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李濠仲:为何战争让美国受罪,俄罗斯却没事?

作者:

战争是普京挑起的,“负评”却几乎涵盖了整个民族,全世界已快找不到几个人愿意再和俄罗斯人握手、拥抱。(美联社)

美国总统拜登民意支持度继续下滑,CNBC最新调查为36%,已比川普任内最差表现还低一个百分点,有半数以上美国人认为他应对通膨不力,高通膨主要因为5兆美元抗疫刺激经济政策的反噬,雪上加霜则是俄罗斯年初发动对乌战争,冲击美国油价,连带造成物价大涨,民众为此怨声载道。美国因为协助乌克兰抗俄,看似加剧了自己的经济挑战(欧洲许多国家亦然),同一时间,发动战争的普京所获民意支持,却始终维持在80%上,那么,战争岂是专挑民主国家受苦,俄罗斯却没事?

事实上,战争爆发,在西方国家制裁下,俄罗斯4月通膨年增率也曾冲至17.8%,创了20年来新高,就俄罗斯联邦统计局资料,俄国近期物价也增长了近20%,但当俄罗斯媒体几乎全被“驯化”之后,俄罗斯人几乎不去讨论国家面对的经济困境,更不用说检讨自己为战争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然后到了5月,普京竟又神奇地宣布俄罗斯物价上涨现象完全消失了,通膨率且为零。

相较美国媒体报忧不报喜,俄罗斯媒体除了战争叙事必须跟着普京走,经济景况亦然。于是,俄罗斯人根本无从得知当下俄罗斯“物价不再上涨”和“通膨归零”的真相是什么?是不是反而埋伏更严重的通货紧缩讯号?是不是其国内失业率正在窜升,才大幅降低了消费(间接平抑物价)?零售商和制造业是不是早已默默减资、裁员?结果会不会是国家经济将进入长期衰退?如果俄罗斯今天仍有媒体正常发挥的空间,新闻上呈现出的民生经济压力,能比美国好到哪去?

另外,又如果普京对人民生活水准早就立下了一个远低于西方国家的标准,就算今天因为发动战争,抹煞了国家过去15年来的经济成长,俄罗斯人“反弹”能有多大?

2020年,美国贫困标准为单身收入(年)低于1万2760美元,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报告说美国有将近4000万人在这标准之下。不过,俄罗斯平均国民所得甚至都还不到这界线。若按照OECD数据,俄罗斯贫困家庭比率(12.7%)也比美国(17.8%)还低。但早公开的秘密是,俄罗斯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和贫穷线,从来都是应官方需求的“政治门槛”,其最低生活水准经常被批评为设置得太低,和民众实际生活脱节。俄罗斯独立民意调查机构Levada Centre曾于2018年揭露俄罗实际上有40%的人生活在贫穷线下,但这一报告在俄罗斯社会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今天之前,合理化普京独裁领导俄罗斯的说法之一,就是他在位20年,俄罗斯人生活水准上升了、国家经济繁荣了、俄罗斯重拾大国地位了、人民也找回了民族自豪感。而且,穷的人愈来愈少,有车子和微波炉的人愈来愈多,IKEA也开了超过10家,连少喝伏特加,改喝红酒,都可以是国家起飞的象征。同一时间,普京在国家军事上的花费却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每每经济稍有起色,就是普京实践军事扩张的时刻。如同当年入侵克里米亚和今天入侵乌克兰,每一次发动战争都是在自毁既有的经济稳定成长状态。

在美国,假若有一名单身母亲税后所得低于联邦最低工资,则她必须得到食物券、个人所得减免、儿童营养计划或其他医疗补助,已促使其收入在加计福利总合后,可以达到“常人家庭”的水准,这也是过去疫情期间美国必然大规模对许多家庭释出救济政策的原因。美国今天的通膨之苦,正是来自全球大流行病下的救济副作用,加上之后挹注乌克兰,至少都是为了“救人”而举国付出代价。俄罗斯统计局曾如实发表统计报告,显示俄罗斯近年仍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家庭无法让家中每个成员同时拥有两双舒适、适合季节的鞋子,有超过半数家庭无法面对生活上的意外支出。但俄罗斯国内的民生困局,很重要原因不就是掌权者动辄发动战争而遭到他国制裁所致。

拜登民调也许真的很糟,他有自己必须承担的政治责任,但美国这个国家仍是充满机会的地方。镜头转到普京,战争是他挑起的,“负评”却几乎涵盖了整个民族,全世界已快找不到几个人愿意再和俄罗斯人握手、拥抱。但这又如何?

当下,俄罗斯人再看不到Netflix(Netflix下架俄罗斯服务)、没有UNIQLO衣服可买(UNIQLO宣布暂关俄罗斯业务),也无法再购买经济实惠的机票旅游欧洲(欧洲禁航),这些需求被剥夺看似微不足道,却反映了普京完全无视自己国家人民作为“世界一部分”的渴望,因为这一切对普京来说,从来都不是所谓“战斗民族”必须纠结的事。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李濠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721/1778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