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经济新秀来势汹汹 转型期的中国焦虑蔓延

近几年来在东南亚的越南经济发展快速崛起引起了国际上的注意,各国的消费者也发现许多低端的劳力密集产品有更多来自越南,而对于同样有大量劳力密集工业的中国,在越出出口额超越深圳时,在中国引发不小的震撼,更多大陆民众担忧越南会取代中国的劳力密集产业。其实这样的心理反映出来的并非认为越南将成为中国竞争的压力,而是对大陆自身其产业转型能否成功的焦虑。

越南今年上半年越南GDP同比增长6.42%,失业率降到几乎是全球最低水平的2.48%,各项数据都显示其经济成长强劲且健康,不少中国民众担忧大陆经济会被越南赶超。图为越南湄公河水上市场。(图/路透)

近几年来在东南亚的越南经济发展快速崛起引起了国际上的注意,各国的消费者也发现许多低端的劳力密集产品有更多来自越南,而对于同样有大量劳力密集工业的中国,在越出出口额超越深圳时,在中国引发不小的震撼,更多大陆民众担忧越南会取代中国的劳力密集产业。其实这样的心理反映出来的并非认为越南将成为中国竞争的压力,而是对大陆自身其产业转型能否成功的焦虑。

近2年来世界各国受到疫情的冲击,经济状况起起伏伏,但今年以来因毒性较低的Omicron让许多国家放宽防疫政策,经济活动也慢慢回复正轨。越南在疫情过渡也较为顺利,很快地回复了制造业生产活动,经济数据极为亮眼。相较之下,大陆因严格清零政策而扰乱了社会与经济生活,与越南之间形成更大的落差,一时之间“越南是否会成为下一个中国”成为大陆与亚洲各国热烈讨论的话题。

今年上半年越南GDP同比增长6.42%,失业率降到几乎是全球最低水平的2.48%,通胀率控制在2.44%,尤其是第2季度GDP增速高达7.72%,创下10多年来新高。各项数据都显示其经济成长强劲且健康,许多国际机构在下调各国经济增长预测值的同时上调越南的经济增速,并把过去30年来对中国经济表现的赞美词汇送给了越南。汇丰银行(HSBC)发布的2022年7月《越南速览报告》中,将越南2022年的增长预测从之前的6.6%,上调0.3个百分点到6.9%,并认为其经济增速可望引领整个东南亚国协地区。这些表现对于今年受困于疫情的中国经济而言,更令中国民众不胜唏嘘。

在越南北江省云中工业园区内,由中国企业投资的越南光伏科技公司引进十多家大陆同类和上下游配套企业,迅速在越南形成完整产业链。(图/新华社

越南人口平均年龄低,劳动力丰富,是近年来制造业快速发展的有利因素。图为越南民众排队等候为机车加油。(图/美联社)

大陆的经济专家的分析认为,越南经济亮眼的表现加强了外界对于中国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的讨论,而自美国川普政府时期对中国产品大幅加税后,在中国的制造业又加快了向越南转移的脚步。其实从更早的时间观察,早在本世纪之初,珠江三角洲就有很多台商与外商开始向越南转移,连大陆本土厂商也跟着一起移动,主要原因则是广东地区生产与经营成本日益升高,美中贸易战开打之后,转移数度加快,东莞、清溪、顺德等地的空置厂房愈来愈多,相关服务业市况早已大不如前。许多大陆经济专家对此并不以为意,认为这种转移是中国供应链网路外溢的结果,也是大陆经济从劳力密集往技术与资本密集转移的契机。

越南于3月15日开放边境,全面恢复国际旅游,使其对外经济活动迅速回暖。(图/新华社)

这些年因应国际企业的转移趋势,越南政府也顺势推出经济战略规划,要争取成为世界工厂,在2035年成为高收入国家。越南学习中国吸引外商的做法,不只是耐吉、爱迪达、优衣库都到越南设厂,接着三星也开辟了大规模的科技园区,苹果最近也将订战转移到胡志明市的台商手上。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经济学教授戈登.汉森(Gorden Hanson)曾就此分析称,如果国际企业必须选择“下一个中国”做为生产基地,那就是成长最快的越南或孟加拉。

旅游业是越南重要收入来源,近年来越南中部广南省发展以自然风光和少数民族文化为特色的绿色旅游产业,吸引了更多国际游客。(图/新华社)

据十多年前将广东工厂转移到越南的台商表示,这些年来越南胡志明市的房地产实在涨得不像话了,连前华人首富李嘉诚都看好越南地产业的发展前景。越南官员也因此志得意满,在2020年的一份有关越南经济成长的官方报告中,还悄悄地把10年赶上中国人均GDP的预估目标提前了5年,引来大陆产官学界的群嘲。令人意外的是,2020年到2021年中国疫情对经济影响较小,未料2022年却因Omicron而严重影响工业与金融重镇上海,经济受创深重,至今尚未恢复,年度GDP成长目标4.7%恐怕也很难达成。如果越南达到几个机构预估的7%左右的成长率,要达到官方夸下海口的目标,并非没有可能。

当然,中国的经济体量与产业结构和越南差异极大,要直接这么比较也不见得有什么意义。当年劳力密集产业由中国迁往越南并非是越南条件多好,而是因为中国生产成本升高。但是令外界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迁往越南的厂商并非只有低阶的劳力密集产业,愈来愈多高附加价值产业转往越南,恐怕不只是生产成本问题,应该还有其他更深层的原因。

中国制造业与越南有极大差异,许多中国人担忧越南成为中国竞争对手,其实是担忧中国自身经济转是否能成功。图为中国承建位于胡志明市的越南首条城市轻轨项目。(图/新华社)

总之,虽然越南与中国经济与社会结构难以直接比拟,但目前大陆经济因疫情与政策受困的窘境,确实会让中国民众特别注意到这个精壮且意气风发的邻居。对越南的关注与其说是感受到竞争压力,不如说是中国对自身经济转型的忧虑。一个正在转型的经济,赶上人口与社会结构也处于转型期,加上国际环境巨大改变,中国所面临的多重挑战复杂且困难,如果转型不成,越南这类型的竞争对手又追了上来,中国将很难找到一条安稳的退路。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中时新闻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715/1775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