中共最大的直辖市——上海,发生了导致四人离奇死亡的连环杀人案。

这四人分别是: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和他的妻子、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警官张慧芝;上海虹口区法院法官范培俊,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潘玉鸣。

这四个人中,至少有三个人——王鑫明、范培俊、潘玉鸣——是上海万邦中心大厦被非法拍卖案的关键证人。

至今16年过去了,在一股神秘力量阻挡下,这个连环杀人案仍然没有被侦破,杀人犯依然逍遥法外。与这起杀人案相关的另一个受害人、港商任骏良的巨额财产损失,依然没有人给出一个说法。

一,任骏良的万邦中心

1992年,任骏良通过招商引资来到上海,组建了上海裕通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通公司”)。裕通公司在浦东新区批租了塘桥263-1地块,并在该地块上投资建造智能商业大厦“万邦中心”(地上29层、地下2层,总建筑面积46300平方米)。

万邦中心曾入选《东上海名楼谱》。万邦中心是国内第一幢采用红玫瑰红夹胶玻璃幕墙的大厦。大厦采用进口全彩色电视监控系统,通信配置AT&T光纤综合布线系统,智能化系统,并首创自动寻车位系统。大厦各办公室内的电器均可由电话遥控,为上海首创。

这栋大厦现名为“中锦滨江大厦”,位于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地理位置优越,业内人士称,目前市价超过30亿元。

任骏良给上海造了一座现代化的商业大厦。但是,时至今日,这座大厦不仅没有为他赚回一分钱的利润,相反,却成了他一生最大的恶梦。

在这座大厦最后完工前夕,它就成了上海滩的不法分子与上海政法界的黑恶势力共同侵吞的一块大肥肉。

二,9个楼层被虹口法院强行拍卖

据任骏良2021年9月17日呈给中央第六督导组的陈情书讲,1997年1月,裕通公司副董事长沈承勤,伪造公司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私人印章,擅自用万邦中心4个楼层作抵押担保,为他个人的公司(上海万翔实业公司),向中信上海信托公司借款1000万元。

当虹口法院来追债时,裕通公司才知晓,随即向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报案。同年9月24日,虹口法院在执行此案时,直接把担保人裕通公司作为第一被执行人来追债,反而将借款人(万翔公司)作为第二被执行人不去追讨,也从未对借款人履行过任何法律规定的还款程序。之后,虹口法院以“借款未还”为由,未经开庭,强行用超低价拍卖了万邦中心9个楼层的房产。

1998年9月,虹口法院委托华星拍卖公司发布《拍卖公告》。1998年12月6日,虹口法院将总面积15141平方米的万邦中心9层楼宇,以3150万元的超低价,拍卖给唯一的竞拍人“上海国安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售价每平米仅2080元,为市场价的七分之一。

竞拍人公司是拍卖前一个月才通过虚假验资成立的新公司。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居然就是诈保骗贷的沈承勤。这家公司的全部股东都是虹口法院执行庭的家属。

1999年10月19日,虹口法院又强行扣押裕通公司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目的是将9层楼宇先过户到虚假验资的国安公司名下,再帮其向银行抵押贷款4000万元。

这是虹口法院、沈承勤、华星拍卖行,三方联手,抢劫万邦中心9层楼宇!

三,19个楼层被上海一中院强行拍卖

1996年4月,裕通公司与某电梯公司签订进口11台电梯的合同。电梯到货后,裕通公司发现其中两台的机头已经损坏,另有若干箱零件丢失,且没有“六证一单”(未经海关商检,没有合格证),已构成违约,遂拒绝收货,双方产生纠纷。

该电梯公司居然到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控告裕通公司,要求其承担付款义务。

上海一中院完全站在电梯公司一边,以强制执行1300万元的电梯款为由,查封、扣押了万邦中心19个楼层的20394平方米房产。

之后,上海一中院通过定向超低价拍卖,分别于2002年12月、2003年11月、2005年2月,将万邦中心30742平方米的房产,拍卖给2002年7月24日成立的空壳公司——上海华屋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屋公司)。

华屋公司随后与虹口法院合谋,将原万邦中心9层楼15141平方米的房产也转给华屋公司。”

至此,华屋公司以2.485亿元的超低价,取得了万邦中心整栋大楼45883平方米的权益。作为开发商的裕通公司,不仅血本无归,还倒贴4000万元。

这是上海市一中院、某电梯公司、华星拍卖行、华屋公司,四方联手,抢劫整个万邦中心。

四,万邦中心当时价值7.6亿元人民币

1998年4月18日,裕通公司以9200万美元的价格(当时折合人民币7.6亿元),与南京某公司签订了整幢大楼的买卖合同。

这起交易事先得到上海一中院认可。1998年4月27日,上海一中院一名法官与裕通公司人员一起去南京,在该公司总裁办公室拿到1000万元购楼定金。

如果没有第二天发生的事,如果没有其他的干扰,任骏良完全可以拿到出售万邦中心的7.6亿元人民币。

但是,第二天,1998年4月28日,上海一中院突然毫无理由地查封了万邦中心19个楼层20374平方米的房产,并发文给相关部门,“查封期间不得办理销售、抵押、赠与等一切手续”。

