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四月之声》海外发酵 外媒围观:唤醒中国人

《四月之声 》从4月22日刷屏各大中文社交媒体后,随即遭到全网封杀。尽管网民采用各种接力方式让它复活,最终还是在中共暴政下被销声匿迹。然而,这则6分钟视频却意外在海外爆红,并引来外媒围观。

《四月之声》从4月22日刷屏各大中文社交媒体后,随即遭到全网封杀。但在海外发酵。(视频截图)

《四月之声 》从4月22日刷屏各大中文社交媒体后,随即遭到全网封杀。尽管网民采用各种接力方式让它复活,最终还是在中共暴政下被销声匿迹。然而,这则6分钟视频却意外在海外爆红,并引来外媒 围观。

《四月之声 》海外发酵

美国之音、《华尔街日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彭博等国际媒体都注意到《四月之声》引发的现象,不少关注中国的观察人士开始讨论这个话题,还有人因《四月之声》而改变了对中国人的看法。

蓬佩奥前助理改变看法

4月24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高级助理玛丽‧吉赛尔(Mary Kissel)转发了《四月之声》带英文字幕的视频,并留言道:“当你下次听说中国人‘不介意’腐败、残酷和无能的共产党统治者时,记住这些。(那种说法)远不符合事实。”

吉赛尔现在是斯蒂芬斯公司(Stephens Inc.)的执行副总裁兼高级政策顾问,该公司是美国最大的私有投资银行之一,在全球有28个办事处。

上海的疫情痛苦不会被压下去

彭博社专栏作家任淑莉4月24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上海的疫情痛苦不会被压下去”(Shanghai’s Covid Agony Won’t Be Silenced)的文章,她在引言部分写道,“一段6分钟的视频记录了这个骄傲的城市2,500万居民的愤怒。”

文章从《四月之声》记录的上海人苦难开始,列举了上海封城期间带来的次生灾害。

任淑莉25日继续发推文说,“中国的审查员们正加倍努力封杀上百条视频的链接和记录上海封城的文章,上海不是西安或是吉林省,我们不会被噤声。”

上海这一次的不服从 挺令人佩服

旅居日本的前央视记者、主持人王志安4月24日发推文说,“有些人认为上海是因为动态清零做得不好才会有那么多人道灾难,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其它地方的灾难不会比上海少,只不过声音没有发出来而已。话说一向温和的上海这一次表现出来的不服从,还挺令人佩服的。”

中共信息审查危害大 外媒 :中国人在觉醒

《四月之声》的出现及迅速传播,有观察人士甚至认为,中国民众正在觉醒。

美国之音说,《上海晚春》是另一部近日走红网络的短片,记录了上海封城后民众生活的困难状况。旅美维吾尔律师莱汉‧阿萨特(Rayhan E. Asat)指出,中共信息审查的危害在社会危机时更为突出,一些此前排斥西方媒体的民众也开始通过境外媒体获得可靠资讯。

“上海的惨状让我想起和一位接受美国法学院教育的中国律师的对话。我问她知不知道新疆在发生着什么。她说她会收到西方媒体的新闻提醒,但西方媒体有偏见……

“一年后,新冠疫情在中国爆发。我问她在北京的家人如何,她说她极度担心,并且打开了所有西方媒体的新闻提醒来了解中国疫情消息,因为只有西方媒体能被相信。”

人权观察中国部高级研究员王亚秋4月23日发推文说,“我年纪足够大,还记得过去许多网络上的呐喊最终都销声了。表达愤怒和悲伤是不够的,反抗需从诉求开始,我们离挑战中共统治还很远。但不要绝望,严厉的镇压不可避免地引发强大的抵抗决心,而且变化往往在最失望时出现。”

王亚秋在中国出生、成长,现任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关注网络审查、言论自由、公民社会与人权维护者保护以及妇女权利等议题,在多家外媒如《外交政策》、《大西洋》、《华盛顿邮报》等媒体上发表过文章。

《法国世界报》日前发自上海的题为“审查强化了上海人的愤怒”的一文分析,不要说‘四月之声’,“超级讽刺的是,中共在一周前屏蔽了自己的‘义勇军进行曲’”:“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起来!起来!”

法广报导,审查官屏蔽国歌的批语是:“含有激进时政或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一位网友写道:我为我活在这个时代而感到耻辱!……我再说一次,我是人,我可能也是奴隶!但奴隶和奴才不一样!一个能改变!一个等死吧!”

另外,德国之声在题为“‘四月之声’:封得越凶 转得越猛”的文章说,电影《悲惨世界》中演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你可听到人民在高歌)的片段以及以“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为开头的《国际歌》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大量点赞和转载。

《四月之声》作者声明安全 中共施压?

署名Cary的影片创作者在其微信公众号“永远的草莓园”发布视频,并表示,“选取了4月上旬20多个事件的部分音频”,“做了一个视频当做一种尽量客观真实的记录,来记住4月的这些声音,希望所有人都能挺过去。”这个不加评论的视频让中共惶恐不安,全网封杀。

 

许多网民对这段视频的评价是“温和”、“令人泪目”、甚至“正能量”,纷纷表示无法理解视频为何遭到删除。一篇题为“到底为什么要全网删除那则视频?”的文章也因此倍受关注。

作者雷斯林在文中质问道,“我就有点搞不懂。那视频全部都是公开可以获取的素材,也是大部分上海人这些天都听过的录音、经历过的事情,把这些素材剪在一起,咋就不能发了?”“究竟为什么要删这么一则视频,决定删除的人到底在害怕什么?”

“中国数字时代”发布的一张截图显示,“永远的草莓园”4月23日发表声明称,自己也很意外事情会发展到这个程度,并呼吁,“希望大家不要再转发或者劝认识的朋友不用再转了。”

4月24日凌晨,“永远的草莓园”表示,网上传闻他被带走,他不知道谣言是怎么来的,目前他和家人正常居家,“没有任何官方人员联络过我,以后如果有的话我也会积极配合沟通”。

他表示,这则短片22日下午被网络平台隐藏后,他感觉传播范围和速度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可能观众赋予它的意义已经超出它本身的意义”,于是下午3时左右自己删除了公众号的影片。

外界质疑,“永远的草莓园”到底是不是在中共当局的巨大压力下,不得已做出这样的表态?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记者夏松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27/1740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