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二大爷:普京得罪不起的女人们

作者:

“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句成语,可能最能准确的形容丁丁同志此时的心情。在奉行中立政策长达200年的瑞典跟随芬兰的脚步,正式宣布申请加入北约后,丁丁没有继续此前“会有严重后果”的嘴炮,而是来了一句“北约扩张至这些国家并不对俄罗斯构成直接威胁。”

啥意思呢,简单地说,就是认怂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丁丁管不了了。说实话,瑞典作为一个200年时间里恪守军事不结盟的国家,二战中欧洲烽烟遍地,都能保持中立,现在居然被逼到要改变国策迫切加入北约的地步,这事除了俄国这种奇葩,其他国家还真做不到。而芬兰的加入将使俄罗斯和北约国家之间的边界延长约1300公里。北约和俄国人隔着一堆左右为难的小弟几十年,终于变成了四目相对、触手可及的邻居。俄国人一直在吹嘘的北约架炮在家门口的威胁,在丁丁的不懈推动下变成了现实。而且芬兰的国境线距离俄国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只有170公里,这个距离,短程导弹就够了。而且芬兰准备向美帝购买多达64架F-35战斗机,这要是成军,那连乌克兰的单兵导弹都扛不住的俄军,拿啥来上赌桌呢。

丁丁同志喊了二十年“你别过来啊,过来我就真干了啊”,结果变成了现在“你过来也没啥,对我没威胁……”玻尿酸打得少了,看来硬汉的气质也受到了影响。特别是他面对的对手,其实是两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女人,瑞典的女首相安德松,和芬兰的女总理桑娜·马林。尤其是后者,是目前世界上最年轻的女总理,她当选的时候,仅仅34岁。她可能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从餐厅服务员到总理的政治人物。

欧洲国家女性在政坛上占了半边天早就是普遍的事实,但在北欧国家更为夸张,目前北欧五国政府首脑有4个是女性,剩下的挪威其实前一任也是女性。但即便如此,像芬兰总理马林这样既没有显赫的学历也没有丰富的从政经历,出身又极为有争议的姑娘,年纪轻轻就被推上一国之宰的地位,还是让人极为惊叹的。

马林1985年出生在一个女同性家庭,这个另类的同性家庭比较拮据,住的是政府补贴的公租房。儿时的马林成绩也不怎么样,高中毕业后为了生计曾经当过收银员、服务员等。打工攒够了学费才去读了个极为普通的芬兰本地大学。2018年她还未婚生子,平时也和普通的女性一样喜欢晒吃晒喝晒娃晒美妆……她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过怀孕时的自拍照,发布过自己的母乳喂养照片。2年前,她甚至为时装杂志拍摄了一张低胸深V性感照,这些东西加起来,一般人是无论如何不会和政治人物挂钩的。这样一个普通的姑娘,“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却从22岁开始加入政坛参选地方议员开始,一路开挂,最终被选民推上了总理的宝座。在她执掌的芬兰政府中,内阁19名成员12人是女性。而且很多跟她一样,都是三十出头的年轻人。

就是在这样的年轻人的治理下,芬兰一样欣欣向荣,所以治理国家其实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公器公用,那么几个姑娘就能打理得井井有条,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2019年的时候爱沙尼亚内政部长马尔特·赫尔梅曾经在在广播节目中嘲讽马林的收银员出身。马林很大度的回应说: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可以接受教育并实现自己的生活目标,一个收银员能成为总理,这就是芬兰的伟大。

当然,丁丁同志估计很难理解这种伟大,他只能理解除了他地球就不转了的伟大。马林近期力推芬兰加入北约,曾经说,“唯一威胁到欧洲安全,并公开发动侵略战争的国家是俄罗斯。”这样一个三十出头的北欧小姑娘公开羞辱俄罗斯人的天花板,心酸啊。