五,上海一中院院长陈旭对沈承勤重罪轻判

万邦中心被法院非法拍卖的第一个关键人物,是裕通公司副董事长沈承勤。

沈承勤诈骗中信信托1000万元东窗事发后,于1999年9月22日被逮捕。2000年,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认定沈承勤犯有伪造、变造金融票证罪,情节特别严重,向上海一中院提起公诉。

据《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3月22日报道,时任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院长陈旭,亲自担任审判长,对检察意见书中建议判处无期徒刑的沈承勤,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陈旭对沈承勤重罪轻判表明:陈旭与沈承勤的严重犯罪行为之间肯定存在重大关联。

六,沈承勤成了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

沈承勤刑满释放后,居然成为有禁业限制的特种行业——上海华星拍卖公司的三大股东之一。

据《财经》杂志前华东地区负责人杨海鹏的举报信讲,上海华星拍卖公司王鑫明在被杀害前,“数度向法院、公安和政法圈的友人述说因拍卖行股权纠纷、最高检的调查,他所受到的人身威胁,并多次公开提醒上海高院并向公安报警称有人想杀他,却无人理会。”

上海华星拍卖公司名列上海市拍卖五强,连续两届被评为中国“AAA”级拍卖企业,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会员,上海拍卖行业协会理事单位,是获上海市政府、高级法院、海关公安局分别指定的罚没物资与查禁走私物品拍卖单位,并具备文物拍卖资格。

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被杀后,沈承勤居然当上了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

沈承勤为什么能在出狱后到华星任职?很可能与重罪轻判他的陈旭有关。

七,最高法院纠正不了万邦中心被非法拍卖案

万邦中心被非法拍卖后,任骏良不断向各级信访、政法、纪检监察部门申诉,并通过香港特区驻北京、上海相关机构和港区全国人大代表等渠道反映。

据杨海鹏的举报信讲,鉴于万邦中心是被法院非法强制拍卖的,任骏良一直没有交出万邦中心的房产证。法院发函给房地产中心,另办出房产证。得到房产证的华屋公司,2013年以2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将万邦中心转让给国泰君安。

对万邦中心被非法拍卖,“最高法院曾发文要求纠正,但是,上海一中院竟以案卷丢失,相关办案人调离或死亡回复”。

八,最高检察院查不了万邦中心被非法拍卖案

2006年秋,最高检察院反贪总局成立专案组进驻上海,调查万邦中心被非法拍卖案。

《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称,“虹口法院执行法官范培俊与上海一中院执行庭法官潘玉鸣都在被(专案组)约谈后不久,接受神秘人员晚宴后,次日凌晨双双暴毙家中。”

“虽然‘神秘请客人’身份至今未见官方披露,两法官遗体也很快被处理,但未因此消除上海政法圈内的种种质疑和猜测。”

“一位对毒物有深入研究的上海市前法医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认为这两位法官应系非正常死亡,且基本确定为毒杀身亡。”

“两法官死亡1个月后,接受最高检反贪总局调查询问的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张慧芝夫妇,在徐汇区上海南站附近的麦克花园别墅家中被杀害。”

“四证人死亡后不久,调查拍卖过程中司法舞弊的最高检人员,不得不中止了调查。”

九,陈旭的判决书不涉及连环杀人案

2017年3月1日,原上海市一中院院长,后任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的陈旭,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陈旭落马后,《中国新闻周刊》发表《上海“政法不倒翁”落马,被指涉四证人离奇死亡案》。文章写道:“随着陈旭的落马,四条命案背后的真相或将浮出水面。”

2018年10月25日,陈旭被南宁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罪名只有一个受贿罪,没有涉及四条命案。

十,谁是四条命案的幕后黑手?

港商任骏良当时价值近8亿元人民币的万邦中心,被得到虹口法院、上海一中院支持的不法分子,利用华星拍卖公司,全部抢走。

最高法院发文纠正不了。最高检察院派专案组进驻上海调查,至少三名关键证人被杀,最高检察院专案组被迫撤离。

2006年上海连环杀人案发生时,上海市政法委书记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侄子吴志明

上海两名法官被杀、一名警官被杀、一名富商被杀、一名港商当时价值近8亿的财产被法院强抢,最高法院管不了,最高检察院查不了!

幕后黑手会是谁?读者自己可以判断。

责任编辑: 吴量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16/1735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