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上海封城民众离心 艺人返港外资撤离

中共“清零”政策严格封城,令国民、企业为保障生命财产安全,纷纷预备后路。图为2022年6月18日,一名穿戴防护装备的男子穿过上海市静安区的一条街道。

经历两个月封城,上海6月1日宣布解封,声称复工复产,但在管控区的企业仍然不能复工,当地居民仍须接受常态化核酸检测。然而“清零”政策严格封城,令国民、企业为了保障生命财产安全,纷纷预备后路。学者分析,大陆市民经历封城事件后,会开始思考极端的行政操作对生计的影响;外资会认为在中国的风险极高,自然会以风险较低的地方替代。

推崇上海生活的香港艺人经历封城后返港

香港艺人蔡少芬3月曾在大陆综艺节目中表示,已举家移居上海一年,并大赞当地生活便利,网购可以直接送上门,外出又有网约车、共享单车等,方便又实惠。她感慨上海生活“好得没得再好了”。然而蔡少芬经历封城后,已经举家搬回香港,其上海住所本月中由房屋中介招租。

3月起一场封城,上海物资短缺,市民为自救,除了购买黑市高价食物,还通过以物易物获得自己想要的食物。蔡少芬丈夫张晋4月21日曾在微博贴出蔡少芬的多张照片,并配文道:“她开始种菜了!”亲共传媒《香港01》报导时,更表示“可能因早前上海实施封城,粮食短缺,物价暴涨,考虑到未来的生活,Ada(蔡少芬)同张晋一家才决定搬返香港。”

严格封城引发国民讨论“润”热潮

严格的封城,上海市民、支援抗疫的义工以至基层干部叫苦连天,《四月之声》影片收录他们的哀嚎与民怨,更有多宗因为防疫措施导致无法看病,甚至失救死亡的事件。与此同时,大陆网上引爆“润学”讨论。“润”是英文“run”(跑)的普通话谐音,代表移民,是近年大陆网上兴起的词语。大陆“知乎”网站一则“网络用语‘润’是什么意思”的问题,去年10月提出后,至今已被浏览超过900万次。回答的人当中,不乏分享移民方法、心得。

BBC中文网6月访问的多名上海人,明言封城引发他们和身边的人有“润”的意愿。报导中一名上海的文字工作者Eileen表示,封城期间抢食物、病人无法看病。她在被关3个多月后“梦醒”,加上健康码、每3天要验核酸等安排,令她感到过去大家都被假象掩盖,身边的朋友也讨论起“润”。

另外,有从事资产管理的人士指,在其客户中“不是超级有钱的人”,在上海封城后亦有意“润”,“他们认为人文环境越来越有压迫感”。

大陆市民调查移民次数大增

据“新唐人电台”报导,上海封城期间,大陆网民查询“移民”的数据大增。据一份被标注为“百度检索移民热搜”的资料显示,从3月28日到4月3日,关于移民海外的关键词检索较以往增加数十倍,甚至有时超过百倍。其中,加拿大、美国和澳洲是三大热门国。4月3日,中共宣布清零政策不动摇之后,微信提供的数据显示,当天搜索移民的整体指数上升440%,单日搜索量达到5,000万人次,视频相关来源也暴增1455%。

百度关于“移居加拿大条件”的搜索量冲到第一名,环比上涨高达2846%,“出国哪里好”的搜索量位居第二,增加2455%。不过这波“移民搜索潮”传出后,大陆网上各大平台已不再提供该关键词的指数和搜寻趋势。

纽约时报》中文网报导一名在北京的金融技术工作者称,感觉整个国家走向极端,不单上海疫情,认为其他情况下政府也有绝对权力,以与自己完全相左的意见去决策,“觉得这一点很可怕,让我觉得没有必要待下去”。

前理大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锺剑华指,无论上海还是其它地方封城,造成的结果就是经济活动被打乱。不过整体而言,“很难讲会对人民的心态有无影响”,他说从上海的情况可以看出,有人会开始思考一个如此强烈的行政操作,对他们的生计造成的影响,所以有人离开上海,但是规模多大,暂时未能清楚评估。