当然,我想丁丁怕也是习惯了,欧洲几十个国家的女性领导人里面,没有怼过他的,怕也是很难找了,除了依然对他保持热情的俄罗斯大妈,其他国家的女人都不好惹。

说完了北约的事,我们回头看看乌克兰。最近几天马里乌波尔守军弃守的消息让很多人有了点小担心。其实是大可不必,我们慢慢说。

在大部分中国人的英雄史观里面,宁死不降或者壮烈殉国是隐性的标准。我们的传统文化里面,人的生命往往不及家国大义重要,所以似乎死节是所有英雄必然的归宿。所以哪怕是百战尽忠的壮士,但凡涉及忍辱偷生或者力穷而降,那就是污点了。最典型的如导致司马迁遭受宫刑的“李陵事件”,李陵率军血战匈奴主力,以少战多,以步对骑,最后在弹尽粮绝、救援不至的情况下投降。结果别说英雄了,比当逃兵还惨——换来的就是后方家族满门抄斩。司马迁这种比较讲人性的旁观者觉得不妥说一句公道话,也被连累下狱。

中国人在秦汉之后形成的二元史观里面,是没有人性调和的中间地带的。只论结果,不论过程。

但是西方人对于英雄的认定不太一样。比如美国共和党重量级大佬,参议员麦凯恩,当年参加越战的时候战机被击落而被俘,关了5年,落下终生伤残。回国后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这段被俘的经历成了他从政的一个大卖点。因为美军作战对于军人有一个基本原则叫Code of Conduct,总共有六条准则,大意就是被俘并不可耻,只要坚守军人的原则,不背叛自己的国家和出卖情报,那么就依然是英雄。

理解这些,可能就更有利于我们理解这两天马里乌波尔的乌克兰守军所谓的“投降”。首先要说的是,其实严格地说不存在所谓的“投降”,钢铁厂最后的守军是根据乌克兰国防部命令放弃抵抗,同时根据俄乌双方达成的战俘交换协议,作为战俘列入交换名单。乌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保全这最后的一批守军的生命。

马里乌波尔之战我在此前的文章中已经说过很多了,说他是新的斯大林格勒之战,或者四行仓库之战都不为过。这场战斗将来是一定会拍成电影的。在极其恶劣的情况下血战83之后,乌方孤军的坚韧和顽强都已经充分的向世人诠释了作为军人应有的勇气和决心。英雄不该以生死而论,在已经尽到了军人职责的情况下,玉石俱焚并不是英雄最好的归宿,活着更好。所以放弃并不可耻。乌克兰国防部命令他们弃守是明智的。

付出惨重代价占领马里乌波尔的俄军也很难说获胜,83天的战斗,多个高级将领阵亡于此,数千士兵横尸街巷,才夺取一个对战局影响不大的废墟,怕是笑不出来的。而且将来能不能在乌军的反攻中守住,也是未知。

在俄乌战争之初,俄军控制了基辅、苏梅、切尔尼戈夫,哈尔科夫等4个州,乌克兰北部的一半区域尽在俄军之手,现在基本上也丢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哈尔科夫东部的小部分区域,而且顿涅兹克州的战斗没有大的进展。在最重要的乌东哈尔科夫战场,俄军已经被赶回边境线,甚至面临被反攻的乌军分割包围的风险。乌军第127国土防卫旅在其官方的Facebook页面上发布了一段视频,显示该部12名士兵沿着小径穿过树林,而来到乌俄边境,且在当地插上一根画着乌克兰国旗标志。据悉,这支部队在本月15日就已经打到了俄乌边境线。从这些迹象上看,俄军在哈尔科夫彻底败退已成事实。

英国国防部也在15日发布最新情报,认为俄军在乌东攻势中投入了约一百个营级战术小组,目前可能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其在乌东地区的进攻已经陷入停滞状态。昨天更传出俄军第70近卫摩托步兵旅公开哗变拒绝再战的消息。在此等窘境之下,5月15日,俄罗斯塔斯社报导称,俄驻美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接受采访时表示,莫斯科“不会在乌克兰投降”。

从劝乌克兰投降到我们不会投降,丁丁们更像是煮熟的鸭子,只剩下嘴硬。

2022/5/19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22/1751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