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大白”入室消杀 上海青年回呛 爆红网络

有上海防疫人员爬墙翻窗进入居民家中“消杀”。(网络截图)

近日,被上海民众称为“白卫兵”(或“大白”)的防疫人员,被曝光肆无忌惮地闯入居民家,或是强行把人带走隔离,或是大搞“消杀”,民众愤怒反弹。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是英国第14任首相威廉‧皮特的一句名言。威廉‧皮特在一次圈地运动的演说中所说:“即使是最穷的人,在他的小房里也敢于对抗国王的权威。房子可能很破旧,房顶可能摇摇欲坠,风可以吹进这所房子,雨可以打进这所房子,但是国王不能踏进这所房子,他的千军万马也不能踏过这间破房子的门槛。”

然而,谁能想到二百多年后21世纪的上海出现强行进入私人住家的情景。

“应消尽消,不留死角”吓坏国人

陆媒澎湃网报导,上海当局成立的环境整治消杀工作专班,已组织近6000专门消杀人员在住宅小区、建筑工地、办公楼、公园、绿地等十大重点场所,执行“应消尽消、不留死角”的专项行动。

但是,上海人没想到,政府要求他们交出家门钥匙,以便“大白们”随时出入。如果不交,砸门、撬门、或者一脚把门踹烂,就是成为大白们的标准动作,总之不能阻挡大白们破门而入。

网上近日流传的各种视频显示,“大白们”在居民家中对着地板、家具、沙发、橱窗、橱柜、电视上和冰箱内部狂喷消毒水,甚至把冰箱里的食物统统扔掉。最让许多读书人害怕的,对着书柜一顿喷洒,甚至是对着书画藏品……

博主“敦煌妖迹”住在上海,他5月9日在博文中说,他的父亲是一位老一代漫画家,一辈子跟幽默打交道,但给他打电话时,父亲开口就是一句话“我真的好难过呀”。这位博主表示,父亲告诉他,“他们会拿着你的钥匙,直接进门消杀。”

父亲更担心,“我们家要是被人进来,全方位地喷消毒剂,我的书怎么办?我的画怎么办?我收藏的那些卷轴、国画,怎么办?”这位父亲还说,“我的一个老朋友,她跟我说,她家里藏书过万册,有很多精品,甚至是孤本,要是有人要进门消杀,她就从楼上跳下去。上海文联的某老师说,家里有吴昌硕、齐白石的真品,如果被进门消杀,那他这辈子就算完了。”

有人表示自己隔离完回家,发现冰箱里的东西都被扔在地上,已经发臭长蛆了。现在家里全是苍蝇,用了三瓶雷达(杀虫剂)也无济于事。

还有网友整理出几条防范“消杀”的经验,最大限度降低损失。比如,把贵重物品放在两米五以上的高度,家里怕水的电子产品都请套上塑料袋。比如电视、电脑、照相机等,床单、衣服、沙发被喷上大量液体都会变色,尽量套上塑料膜等等。

一时间,“消杀”成为一项运动,不止发生在上海,网上传出的视频还有江苏、吉林等地。

5月9日,一位东北口音的男子在视频中说,“密接”回家后,发现家里被“消杀”,门口挂的衣服、沙发上的软包、窗帘、床上的被子都没有了。冰箱里的食物被扔了,甚至家里留的6000元左右也不翼而飞,社区、业务、消杀全都不担责任。

党媒高级记者:民宅私密入户消毒依据不足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上海分社副社长李泓冰5月10日接受上海上海《新闻夜线》采访时表示,家是个“私密的地方”,她注意到上海市民的关切,也理解上海人有抗拒情绪。

李泓冰还表示,入户消毒除了需要法律依据外,还要关注其科学依据,例如说室内物体表面病毒能够成活多久,物传人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她引述国家卫健委的一级巡视员贺青华较早时的发言指出,在常温条件下,病毒短时间内会降解,失去感染活性,认为这方面的问题必须聆听国家级专家的意见。

李泓冰特意提到,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亦得出结论,指物体的表面污染造成人感染的风险比较小,呼吸道传染病主要是通过近距离飞沫造成传播。

此外,华东政法大学宪法学教授学者童之伟5月8日发出一篇题为《对上海新冠防疫两措施的法律意见》的文章,指出强制将居民送入方舱医院以及入屋消杀都是违法的。随后,该文章立即被当局全网封杀,他的微博等社交账户也遭禁言。

有网民留言说,“优先解决了站出来说话的人。”还有网友说,“几十年前举着宪法挡不住红卫兵,现在举着宪法也一样挡不住白卫兵。”

同日,上海律师刘大力在网上发文,紧急请求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依法审查新冠密接者全部隔离的防疫措施的合法性和适当性,并紧急讨论如何在防疫的同时,保障市民的民生权利不被侵犯。

上海青年爆红:“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微信公众号“张敏新号”5月11日发布一条作者不明的视频,目前,该视频已经遭到当局全网删除。视频显示,上海几个防疫人员试图强行拉“密切接触者”去隔离,但一位没有出镜的年轻男子援引法律称,防疫人员无权强行拉“密接”人员去隔离,并拒绝被转运。

一名身穿印有“警察”字样白色防护服的人员威胁称,“如果你拒绝被转运,将会受到治安处罚。处罚以后,要影响你的三代!”

这位上海年轻人回呛到,“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视频流传到网上后,这句话如同“铁链女”说“这个世界不要我了”一样立刻爆红,被网民转载。

原华东政法大学前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及著名维权律师、异见人士张学忠发推文说,“这句极富悲剧意味的话,表达的是一种最深刻的绝望。说话的人宣布了一个生物学意义的决定:我们不会繁衍后代。这个决定的背后,是一个心理学和存在论意义上的判断:我们被剥夺了值得向往的未来。可以说,这句话是一位年轻人对他所处的时代,可能作出的最强烈的控诉。他说话时的口气是平静自然的,但正因为说得平静自然,才让人听得惊心动魄。”

有网友跟贴说,“21世纪的中国最悲凉、最绝望的两句话。徐州铁链女说,这个世界不要俺了。上海年轻人说,我们是最后一代,谢谢。”

还有网友发推文说,“这种悲壮的声音真的像核弹一样…任何一个在位子上的人,都应谢罪天下…只可惜,为了那把椅子,他们已经走火入魔,完全丧失了人性…而现在还活在世上的你我,能做些什么?”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13/1747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