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死循环后有人故意捣乱 上海人成牺牲品

作者:
习想要通过清零“大决战”削弱上海帮,与江派利益有勾结的官员不仅阳奉阴违,不买一把手李强和来督战的孙春兰的帐,还趁机制造事端,推行极端防疫政策,制造多个“死循环”,目的是激起民愤,甚至激起民变,进而否定习中央的清零政策,否则根本没有办法解释为何上海市政府的保供名单上那么多假冒伪劣企业,为何上海市政府对民生问题是“两面人”,为何对百姓的呐喊装聋作哑。在他们眼中,上海百姓不过是他们手中的棋子,至于死活根本就不在乎。

上海封控措施延长,多小区仍处于封闭状态。图为2022年4月19日,上海一个住宅楼被封锁

上海,早已充满了种种悲惨悲伤故事的上海,让人心痛的上海,悲伤悲惨仍在延续。4月23日,上海因确诊人数居高不下,再度升级封控措施,浦东、浦西多个封控区与出现阳性的楼栋被当局实施“硬隔离”,道路及大门等被铁丝网、硬钢板封锁,这些住户成为了真正的“笼中人”。

然而,当局采取如此极端的隔离手段,却似乎根本没有考虑到一旦发生火灾或有人突发疾病需要紧急就医时,该怎么办。而就在实施“硬隔离”当天晚上,浦东一个小区一户人家就发生了一起火灾,但因为小区被封,车辆无法挪开,消防车无法及时救援,眼睁睁看着大火吞噬了房间,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封锁病毒却不管民众死活,这是中共当局炮制的又一个“死循环”。近日,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赵立行发文,点出了当局多个“死循环”,即“把市场流通堵的严严实实,然后说尽全力打通堵点;要求所有市民足不出户,但吃饭问题要自己想办法解决;给没有感染的人发了很多莲花清瘟胶囊,但又告诉你没感染不能吃;阳了没有能力转运而自己居家了给红码,自己在家转阴了,但是要转运了才能取消红码;就医前要做核酸,但进医院测核酸要有核酸证明;健康的人一遍遍测核酸,但又告你测核酸有感染风险;测了核酸,要去健康云上查结果,但疾控中心说结果由他说了算;抗原试剂发了一大堆天天测,但又告诉你这个事不准的”。他并质问什么样的脑子才能设计出这么多“死循环”。

赵教授点出的这些“死循环”,正是造成上海人物资短缺、捐赠食物遭贩卖、幼儿和家长被强迫分开隔离、耄耋老人被强制带到方舱、宠物被打死、病人得不到及时救助、方舱医院环境恶劣,缺医少吃、求助无门等种种窘境的直接原因。上述问题难解决吗?

深圳、杭州等城市封控期间的举措看,远比上海要做的好,至少保证了物流的畅通和基本的民生问题。是上海人没有能力吗?上海人的精明能干,从上海经济的发展和举办世博会等大型活动中均可以得到验证。而以这样的精明能干,上海官员发现不了“死循环”中的问题吗?显然不是。

4月21日,中共前元老叶剑英的孙女、香港星际文化集团董事总经理叶静子在微博上的一段文字可以提供答案。她写道:“以最快的速度从大亚湾借调个物流部门小团队吧。这次没有人故意捣乱是不可能的。广州深圳都没有这么一塌糊涂,怎么大魔都能搞成这样?损失比乌克兰还大了。”

作为中共“红三代”的叶家人,肯定比普通人更了解中共的黑幕,其所言“这次没有人故意捣乱是不可能的”,坐实了外界对于上海乱象乃是中共高层角力所造成的分析,其透出的“损失比乌克兰还大”更说明此次上海封控造成的经济政治损失不是一般的巨大,一定是天文数字。

而若是有人故意捣乱,再反观各种“死循环”,就不难明白了,因为种种“死循环”背后都不是单一的力量在运作,而是存在着大小不同程度的角力。

那么,谁有能力在上海故意捣乱?自然是多年盘踞在上海并以此为老巢的江派人马。有人或许质疑,江泽民已是半死不活,怎么可能还有能力兴风作浪?但是切莫忘了,江的两个儿子江绵恒、江绵康还有与他们结成利益共同体的上海诸多腐败官员,包括远在北京的政治局常委、副总理韩正,都是有能力的。

早在江泽民掌权时期,江家就开始闷声发大财,在上海官场、商界建立了庞大关系网。江绵恒以上海为基地发展其“电讯王国”,他被指还插手几乎所有上海大项目、插手上海市的高层人事安排,涉足多起震惊国际的中国重大贪污要案,如“周正毅案”、“刘金宝案”、“黄菊前秘书王维工案”等,1.2万亿的“上海招沽案”也直指江绵恒。他因此曾被指是上海的“大哥大”。

