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概股审计美国宽容变强硬 中共傲慢变软

中概股曾在美国享受特殊优待。当其它国家公司在美上市受PCAOB审查时,中概股可规避审查。现在,美证监会主席坚决表示,中国公司只有完全遵守美国审计检查,才能让它们继续在美国市场交易。截至5月28日,已经有128只中概股被美国证监会列入确定摘牌(conclusive list)名单。这180度的转变,只因《外国公司问责法》出台。

截至2022年5月28日,已经有128只中概股被美国证监会列入确定摘牌(conclusive list)名单。图为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证监会总部。

中概股曾在美国享受特殊优待。当其它国家公司在美上市受PCAOB审查时,中概股可规避审查。现在,美证监会主席坚决表示,中国公司只有完全遵守美国审计检查,才能让它们继续在美国市场交易。截至5月28日,已经有128只中概股被美国证监会列入确定摘牌(conclusive list)名单。这180度的转变,只因《外国公司问责法》出台。

早在2002年,美国国会就通过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规定任何在美国发行公共证券公司,它的审计公司须接受PCAOB(上市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检查。中共政府却无视该法案要求,阻挡PCAOB对中国公司审查。这导致一些中概股肆无忌惮造假和欺诈。

2007年,东南融通在美国纽交所上市。2011年4月26日,香橼研究发表做空报告,质疑其财务造假。2011年8月31日,东南融通正式解体。高毛利率是其被做空的核心“指标”。

中国高速频道(CCME)是福建省的一家电视广告运营商,2009年9月通过反向收购(借壳)在美上市,2010年6月,转板至纳斯达克。2010年8月,做空机构香橼和浑水先后质疑其财报存在问题。4月4日,中国高速频道被纳斯达克要求下市。这家公司的财务造假问题是虚增资产。

网秦是中国互联网安全公司,于2011年5月5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2013年,浑水对其财务提出质疑,指控其虚构至少72%营收,夸大市场占有率,称其所占份额仅为1.5%,而不是网秦报称的55%。2019年1月9日,纽交所正式将网秦更名后的凌动智行除名。

过去十年中,在美国交易所的欺诈性上市让投资者损失数千亿美元。

美国参议员约翰·肯尼迪2020年12月曾表示:“目前允许中国公司无视美国公司遵守规则的政策是有毒的。它危及美国家庭和工人的大学和退休储蓄,从而使他们处于危险之中。”

在此情况下,美国要求中共遵守美国法律,要求中概股接受美方监督。2013年,美国PCAOB和中共审计机构签署“谅解备忘录”。据备忘录,美国PCAOB可获中共授权调取中资企业的审计资料。

中共表面上同意美方“跨境执法”,却暗留一手。中共证监会发言人称,“在一定范围内”,中国将授权美方调取在美上市中企的会计底稿。而实际上美国PCAOB依然不能对中国公司和为其审计的中国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监管。

在2016年进行的试点中,中共交出了经过大量涂黑的审计底稿,并禁止PCAOB查阅在美上市中国巨头的记录,包括阿里巴巴。PCAOB在检查期间进行的访谈也有中共官员在场。

2021年12月,PCAOB发表声明说,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和资源”与中共当局就谅解备忘录展开执法合作,但是,“不幸的是,自2013年签署谅解备忘录以来,中国的合作不足以让PCAOB及时获得相关文件和证词,以按照上述核心原则执行我们的使命,通过谅解备忘录进行的磋商也没有导致改进。”

2019年3月28日,美国参议员约翰·肯尼迪提出《外国公司问责法案》;2020年5月20日,美国参议院一致同意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当年12月2日,该法案获得美国众议院口头表决通过;12月18日,时任总统川普签署该法案。

自从《外国公司问责法》生效后,情势剧变,过去是美国希望中共遵守规定提交审计底稿;现是中共想方设法避免美将中概股集体摘牌。

截至5月28日,已经有128只中概股被美国证监会列入确定摘牌(conclusive list)名单,其中包括微博、百度、京东、拼多多、哔哩哔哩、网易携程、科兴、华能国际、中国铝业等著名公司。

据《外国公司问责法》,如一家公司连续三年都在“确定退市名单”中,那在第三年后(即最早在2024年)就会正式进入退市程序。而最新的消息是,三年期限将会缩短为两年。

如果被迫从美国退市,对于中概股而言将是一个巨大损失。中国CFO百人论坛理事、高级经济师邓之东对中国媒体《华夏时报》称,到美国上市的企业大多是优秀科技创新企业,科技创新投入较高,财务亏损大,不符合中国上市条件,需到国际证券市场融资。失去美国上市资格,将极大影响持企业续融资能力,进而影响企业持续发展。

而对于中共,中概股被美国全面摘牌,也将是一个重大损失。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融学副教授徐远在其博客文章中说,中概股是“维系中美关系斗而不破的纽带”,是“中国和外部关系的重要压舱石”。徐远博客文章承认,在目前的中西方经济关系格局中,西方中低层是受害者,而华尔街和硅谷的精英则是受益者。所以那些服务于中概股的投行和律师,以及与中概股密切合作的科技公司,成为维系中美关系的可靠“院外力量”。因此,中概股一旦回归,“那么中国与西方的这层重要纽带将被切断”,中国经济将会被置于危险的境地。

面对中概股被全面摘牌的日子步步逼近,中共当局焦急万分。今年4月,中共证监会宣布,拟修订境内企业赴境外上市相关保密和档案管理规定,为跨境监管合作提供便利。

5月24日,中共证监会又对外媒发布声明称,“目前中美双方继续保持着密切沟通,致力于达成符合双方法律和监管要求的合作安排。”

然而,美国方面却对达成协议的前景不那么乐观。PCAOB在一份声明中说,仍在与中共政府接触,现在就最终协议做出猜测仍为时过早。

PCAOB进一步表示,即使达成协议,若没有成功的执行,也不能满足美国法律的要求。PCAOB底气十足地说,该委员会必须有不受约束的能力来选择检查哪些审计机构及其客户的审计底稿。

前川普政府贸易谈判人员Clete Willems对《华尔街日报》表示,除非中共表现出比今天更多的灵活性,否则部分或所有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退市不可避免。

中国媒体也嗅到中概股前景黯淡的气息。《华夏时报》引述财经评论员张雪峰的话,劝中概股们“放弃幻想,准备战斗”,并声称“投入祖国母亲的怀抱是中国资本最好的归宿”。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江枫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30/1755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