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手机伦敦被抢 3周现踪深圳华强北…网:世界手机的尽头

一名正在英国伦敦就读硕士的中国留学生小星(化名),日前在学校公寓门口被“飞车党”抢走了iPhone手机,没想到三个礼拜后,他却通过手机的“寻找”功能意外看到被抢的iPhone出现在深圳华强北。小星不禁感慨,“疫情好像没有影响(洗赃物)这个产业链的运作”,他调侃,正好印证课堂上所学“地下经济抵抗风险的韧性反而是最高的”。

华强北大卖场前的人潮。(取材自第一财经)

一名正在英国伦敦就读硕士的中国留学生小星(化名),日前在学校公寓门口被“飞车党”抢走了iPhone手机,没想到三个礼拜后,他却通过手机的“寻找”功能意外看到被抢的iPhone出现在深圳华强北。小星不禁感慨,“疫情好像没有影响(洗赃物)这个产业链的运作”,他调侃,正好印证课堂上所学“地下经济抵抗风险的韧性反而是最高的”。

香港01报导,小星在伦敦亚非学院就读硕士,疫情关系,今年1月初才到英国进行实体课。4月22日晚上,他从外面买东西回到公寓,站在公寓门口掏钥匙时,遭遇了“飞车党”抢劫。反应过来时,手机已不见了。

小星说,“可能抢的动作发生得太快,我有点太震惊,来了几个月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他立即报警,并申请了保险理赔。伦敦警方调查后称,因证据不足,暂未能进一步调查,亦未能锁定疑犯。

事后,小星立即远程将该手机设置为“被盗模式”,并将手机内的数据消除,但没有将该设备从苹果帐户内移除。5月13日,小星用新手机的“寻找”功能找自己的iPad时,意外发现被抢走的手机重新上线,定位在深圳华强北的一处写字楼。

小星曾看过类似报导,“确实听过大部分手机被抢、被盗都会去到华强北,好像说华强北有研发什么技术可以绕过苹果的安全机制,但也有说法是它可能会被拆成零件来卖”。

小星说,“我是4月22日被盗,5月13日就到华强北上线了,中间完成了出关、海运、入口的过程,速度蛮快的”。相较之下,有时候从淘宝买东西,走海运来英国,速度还蛮慢的,通常要半个多月以上,甚至一个月。小星猜测,手机有可能是绕过了中国疫情下物流产业链的机制。

日前有自媒体报导,一名在美国南加州大学留学的中国研究生,今年2月被抢走iPhone手机。根据“寻找”程序追踪被抢的手机,发现其途径香港、澳门、珠海等地,4月11日抵达了华强北,令他吐槽,疫情下来想要回国非常难,但“手机居然比我先回国了”。

网民笑称,“手机的尽头是华强北,全世界被偷的手机最后都流向了那里”。华强北是位于广东深圳的电子产品商业地带,有“中国电子第一街”之称。

深圳华强北步行街人潮汹涌。(新华社数据照片)

华强北逐渐发展成“中国电子第一街”。(取材自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20/1750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