至于江绵康,曾任职上海市建设和交通管理委员会局级巡视员,负责全市土地、拆迁、规划、建筑总协调工作,同时以上海建设和交通委员会为倚靠,成立了吸附之上的研究所、研究中心、企业、社团、出版刊物等,攫取了大量利益。

2018年,在美的大陆富豪郭文贵爆料,称经过自己聘请的专业团队的调查,业已证实,江泽民家族是世界首富,其家族控制的“盗国”资产高达5000亿美金(约4万亿人民币),包括基金、股票、银行、信托,能源股份、科技股份、黄金期货、房地产、海外控股公司、离岸公司等,资产由其孙子江志成代表江家持有,其内幕“骇人听闻”。那么,上海有多少权贵牵扯在其中呢?

而韩正,据报与落马的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有牵连。今年3月1日,自由亚洲电台《夜话中南海》专栏文章称,最近得到的最新内幕消息称,由习近平亲信、中共公安部党委书记、常务副部长王小洪担纲的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专项领导小组的调查内容,已经把现韩正也扯了进去。当年正是由时任上海市长韩正推荐其给当时的新任公安部长孟建柱的。

不仅如此,2020年网络曝光指其在海外有31亿美元资产。韩正的太太万明,拥有绿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7%的股份;女儿韩雪,澳大利亚籍,绿地澳洲子公司实际控制人;据说韩正的情妇也在澳大利亚,在澳洲有投资。依附于他的上海官员又有多少呢?

不妨再以去年发生的一件事来看江家到底还能不能兴起风浪。去年在疫情在世界各地此起彼伏、新变种病毒奥米克戎现身之际,2021年上海科技大学感染与免疫大会于11月26日至27日在上科大举办。上科大的校长正是江绵恒。

据上科大网站报导,本次大会的主题是“感染、免疫与药物开发”,共有7位院士出席,23位专家做报告,特邀做报告的专家中有武汉大学的舒红兵、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陈化兰、香港大学的袁国勇、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复旦大学张文宏等。嘉宾中的舒红兵、石正丽、陈化兰都是2020年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并随之肆虐全球后,被国际关注的关键和焦点人物,也是为中共当局长期效力的专家。

蹊跷的是,大会召开的通知是11月20日发出的,一周后就召开,而且聚集了国内病毒领域颇有名气的专家,着实不简单。这些专家们不知道上科大的背景吗?应该不是。

此前,有知情人士向海外媒体透露,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和舒红兵都是江绵恒的人,舒红兵背后是江绵恒操控的势力强大的上海帮生物圈。舒红兵被江绵恒安插到武汉大学,间接掌控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一涉及军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盘,而王延轶只是前台木偶。此外,江绵恒及其上海帮马仔陈竺主导的P4实验室的学术委员会主任、副主任饶子和、王红阳等也都是江绵恒的马仔或上海帮亲信,主任则先是上科大特聘教授、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巴斯德研究所副所长蓝柯,目前是袁志明,是江志成投资的药明康得公司合伙人。

江绵恒亲信势力全面掌控武汉病毒所及P4实验室,要做什么?中共病毒泄露让北京高层陷入被动,与江家有关系吗?而从江绵恒操控上海帮生物圈看,上海的金融圈以及官场又有多少人因为利益而与其捆绑在一起的呢?

无疑,在习近平上台后,江派势力为了自身利益,从未停止在多个方面对其掣肘、使绊,甚至对其实行暗杀。双方虽几度因保政权而暂时妥协,但博弈从来没有真正中止过。在二十大召开前,为了阻止习的连任,这种博弈更加激烈和残酷、冷血,上海就是他们的一个重要角力场。

习想要通过清零“大决战”削弱上海帮,与江派利益有勾结的官员不仅阳奉阴违,不买一把手李强和来督战的孙春兰的帐,还趁机制造事端,推行极端防疫政策,制造多个“死循环”,目的是激起民愤,甚至激起民变,进而否定习中央的清零政策,否则根本没有办法解释为何上海市政府的保供名单上那么多假冒伪劣企业,为何上海市政府对民生问题是“两面人”,为何对百姓的呐喊装聋作哑。在他们眼中,上海百姓不过是他们手中的棋子,至于死活根本就不在乎。

另一方面,对于上海官员的不作为、乱作为和江派的捣乱,北京最高层则选择绝不妥协,抱着强硬姿态坚决要实现所谓动态清零,哪怕将老百姓困在笼子中,哪怕有再多的眼泪和哭声,什么“人民至上”同样是谎言,是空话。

就这样,在双方的不断角力中,无权无势的上海人遭了殃,成为了政治权斗的牺牲品。而被封禁的黑白纪录片《四月之声》记录的种种悲惨故事,在权斗没有结束、胜负没有分晓前,将继续在上海滩上演。一声长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25/1739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