外国企业避风险转移业务

除了民间的讨论,上海封城后外国企业亦选择减少在大陆投资,并将部分业务转移到其它地方。

以美国苹果公司在大陆的生产为例,由于中共的“清零”政策已打击其出货及供应链,故将部分在大陆的生产转到越南。《日经中文网》报导,苹果公司逾九成的产品在大陆生产,中共的防疫措施令工厂在4月起停产影响出货,预计公司在4至6月因此减少收入最高达80亿美元。

苹果公司其中一个主要的生产基地位于上海,由于工厂在4月初紧急停产,美国、日本的“MacBook Pro”交货期延迟两个月到7月初,报导形容芯片短缺本已经影响交货期,中共的防疫措施更令情况雪上加霜。

《日经中文网》月初报导指,苹果公司iPad组装的主要生产线亦在大陆,鉴于中共的防疫措施造成供应链混乱,为保供应链安全,部分生产线正移到越南。另外,苹果亦要求尤其位于华东以外的生产基地的零件供应商,协助增加库存,以保供应链稳定。

严格防疫阻碍外资向中国投资

美国驻北京特使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上周四表示,在疫情大流行之前,上海地区有40,000名美国公民,但“很多人已经回家了”。他又指,中共严格的“清零”政策,包括旅行限制和全市封锁可能会延续到明年,正在阻碍美国和欧洲对中国的投资,目前尚不清楚日益“咄咄逼人”的中共政府将把中国经济带向何方。

上海美国商会本月调查显示,上海严格封城“清零”后,133间在上海的受访美国企业中,包括64间消费品和服务业企业,及69间制造业企业,逾九成下调今年的营收预期,当中有四分之一企业预测少两成,更有企业称已缩减投资计划。调查亦指,只有两成七受访的消费品和服务业企业,已全面复产复工。另外有两成六受访企业正加速本地化中国供应链,但同时转移全球产品的生产到中国大陆之外。

上海美国商会会长郑艺的声明表示,上海在应对疫情时,应回归支持商界的思维。在较早前,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发言人道格·巴里(Doug Barry)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清零”政策是商业信心的主要阻力,制定备份计划是企业必须准备的事。

学者:中国独自脱钩

上海封城“清零”,外资觉得在中国大陆的投资保障影响如何?锺剑华认为封城很影响跨国企业的信心。“因为稳定性不能估计,即是成本风险会上升,投资于中国的机会成本亦都更大,风险更高,自然会找一些风险比较低的地方作替代。”

锺剑华分析,跨国企业的物流计算“是以日计,甚至是以小时计”。中共的措施如此打乱生产程序,令他们损失很大,对全球生产线造成很大的窒碍,“所以他们起码部分转移,都是很正常。”

他又指,封城的影响不单是相关企业,连贸易、保险及货运产业都受到损害。“他们的货轮及货机及相关流程的操作,全部都计到很精准,中国在清零政策下‘野猫式’的封城,无异于割断与正常世界的运作。大家一齐都有事的时候,大家都要付出代价啦。”但当西方社会逐步恢复,中国独自脱钩,其他国家不是没有替代选择。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搜刮民脂民膏

上海封城后,中共突然提出要“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资深银行家吴明德早前分析,与上海无法负责的中国GDP增长目标有关。

吴明德表示,李克强说今年的中国GDP增加5.5%,但综合不同渠道的经济学者、统计师、从事经济分析的人的说法,上海封城一天的代价是100亿人民币,一个月就不见了3,000亿人民币,已占全中国GDP2.6%。中共为填补这个数字,所以想到统一市场,想将资源重新集中后由共产党支配,配合其“内循环”,“就是所有的民脂民膏都给了我,由我统一来分配。”

吴明德解释,中共过去几年从科技股、教培股到地产股,逐个板块玩弄于股掌,“叫作真正的权贵资本主义,也叫国家资本主义,其实到最后就是党的资本主义,党把持所有的一切。”不过目前上述的钱加起来还是不够用,“就要想民间的东西了”,“再下一个层次,叫作中型企业、小型企业,那些多数都是民企,把他们的钱拿来。”他估计,当地方省市与民企有关联的,中央都全把持后,习近平在二十大前的政治上就可稳定,“拿着大水龙头射不射出去呢?就视乎你听不听话。”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621/1765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