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被乌克兰人骂惨了 泽伦斯基错在这

—避经济崩盘未示警俄将入侵 泽伦斯基引发挞伐

本星期以前,乌克兰人似乎认为总统泽伦斯基是不顾个人安危留守首都基辅,率领全民抵抗俄罗斯入侵的国家英雄。直到媒体揭露,他去年就获知俄国可能开战,却为了不让经济崩盘而选择隐瞒。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接受“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访问证实,尽管美国不断示警,告知俄罗斯打算攻打乌克兰,他却没有和民众分享。这戳破了他的英雄幻象,招致俄乌开战以来空前的批评声浪。

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美联社

本星期以前,乌克兰人似乎认为总统泽伦斯基是不顾个人安危留守首都基辅,率领全民抵抗俄罗斯入侵的国家英雄。直到媒体揭露,他去年就获知俄国可能开战,却为了不让经济崩盘而选择隐瞒。

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接受“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访问证实,尽管美国不断示警,告知俄罗斯打算攻打乌克兰,他却没有和民众分享。这戳破了他的英雄幻象,招致俄乌开战以来空前的批评声浪。

乌克兰老百姓在推特发文分享他们的故事,陈述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面对俄军侵略,经历混乱和流离失所,并表示若当初早点知道将遭遇侵略,可能会做出不同选择。

公众人物和学者在脸书发文,痛批泽伦斯基选择淡化侵略风险的决定,并称随后发生的战争暴行,他起码要担负若干责任。

泽伦斯基在16日刊登的华邮专访中说,他担心一旦把俄军即将入侵的消息说出,乌克兰民众会陷入恐慌,争相逃离国家,导致经济崩溃,因此他选择不把美国的严正警告告知民众。

泽伦斯基说:“如果说出来…那么从去年10月开始,每个月都要损失70亿美元(约新台币2107亿元),等到俄罗斯人真正发动攻击的那一刻,只需要3天就能把我们攻下。”

泽伦斯基还把俄军无法攻下首都基辅拿来当佐证,自称做了正确决定。

他说:“当侵略开始时,我们尽可能保持坚强。虽然有些人离开,但绝大多数人留了下来,为家园而战。尽管这或许听起来有点嘲讽,但就是这些人阻止了一切。”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负责警告泽伦斯基俄国即将入侵。两人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参加气候变迁峰会时于场边会面,布林肯拿出卫星图片,向泽伦斯基解释俄国即将发动攻击。

布林肯回忆,“只有我们两人,距离只有两英尺,那是一次很艰难的对话”。

布林肯见过泽伦斯基,知道可以对他开诚布公,但“告诉某个人,你认为他的国家即将被攻打”仍旧是一件很不真实的事情。他发现泽伦斯基“很严肃,陷入沉思”,态度半信半疑,表示要和自己的团队讨论一下。

泽伦斯基说,“乌克兰过去多次见识过俄罗斯佯攻”。布林肯知道,他在担心一旦造成恐慌,对乌克兰经济带来的冲击。

布林肯展示情资,然后泽伦斯基表示怀疑,这形成了一种模式,之后数个月在台面上、台面下又经历了几个回合。乌克兰无法拒绝美国提供情报,但就他们来看,情报内容不过是推测。

泽伦斯基回忆,他听到美国发出警告,但美国没办法提供乌克兰自卫武器。“你可以说一百万次,‘听著,要发生战争了’,那你们可以给我们战机吗?可以给我们防空系统吗?答案是,抱歉你不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一员,那我们到底在讨论什么?”

许多乌克兰人不认同泽伦斯基把国家经济置于人民福祉之上,他们认为要是当初政府让人民对战争做好充分准备,许多人命或许不必牺牲。

“乌克兰真理报”(Ukrainska Pravda)总编辑穆赛耶娃(Sevgil Musaieva)在脸书发文表示,她感觉被泽伦斯基的解释所冒犯,称他根本是在质疑乌克兰人的智慧。她表示,每月7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和人命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记者布克维奇(Bohdan Butkevich)在脸书写道,“老实说,读到(泽伦斯基)提到撤离的事,我寒毛直竖…一个良知上有马立波(Mariupol)、布查镇(Bucha)和刻松(Kherson)的人,怎么说得出撤离会拖垮国家?”他提到的地方都是俄军被控犯下血腥暴行的所在地。

乌克兰作家巴布基娜(Kateryna Babkina)说,住在受战乱威胁地区的平民,尤其是那些有孩童、老人和行动不便者的家庭没有获得警告,这“不是出了个小差错,不是不幸的误解,不是战略误判-这是犯罪”。

泽伦斯基的幕僚和发言人都没有回复华邮的置评要求。

不过也有人替泽伦斯基辩护。在商学院教书的毕卡(Valerii Pekar)在脸书发文说,乌克兰从媒体可以充分获得美国示警的相关新闻。“那些在阅读美国情报相关新闻后没有收拾行囊的人,无权说他(泽伦斯基)没有示警。”

格内斯(Olena Gnes)在脸书说,“我们都知道,都了解战争要来了,我们只是不想相信,因为这太可怕了。泽伦斯基无论说不说,都不会有多大改变。”

穆赛耶娃说,有些批评来自逮住任何机会攻击泽伦斯基的政敌,但许多也来自非政敌。仍处于战时的乌克兰传出前所未见的愤怒声浪,这或许是公关大师泽伦斯基和团队面临的“第一场重大公关危机”。

即使是理解泽伦斯基不想引发恐慌的人,也质疑他为何没做些什么,来改变俄国侵乌带来的后果-从储备血库,到在俄乌边境挖壕沟,避免俄国侵门踏户直逼基辅,有太多事情可以做。

这些问题悬而未解,但30岁的乌克兰民众奥克萨娜(Oksana)认为,现在不是追究答案的时候。她18日在基辅一家咖啡厅受访,由于事涉敏感仅愿透露名字。

奥克萨娜说,有些人质疑泽伦斯基的选择,争论他为何没多做些什么,“现在讨论这些只会带来伤害,乌克兰能够胜利,是因为我们相信总统和我们的军队。所以我准备等到赢得战争之后,再来求一个解释”。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中央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820/1791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