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寻找高智晟 狱友:我在北京良乡监狱见过他

4月15日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UC Berkeley)举办“中共暴政研讨会”,邀请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分享高智晟的故事。高智晟在2014年8月刑满释放后被非法软禁,2017年8月13日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绑架,从此生死不明,迄今已失踪4年多。高智晟的安危为全球所关注,正义人士发起“寻找高智晟”的行动,寻找高智晟的下落,呼吁外界关注他的状况,要求中共无条件释放他。

被誉为“中国良心”的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2017年8月13日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绑架,生死不明,迄今已失踪4年多。高智晟的安危为全球所关注。(大纪元资料图片)

4月15日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UC Berkeley)举办“中共暴政研讨会”,邀请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分享高智晟的故事。高智晟在2014年8月刑满释放后被非法软禁,2017年8月13日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绑架,从此生死不明,迄今已失踪4年多。高智晟的安危为全球所关注,正义人士发起“寻找高智晟”的行动,寻找高智晟的下落,呼吁外界关注他的状况,要求中共无条件释放他。

一名目前刚获得外国身份的高智晟的狱友王阳(化名)近期向本报透露,他在2020年被关押在北京期间,曾在北京“良乡监狱”见过高智晟。

他说位于北京市房山区的良乡监狱,关押的对象主要是“法轮功重要的人,还有辩护律师”,高智晟被关押在隔离区的单人房,遭受严重虐待,多年没见过太阳,狱方给他喂精神错乱的药物,意图逼垮他的意志。以下是本报记者对王阳的采访:

记者:你是在什么情况下见到高智晟的?

答:我在2018年至2021年被中共当局政治迫害,判四年有期徒刑,被关在北京良鄕监狱,因为我在监狱里当发药人员,使我有机会遇到了高智晟。2020年大概年初时他(高智晟)临时转监过来,我在单人惩戒室见到他,但是我并不认识他,法轮功学员跟我说,他就是高智晟。

他本来只是过来准备转监,但疫情暴发后就一直待在“良鄕”。

记者:你见到高智晟时,他的情况怎样?

答:我看到他,他非常惨,整个头的头发都没有了,他的眼睛受伤了,他很瘦因为牙齿都被打碎,身上有很多伤。他关在隔离区的单人房内。

记者:你所知道高智晟受到了什么虐待?

答:高先生对我说,他们给他喂的是使他精神有点错乱的药物,逼垮他的意志,每天都会虐待。他已经多年没见过太阳,惩戒室二十四小时开着灯,他经常在睡觉时被看守人员叫醒,面对墙壁罚站。

喂药物是指:跟他讲他身体不好,就给他药物,但实际给他的药物会增加他的肝脏、肾脏的危险与衰竭。还有的话,逼他吃一种镇静药物,这种镇静药物是很劣质的,让他慢慢产生幻觉,大脑神经受损。还有高律师无法就医,牙痛时就乱给止痛药造成他常期头疼不止。

监狱每两三天就会有特别处罚科的人过来,用电击棒电击他。后来狱警懒得打他,就叫牢头狱霸每天逼他要他唱“我爱我的祖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种歌曲。

还有背监规。如果不背、不讲的话那些牢头就揍他。他在那边每天只能吃两个窝窝头。他的日子非常难熬。我经常偷给高律师维生素,但我2021秋天刑满出狱后就无法帮他了。

记者: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担心自己的丈夫已经被中共害死了,去年4月份她在旧金山中领馆前要求中共交出高智晟的骨灰,如果她得知这些情况,知道高智晟还活着,她可能会宽心一些。

答:有很多很残忍的事情发生在墙内,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尤其是针对法轮功学员,2021就有数千人被关进良鄕和天津茶淀进行迫害与强制劳动。高律师很挂念妻子儿女,他说那是他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我很担心高律师,因为高律师身心快承受不了了。

耿和:希望大家关注高智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4月15日,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举办的“中共暴政研讨会”上发言说,13年来,她没有见过丈夫,孩子也没有见过爸爸,没电话、没视频,不知道他在哪里,不知是死是活?家里只有唯一一张儿子两岁时的全家福。

耿和说,高智晟用自己的职业技能为受迫害的信仰团体、基督徒、法轮功及强制拆迁的受害者代理案件,屡遭北京当局的警告和阻挠,但他恪守职业道德和良心,顶住压力,为遭受迫害者提供法律援助,他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他见证中共在21世纪法外监禁百万法轮功学员,甚至遭残酷毒打,直至杀死他们、活摘人体器官。他出于人类共有的良知,将这一事实以公开信的方式给国家领导人,遭致2005年北京司法局关闭了“高智晟律师事务所,并吊销律师执照。

耿和说,高智晟在2006年8月被拘捕,以煽动颠覆国家安全罪判三年缓刑五年,缓刑期北京当局一再绑架,酷刑,判刑。在五年缓刑到期后,2011年底再次投入中国最残酷的新疆沙雅监狱三年小号。2014年8月再次刑满释放后一直非法关押软禁高智晟。最终在2017年8月13日,没有任何司法手续,没有任何单位负责的情况下,把高智晟绑架,从此生死不知。

耿和说:“每天早晨醒来,都希望奇迹发生。我会习惯性刷看手机,看是否能有我先生新的消息时….我常常会被一种说不出的情绪淹没,好像肺炸开后无数大小泡泡在体内往上涌,直至肩膀……。数着他失踪的日子,1703、1704、1705、今天,今天是第1706天……,调整自己的呼吸慢慢能平静些,揪心的煎熬一点点吞噬我生命的活力。”

根据耿和的介绍,高智晟有两个亲人因为受到株连而离世。一位是他的姐姐,因为无法忍受当地公安长期的逼迫和骚扰,及担心弟弟安危而忧郁成疾,于2020年5月跳河自杀;另外,公安为了阻挠家人去寻找他,没收了家人的身份证件,不可以随意离开居住地,必须月月去公安局签字,他姐夫身患重病需要就诊取药,但被刁难不返还证件,造成救治困难,于2016年5月跳楼自尽。

“高智晟的苦难,我们家的苦难,目前我还看不到尽头。在中国,像我们这样的受迫害家庭还有很多,希望大家关注高智晟,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耿和最后说。

一位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读大三的法轮功学员汪明慧,为耿和发言担任翻译,她多次情不自禁、不受控地落泪。她致信给耿和说,感谢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

汪明慧在信中说:“在国内年纪尚小的时候就多次听说过高智晟律师,一直很敬佩他的勇气和他在被失踪前义无反顾地帮助法轮功学员而触动。他为我们做的,甚至逼很多法轮功学员还要多…我相信很快会有机会,让我代表我认识的法轮功学员们亲口跟他说谢谢!……我们都是带着重大使命来的,虽然履行这份使命着实不易,但是等待我们的一定是光明!”

高智晟的妻子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举办的“中共暴政研讨会”上发言。(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22/1738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