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中俄将给世界带来前所未有危机

作者:

201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阅兵式上的东风-41(DF-41)核洲际弹道导弹。

大纪元专栏作家Gordon G. Chang撰文/曲志卓编译

5月1日,在俄罗斯电视台上,一位经常被称为“普京喉舌”的媒体高管敦促俄罗斯总统发射一枚“弹头(当量)高达100兆吨”的波塞冬(Poseidon)核鱼雷。

德米特里‧基谢廖夫(Dmitry Kiselyov)说,其爆炸将产生1,640英尺的海啸,将“把英国推向海洋深处”。该潮浪将高达英格兰最高峰斯卡费尔派克峰(Scafell Pike)的中部。

“这种海啸也是极高剂量辐射的载体”,基谢廖夫指出,“它在英国上空汹涌澎湃,将把他们剩下的一切变成放射性沙漠,任何东西都将不可使用。你喜欢这个前景吗?”

“只要一次发射,鲍里斯,就不再有英格兰了。”他对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发话说。

此前,俄罗斯亲克里姆林宫的罗迪娜党(Rodina Party)主席阿列克谢‧茹拉夫廖夫(Aleksey Zhuravlyov)于4月28日发出了威胁。在俄罗斯电视台第一频道播出的《60分钟》节目中,他敦促普京用世界上最大、最重的萨尔马特(Sarmat)导弹对英国进行核攻击。

该节目指出,从俄罗斯加里宁格勒(Kaliningrad)飞地发射的导弹需要106秒才能击中柏林,到达巴黎需要200秒,消灭伦敦需要202秒。

北约对萨尔马特的称呼是“撒旦二号”。

普京本人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就在派遣部队越过乌克兰边境之前,他警告说:“后果是你们在历史上从未遇到过的”。2月27日,他将核力量置于高度戒备状态。3月1日,这位俄罗斯领导人实际上在所谓的演习中展示了他的弹道导弹潜艇和陆基移动导弹发射器。5月4日,俄罗斯国防部宣布在加里宁格勒“电子发射”其具有核能力的伊斯坎德尔(Kaliningrad)移动弹道导弹。

俄罗斯有一种被称为“以战迫和”(escalate-to-deescalate)、或更准确地说是“升级战争以赢得胜利”的核理论。它考虑在常规冲突的早期威胁或使用核武器。

中共于2月4日与俄罗斯发表了一份“没有上限”中俄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中共在本世纪一直定期发出无端威胁,要摧毁以某种方式冒犯它的国家的城市。

例如,去年7月,中共政权威胁要用核弹摧毁日本,因为它支持台湾。9月,中共对澳大利亚发出了类似的威胁,因为它与美国和英国签署了《澳英美(AUKUS)协议》,这是一项维护该地区稳定的安排。今年3月,中共国防部声称,帮助台湾自卫的国家将面临“最坏后果”。这种威胁似乎特别针对澳大利亚。

本月,北朝鲜表示,除了使用核武器报复袭击外,它还可能发射核武器攻击其它国家。

俄罗斯、中国和朝鲜同时威胁要发射世界上最具破坏性的武器,这不可能是一个好兆头。

为什么地球上最危险的政权都在发出这样的威胁?

首先,普京向世界展示了这些警告实际上是令人生畏的。正如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彼得‧休西(Peter Huessy)在三月份告诉我的那样,“升级战争以赢得胜利”的前提是核威胁将“迫使敌人退缩,不打仗”。由于西方民主国家基本上已经退缩,而且显然没有加入在乌克兰的战斗,北京和平壤也希望取得类似的成功。

其次,普京和中国统治者习近平可以做出这样的威胁,因为他们不尊重被视为敌人的国家。

“从阿富汗拙劣的撤军,以及对有效支持乌克兰的犹疑,(虽然)我们在1994年(乌克兰作为第三大拥核国家同意弃核时)作出了(对其提供安全的)保证,特别是在过去一年里的作为,导致拥有核武的敌人对美国及其盟国的威胁增加”,地缘战略分析所(GeoStrategic Analysis)的总裁休西(Huessy)在本月初对盖特斯通研究所(GatestoneInstitute)说,“他们感觉到美国日益虚弱。”

“像弗拉基米尔‧普京一样,中国共产党已经失去了对美国权力的恐惧”,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的理查德‧费舍尔(Richard Fisher)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不久告诉我,“中共的核威胁暴露了当中共认为美国软弱可欺时,所持有的傲慢态度,暴露了美国缺乏地区核威慑力的风险,并暴露了美国领导力的不足。”

第三,独裁政权内部的危机可能使独裁者更容易做出这种威胁。许多人说,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危险的时刻是1962年10月的古巴导弹危机。也许更危险的是1961年10月美苏在柏林的查理检查站对峙事件(Checkpoint Charlie standoff)。然而,当时肯尼迪赫鲁晓夫都知道,两国决不能有核交火。今天的问题是,普京和习近平是否也知道这一点。也许他们不知道。

这些威胁可能表明,这些政权的领导人有着共同的“在(核)掩体里的最后日子”的心态。俄罗斯和中国,尽管方式不同,但都是由陷入困境的政权统治的,这意味着它们的领导人无疑具有较低的风险门槛。

无论这些威胁的原因是什么,普京和习近平已经告诉了所有人他们打算做什么。不幸的是,西方领导人决心不相信他们。

针对俄罗斯的威胁,拜登总统2月28日表示,美国人民不应该担心核战争。事实上完全相反,我们完全有理由担心。

按照西方的思维方式,总统们和总理们几乎总是无视核威胁,试图不抬高它。不幸的是,这种姿态只会让制造威胁者有恃无恐地发出更多威胁。国际社会越晚与好战的俄罗斯、中共和北朝鲜对抗,对抗就越危险。

因此,世界似乎正在迅速接近历史上最糟糕的时刻。

“核战争中没有赢家,也决不能打。”拜登在去年6月表示。也许是这样的吧。与美国总统共同发表这些话的普京,可能认为他可以发动一次核战,甚至会获胜。

作者简介:

章家敦(Gordon G. Chang)是盖特斯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的杰出高级研究员,其咨询委员会成员,也是《中国即将崩溃》(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书的作者。

原文:Russia and China: The Worst Moment in History Coming Soon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12/1747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