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两名红三代暗示江泽民上海帮借疫反习

近日,中共两名红三代接连发声,暗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政敌——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为首的“上海帮”官员正借由疫情反习。

2022年4月26日,上海静安区,在疫情封锁期间街道上的警察和警车。(Hector RETAMAL/AFP)

近日,中共两名红三代接连发声,暗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政敌——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为首的“上海帮”官员正借由疫情反习。

上海的疫情还未结束,北京疫情再起。4月25日,中国电商龙头京东的CEO徐雷的几条朋友圈截图在网络流传,引发热议。他表示要对北京——这个京东总部所在地的城市有信心。其中一条写道:“谁敢在帝都整幺蛾子,后果一定很惨的。”

此前支援上海期间,京东在保供方面遇到诸多麻烦,被上海网民责骂。徐雷多次发声,表示憋了口气。

徐雷在4月7日发了个朋友圈,说会尽最大努力支援上海。他先强调京东已整装待发,再提到京东在上海的一线配送员、库房员工的辛苦,最后提到了供应链。

他说:“供应链供应链,最重要的是‘链’,一定要保证‘链’上每个环节的稳定性和可靠性,这样才能保证供应的及时性和准确性。”当时,许多高速被封路,司机被要求提供核酸检测报告。

4月10日,京东对外宣称,将为上海提供1,600万件米面粮油,保证供应。此消息令被困的上海人欢呼雀跃,他们纷纷在京东下单。但人们下单后,京东却迟迟不能发货。

发不出货的原因是由于封控,导致京东在上海和江苏省昆山市的库房停摆,快递员人数大幅减少,而外面的人无法进入上海。在各个社交媒体平台上,京东被人们骂“借上海疫情营销”。

当天,徐雷又发了条朋友圈说:“有些事不是京东可以自己解决的,有力使不出,这种感觉很难受。现在好了,我们终于可以使劲了,京东人早就憋着一口气了……”

随后,网络上流传京东给用户发了条短信,大意为上海康城社区拒收快递,京东只能为用户操作拒收。此信息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之后,又有人爆出京东快递员被假冒居委会的人拒绝卸货,还被人举报而导致无法住酒店。

有疑似京东工作人员的朋友圈截图流出,说上海“风云诡谲,权力寻租,妖怪辈出”。

徐雷从今年4月7日起接替刘强东担任京东CEO。他被曝是中共元帅徐向前的孙子,从小在军方大院长大,是典型的中共红三代权贵。

叶剑英孙女爆上海防疫内幕

中共另一名红三代、中共元帅叶剑英的孙女叶静子日前在微博发文,为上海发声。

“以最快的速度从大湾区借调个物流部门小团队吧。”她在微博中写道,“这次没有人故意捣乱是不可能的。广州深圳都没这么一塌糊涂,怎么大魔都(上海)能搞成这样?损失比乌克兰还大了。”

大纪元时政评论员周晓辉近日在大纪元网上发表的评论文章中表示,作为中共红三代的叶家人,肯定比普通人更了解中共的黑幕。

他表示,叶静子所言“这次没有人故意捣乱是不可能的”,坐实了外界对于上海乱象是中共高层角力所造成的分析,其透出的“损失比乌克兰还大”更说明此次上海封控造成的经济损失不是一般的巨大,一定是天文数字。

他认为,有能力在上海故意捣乱的自然是多年盘踞在上海,并以此为老巢的江泽民派系人马。即便江泽民已是半死不活,但其两个儿子江绵恒、江绵康,以及与他们结成利益共同体的上海诸多腐败官员都有能力兴风作浪。

上海人被指成政治斗争牺牲品

早在江泽民掌权时期,江家就在上海官场和商界建立起庞大的关系网。江绵恒以上海为基地发展其“电讯王国”,他被指插手几乎所有的上海大项目、上海市高层人事安排,并涉及“周正毅案”等多起中国重大贪污要案。

江绵恒还操控上海帮生物圈。江绵恒是上海科技大学校长,该校被指是江绵恒的“独立王国”。在卸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职务后,江绵恒通过上海科技大学校长的身份,仍能直接或间接取得上海中科院、中科院的资源。大批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生科院)研究员被上海科技大学特聘为教授。

大纪元此前曾报导,因此次疫情而受到关注的湖北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和其丈夫中科院院士舒红兵被指是江绵恒的马仔,舒红兵的背后是江绵恒操控的势力强大的上海帮生物圈。

江泽民在1989年六四事件上台以后,江绵恒进入中科院系统,负责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江绵恒主导改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医院及军队医院、研究所联合组成的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操控生物领域重大研究项目的立项及巨额经费划拨,在医疗生物科技领域形成上海帮政商利益团体。

至于江绵康,其曾任职上海建设和管理委员会巡视员,负责上海全市的土地、拆迁、规划、建筑总协调工作,同时以上海建设和交通委员会为倚靠,成立了吸附之上的研究所、研究中心、企业、社团、出版刊物等,攫取了大量利益。

周晓辉在他的评论文章中表示,习近平上台后,江派势力为了自身利益,从未停止在多方面对其掣肘,甚至暗杀。双方虽几度因保中共政权而暂时妥协,但博弈从来没有真正停止过。

他表示,习近平想要通过清零政策削弱上海帮,与江派有利益勾结的官员不仅阳奉阴违,不买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和前往上海做督导工作的中共副总理孙春兰的帐,还趁机制造事端,推行极端防疫措施,目的是激起民愤、甚至民变,进而否定习近平。

另一方面,对于上海官员的不作为、乱作为和江派的捣乱,北京最高层则选择绝不妥协,抱着强硬姿态坚决要实现所谓动态清零,“人民至上”同样是谎言、是空话。

文章最后表示,在双方不断的角力中,无权无势的上海人遭了殃,成了政治权斗的牺牲品。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30/1742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