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二大爷:如果孔子也带货

孔子心中,读书人的世俗追求和终极使命是不同的。为了生活,追求利益是应该的;但这种事情谁都可以干,唯有读书人,应该干世人不能干或者不愿干的,把自己的目标放得更高更远。这是他喜欢端木赐,但更推崇颜回的根本原因。如果孔子也能直播带货,我相信他也是愿意干的,但是最后的结局可能和罗永浩差不多,赚了钱还了债就会转身又去追求自己的"道"——因为那才是他为自己的人生定下的终极目标。

新东方转型之后,突然火了。从教书育人到直播带货,中间不忘一些本色的出演,让大家都感慨万千,愿意为了这份情怀买单。有朋友和我讨论这个,虽然我是一个从来不看直播带货的大叔,但我绝对赞赏。只是,更多感到的是心酸和无奈。

读书人转型商贾这件事,并不新鲜。在孔子门下的弟子中,直播带货能力最强的是端木赐(也就是子贡)。他不仅思辨、口才出众,在政坛和外交领域建树颇多;而且很有商业头脑,在曹国、鲁国之间带货,风生水起成为巨富。孔子虽然一心布道,但是也十分欣赏端木赐,夸他是"瑚琏之器",评价很高。而且孔子自己也认为,只要是取之有道,君子求财很有必要,"富而有礼"才是王道。

但我们都知道,孔子一生最为欣赏的弟子,却是穷得叮当响"一箪食一瓢饮"的颜回。孔子将其视为自己衣钵的传人,公开说"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

一个认为君子也应该追求财富的老师,一个高度肯定自己学生经商致富的传道者,又为什么把安贫乐道的弟子看得最为重要?这矛盾吗?

这其实不矛盾,恰恰可以看出,孔子心中,读书人的世俗追求和终极使命是不同的。为了生活,追求利益是应该的;但这种事情谁都可以干,唯有读书人,应该干世人不能干或者不愿干的,把自己的目标放得更高更远。这是他喜欢端木赐,但更推崇颜回的根本原因。如果孔子也能直播带货,我相信他也是愿意干的,但是最后的结局可能和罗永浩差不多,赚了钱还了债就会转身又去追求自己的"道"——因为那才是他为自己的人生定下的终极目标。

新东方的老师们都走向直播间,这对于新东方或者老师们自己,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事,饿死了什么都是白搭,好好的活下去才有谈论未来的资格。但是这却在某种程度上让我们看到这个时代的巨大悲哀。当一个国家只有一个行业,还是一个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行业持续火爆,各行各业的才俊包括教书育人的老师都要挤进去谋食的时候,这能算好事吗?

直播带货能够带出一个苹果、谷歌或者特斯拉吗?即便矢志不渝的夹杂一点教书育人的情怀,能够带出一批社会栋梁或者诺贝尔奖吗?

我更希望老师们站在讲台上,堂堂正正的教授我们英语,而不是欲言又止的市场叫卖。马斯克如果活在中国,当然也可以凭借巨大的人气带货,甚至也可以顺便给我们讲讲火星梦或者火箭回收,但可以肯定,他去研究星链或者龙飞船,对于本人甚至人类的意义远大于此。

我相信在新东方老师的眼泪之中,也肯定包含这样的感慨。即便教书育人可能不能为他们带来直播带货这样的收益和名气,但是那才是一个老师真正的使命。这个国家,前赴后继、层出不穷的网红从来不缺,今日火爆全网明日销声匿迹的也屡见不鲜,始终有人愿意干这个理所当然,但是大家都要争着干这个、而且只能干这个就很不正常。用国人特别熟悉的一句话来说就是,造导弹的争着去卖茶叶蛋,行业虽无高下之分,但是行为本身却凸显一个社会的深层病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各种各样的直播开始充斥国人的思辨空间。书可以不读,直播却不能不看。直播这个行当何以在今天成为中国人的精神寄托和日常必须,恐怕三言两语很难说清。但它清晰的带着某些社会的病态痕迹是毋庸置疑的。追求娱乐化是一个正常社会的表征之一,但是全民追求娱乐化,还是极为单一肤浅的娱乐化,这就是问题。

新东方这样的教育机构的转型,很多人都在叫好。其实前景恐怕也并不是那么乐观。毕竟在十几天前,直播一哥就莫名其妙的翻了车,至今都没有消息。在一个充满暗礁的大环境中,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具有高风险的特征,越简单越没有技术含量的越危险。因为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何时何地一句漫不经心的话语,一个习惯性的举动,就可能导致触礁沉没。

卖东西谁都能卖,但是传道受业,却不是谁都能干。一个立身于教育的机构的价值,如果转投于直播带货,那么她的命运,也和其他的带货机构一样,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这是大环境决定的。正如读者诸君看我的文章,风花雪月当然我也能写,而且也不会写得太差,但是如果沦落到了那一步,恐怕对于读者和我,都是末路。

当然,我绝不是唱衰新东方。相反,在断臂求生的时候,有所取舍是无可厚非的。而且个中的苦衷和不可抗拒的原因,我们都懂。但我还是希望,我们不应该把这种无奈之举,视为一个正常社会的应有之义或者必由之路。老师们站在属于自己的讲台,远比站在直播间更具有长远的价值和意义。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单纯依靠销售模式就能崛起或者屹立于世界的。从来没有。

孔子如果也带货,我并不失望;但如果孔子只能带货,那么不管是孔子的眼泪还是我们的眼泪,都是白流。

2022/6/17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627/1767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