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辗转七国被4个国家员警抓6次 411天被黑道绑架追杀…

—登顶圣母峰后返家要多久?四川男子透露传奇经历

登顶圣母峰(珠穆朗玛峰)是不少登山家的梦想,但成功登顶后要历经劫难才能回家恐怕就不在愿望之列了。而有一名居住在四川成都的登山客“毛毛”自述,2021年5月12日登顶之后,等了411天、辗转七国,其间曾被黑道绑架追杀、多次被捕,直到2022年5月28日才回到故乡成都。

中国一名叫毛毛的登山客自述历经411天才完成圣母峰登顶行程回到四川成都。图为中国登山队在2020年5月27日抵达圣母峰峰顶。(新华社

登顶圣母峰(珠穆朗玛峰)是不少登山家的梦想,但成功登顶后要历经劫难才能回家恐怕就不在愿望之列了。而有一名居住在四川成都的登山客“毛毛”自述,2021年5月12日登顶之后,等了411天、辗转七国,其间曾被黑道绑架追杀、多次被捕,直到2022年5月28日才回到故乡成都。

香港凤凰周刊旗下“凤凰Times”百家号6月4日报导,成都人毛毛2021年5月完成登顶之时,尼泊尔疫情急转直下,回中国的航班遭到熔断。据毛毛的自述,完成登顶时他跪在地上给圣母峰磕了三个头,说“谢谢您让我圆梦了”,当时已接到通知,南坡大本营有人感染新冠肺炎,北坡队员上到7,300米被赶下山。

后来他从卢卡拉机场搭机到加德满都机场,原定是2021年6月1日飞往广州,但是因为疫情熔断航班取消,他在加德满都滞留到10月11日,“那5个月,我每天早上在酒店大厅连Wi-Fi,在朋友圈卖土特产,五、六、七月卖冬虫夏草,八、九月卖松茸,还好一直有收入”。他还称,8月时见到很多回不去中国的民众搭帐篷在尼泊尔边境樟木口岸住着。

2021年10月,毛毛跟同伴不愿再等,就先从加德满都搭机到卡达、再转机到埃及开罗,在开罗感染新冠肺炎,“倒楣事接二连三到来”,因为埃及飞不了,又从卡达飞回加德满都。原本因为签证过期想被遣送回中国,“我们给大使馆打电话,大使馆也没办法”,只好办理巴基斯坦签证,从尼泊尔飞往迪拜、再转至卡拉奇、再转至巴国首都伊斯兰玛巴德。

在巴基斯坦,毛毛被当地经营民宿的中国掮客骗取不少机票跟“绿码”办理的费用,最后他朋友邀请他到寮国走陆路回中国,所以又从伊斯兰玛巴德飞到卡拉奇、转机到迪拜、泰国曼谷、再飞寮国永珍。从永珍坐火车到与云南西双版纳的磨憨口岸接壤的磨丁口岸,但也无法越过口岸返回中国,不久被“票代”交给寮国军方,又被转送给金三角地区的黑道组织。

在逃离黑道控制的过程中,毛毛与友人深入原始森林,“有青蛙叫,就去抓青蛙,皮剥了,生火烤烤吃”、“我们还抓了蜥蜴,把头和内脏去掉,烤著吃”。最后在公路上联系到中国警方,“云南的边防员警开著一辆皮卡车来接我们了”,到中国边境隔离点住了28天后,抵达时已是2022年5月28日。

毛毛指出,飞往成都双流机场的飞机上,空服人员问他干嘛去了,“我说登珠穆朗玛峰去了,她还不信,我说我流浪了400多天才回来,被4个国家的员警抓了6次,被当成恐怖分子、被绑架,最后被解救回来了。她说我吹牛,我就把我登顶珠峰的证书给她看”。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605/1757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