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上海催复工复产 小区大门紧关

5月7日晚间,上海市闵行区居民与上海防疫人员“大白”爆发了冲突。图:撷取自[email protected]

随着上海疫情防控形势趋缓,复工复产复商模式已渐渐开启。出社区到底怎么出?复工后能否“点对点”每天闭环往返?根据中媒《新民晚报》今(27)日报导,记者随访了50个社区,其中有5个社区在严格落实各项防控措施的前提下,复工居民能进能出,而绝大部分社区,除医护人员、员警、保供人员等可每日往返外,其余复工居民“只出不进”,具体政策变化,要待6月1日后。

《新民晚报》统计,可进可出的有:浦东新区东环龙路181弄欣晟家园(防范区)、普陀区安远路800号西部俊园(防范区)、浦东新区新如村(防范区)、长宁区茅台路830弄天申综合社区(防范区)、普陀区真如镇绿洲公寓(防范区);只出不进的小区则有40多个。

“门难出、家难回”,是不少上海市民近期集中反映的困扰,也成为复工复产的“堵点”。按照上海发布的相关措施,不少单位将复工复产的节点,定在6月1日,然而这两天,不少人发现,自己被卡在小区门上。

有的社区“不出不进”;有的社区“只出不进”;有的小区已经允许“点对点”上班;有的社区,要求居民返回社区后接受3到7天的居家健康监测;有的小区发了出门证,又收回,要求所有人足不出户;有的社区表示,只有就医需求,才能出门。

《新民晚报》指出,更让有的居民感到不安的是,类似“为什么我家社区如此规定”的问题,得不到正面的回答,得不到合理的解释。“能否出社区”,与上海的防疫政策之间的逻辑线,不太清晰。

不少老百姓有一个直观的感受:部分基层执行的手势,似乎与“三区划分”无关,似乎与“无疫社区”无关,似乎与社区的地理位置无关,而只与疫情的形势有关。老百姓表示,理解村居委面临的防疫压力,但感觉存在层层加码的乱象。

有几十个村居委指出,发现手势确实不同。有的表示,执行的是街镇的政策,自己没有层层加码;而有的明确表示,6月1日是否能复工复产,在等待街镇的通知。换位思考,村居委也在等待切实的、可执行的措施。

《新民晚报》表示,疫情以来村居委的压力是比较大的。一方面,人手紧张,“几个人服务几千居民”是常态,而得到的说明不多,另一方面,部分村居委干部对政策把握不够,又缺乏指导,所以面对老百姓的解释工作,常有“牛头不对马嘴”状况发生。

当然,也不排除极少数的基层组织,面对巨大的防疫压力、考核标准,简单粗暴地选择了“一刀切”,把由街镇传导而来的压力,转化为老百姓生活上的不便。这种易激发情绪的举措,不利于防疫大局,更不利于复工复产。

《新民晚报》评论,要给基层指导、帮助,同时,对群众反映强烈的“层层加码”的问题,也要问责。复工复产的社区门,不能成为防疫政策解释的罗生门。

上海的封城乱象让全世界难以置信,例如活人被塞进了尸体袋,成堆的捐赠食物在公寓外腐烂;居民夜间敲锅抗议,被隔离的人们和“大白”扭打在一起等。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头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27/1754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