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岳山:红朝三大“钦差大臣”落马启示录

作者:

图为2016年3月的中共两会。

中共官方日前宣布中央第九轮巡视的15个巡视组,至4月9日完成巡视进驻工作,负责带队巡视25家单位的15名中央巡视组组长名单也已公布,包括第一巡视组组长许传智等人,这里不再细列。笔者要说的是,这些堪称中共红朝钦差大臣的中央巡视组组长,手握生杀大权,但在无官不贪的中共官场,这类巡视组的负责人,也同样需要贪上一把。已有三名这样的代表人物,能证实中共的反贪如同儿戏。

中共纪检系统省级、市级或央企国企都有自己的巡视组负责人,但中央一级的巡视组组长、副组长才算得上“钦差大臣”,更准确说是副部级以上(中管干部),他们一旦落马,才算得上“大老虎”现形。

这些“钦差大臣”权力有多大,从一个人作为上可以窥见。曾有消息说,习近平的旧部徐令义(中央巡视组正部级巡视专员)当年带队巡视时,可以随时让省委书记召开省委扩大会议,徐的人马直接冲进会场抓人,被抓者当场吓瘫。

刘彦平打虎巡视言必称“习近平总书记”

3月12日,曾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刘彦平落马,官方通报强调他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安全部纪检监察组原组长”,但事实上他在最后担任全国政协委员闲职之前,曾当过专责打虎巡视的“钦差大臣”,在2018年10月、2019年4月和2019年9月,先后任第十九届中央第二、三、四轮巡视的中央第十四巡视组组长。

被刘彦平“巡视”的单位包括民政部和农村农业部等;2019年中,被刘彦平“巡视”的单位包括中国中化集团、中国建筑集团、中国五矿集团等;2019年年底,被刘彦平“巡视”的单位包括中央统战部和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以及统战部下属的国家民委等等。

其中在2020年8月,刘彦平还对中宣部和网信办官员大谈“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自由亚洲电台“夜话中南海”专栏文章提到,刘彦平曾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在统战部召见部长尤权,并向这位中央书记处书记传达习近平的“重要指示精神”。足见当时的刘彦平被习近平及赵乐际等人的重视程度。

刘彦平当时言必称“习近平总书记”,张口就先来了一句“我刚刚向尤权同志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警察出身的刘彦平让统战部官员们不寒而栗。

一名曾被刘彦平以“调查取证”名义谈话的统战部正局级退休干部说,谈话过程根本就像是警察对犯罪分子的审讯。

另一名在办理退休手续的副部级调研员,被刘彦平“个别谈话”后向同事们发牢骚说:刘组长让我想起了康生。为什么专门派一个警察头子来对付统战部?

这么强悍和高调反腐的刘彦平为何落马,官方没有披露,但广被认为不排除他与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有关。而孙力军被当局定为“政治野心极度膨胀”,甚至非法持枪,还有官员都有的贪腐、大搞权色、钱色交易等罪名。看来刘彦平到时也免不了被通报至少后边几条罪。

董宏被称为王岐山“大管家”

另一个落马的副部级“钦差大臣”是董宏。

2022年1月28日,中共中央巡视组原副组长董宏在山东青岛受审。董宏被指在21年期间敛财超4.63亿元,被判死缓。官方通报董宏案时,也只是使用一个较低级别的职务——中央巡视组副组长。其实他也曾是巡视组组长。更是副部级巡视专员。

董宏2013年就作为第二巡视组副组长巡视新华社,2014年以第二巡视组组长身份巡视复旦大学,又以副组长身份参与巡视江苏省,以组长身份巡视神华集团;2015年以组长身份巡视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

据官方报导,董宏在多轮巡视中,都曾信誓旦旦地强调要“强力反腐”。在巡视复旦大学时,董宏曾在动员大会上提到,中央巡视组将“敢于碰硬”,“对腐败问题零容忍”。

董宏一直追随前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被称为王的“大管家”。官方指他敛财的时间跨度超21年,敛财地点在广东、海南、北京等地,与王岐山任职轨迹基本重合。

董宏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党史系中共党史专业,曾任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

董宏作为“钦差大臣”,更背靠中共“党鞭”王岐山,当然是权势再加一等,相信所巡之处,让高官们心惊胆颤,奉上贿款换平安,不在话下。

张化为被官媒吹捧获“重用”

再有一个落马的副部级“钦差大臣”是张化为,张于2017年4月落马,当时是首位落马的中央巡视组组长。2019年5月,张化为一审被判刑12年。

官方通报直接点明,张化为于2006年至2014年,“利用担任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第一企业金融巡视组副组长等职务上的便利”,直接或者通过特定关系人收受他人给予的字画、金条、玉石、珠宝首饰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284.93万余元。

据南都网报导,张化为在1999年是成克杰专案组的一员,1999年,他担任中纪委八室主任时,查办了中共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成克杰案。

张化为曾参与6轮中央巡视,2013年至2014年,他以副组长的身份全程参与了对中国人民大学、湖南省、辽宁省的巡视。2014年11月张化为的身份更新为中央第十一巡视组组长,负责对国家体育总局的巡视。

张化为从副组长到组长的变化,让包括党媒《人民日报》在内等多家媒体都将这一变化解读为“重用”。

此后,张化为一直任中央第十一巡视组组长至2015年6月,并对应巡视中国华电集团、大唐、国电集团。

张化为曾不下两次接受《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采访,表态要当好所谓反腐“尖兵”和“前哨”。

香港媒体曾报导,张化为在其负责巡视期间,利用职务向涉嫌“违纪”、违法的高官、高管索贿泄密,并借机淫乱。

据称,本身是纪检老将的张化为,向人索贿为了不留线索,要求把现金打入匿名账号;而索到名贵手表时,都会象征性付数百元,称为代购;张到私人会所寻欢作乐时,要求发票写“行政支出”。而电力公司所赠五套住宅,业主均为张的情妇。

是中纪委“内鬼”还是代表?

近年被查的中纪委系统高官还有不少,官方称为“内鬼”,但事实未必,说他们是这支队伍的代表更为贴切。

这些案例能说明中共当局一直在以贪反贪,因为时任反贪最高官员的王岐山所重用的身边人董宏居然也是大贪官。或许,中共反贪有用人潜规则,就是必须懂得贪的人才能反贪。

不管怎么说,钦差大臣“大老虎”频频现形,都只能说明中共反贪已走向死胡同,红朝吏治败坏无药可救,政权坐等崩溃。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20/1737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