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赶尽杀绝!她从中南海勤政殿回家后自裁【阿波罗网报道】

作者:
当时,邓质方第二次被约谈,卓琳在中南海勤政殿的总书记办公室见到江泽民,劈头一句“你们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报导称,江泽民只好陪着笑脸,请卓琳回去转告邓小平:“邓质方不会有什么麻烦”。第二天,江泽民和中共中央诸常委便接到了邓办的紧急通知:卓琳因服用过量安眠药,正在301医院急救。

图:1997年6月30日下午,邓小平的夫人卓琳参加中共政府代表团抵达香港,出席香港政权交接仪式。

阿波罗网方寻报道/近日,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在美国期刊刊登长文,文中说:“邓小平的继任者江泽民进一步深化政治改革。江泽民将他的顾问团队制度化,使其更像是一个行政办公室。他向常委员全体成员征求意见,以其多数票作出决定,并广泛分发演讲稿征求意见。江泽民还通过提高候选人与入选席位的比例,使中央委员会的选举更具竞争性,乃至连太子党,包括邓小平的一个儿子,也会输掉选举。”

阿波罗网首席评论员王笃然表示,邓小平的儿子会输掉,是很正常的。因为江泽民是非常恨邓小平的。邓小平在世身体好的时候,就是江泽民战战兢兢侍奉的婆婆,江泽民还因为不改革,差点被邓小平赶下台。

1997年2月,邓小平一命归西。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今钟”披露,当年北京党员内部传达江泽民的讲话,“今年有两件大喜事”:一件是邓小平去世,一件是香港回归。可见江泽民内心的狂喜已无法按捺。与会者听到讲话都非常诧异,但也无人敢问。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揭秘,在邓小平告别仪式上,为了掩饰自己的内心世界,江泽民读悼词时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悲切。为增强效果,江泽民特意挤出了眼泪。但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江真实的心态是怎么回事。那张江泽民抹眼泪的图片,到现在还时不时地被人拿出来当笑料。

王笃然指出,蔡霞表示江泽民进一步深化了政治改革。海外的独立学者基本认为,中共的改革,只有经济改革,没有政治改革,也就谈不到进一步深化了。独立学者普遍认为,从中共的政治体制转型到多党竞争的选举,政治改革,不是中共内部程序和形式的变化。

王笃然说,放弃共产党的统治,走向多党竞争的民主制度,才是实际意义上的政治改革,不是中共内部程序的改变。

王笃然从中科院高层内部得到的消息,江泽民让江绵恒做中科院的副院长,但是大家都不选他。江绵恒就落选了,江泽民就放话说,第一次选不上就选第二次,第二次选不上就选第三次,直到选上为止。大家没办法,知道江泽民是铁了心搞过场。只好再搞一次选举,就第二次选举把江绵恒选上了。

王笃然评论,这件事充分彰显了江泽民是如何提拔干部的。江泽民贪腐治国治党治军,买官卖官。中共内部虽然一直很腐败,但是腐败到江泽民时期,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就是因为江泽民做为第一把手,起到了带头作用。军方就更加不得了,走私,分军费,搞假军演,没有不敢做的事,只有你想不到。

王笃然指出,江泽民的这种所谓政治改革,实质是一场政治做秀。所以,邓小平的儿子才会被选下去;江泽民的儿子经过多次所谓选举,就当上了副院长。这两个选举对比鲜明,充分说明了江泽民政治秀的表现,根本就不是什么政治改革。

自由亚洲电台早前发表文章披露,江泽民对邓家下狠手,逼迫邓小平家族退出政治圈。

在邓小平去世前两年,江泽民为了威胁邓小平家族退出政治圈,曾一度欲抓捕邓小平的小儿子邓质方,那时多年身患帕金森综合症的邓小平身体已经很糟。

文章描述,当时,邓质方第二次被约谈,卓琳在中南海勤政殿的总书记办公室见到江泽民,劈头一句“你们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

报导称,江泽民只好陪着笑脸,请卓琳回去转告邓小平:“邓质方不会有什么麻烦”。第二天,江泽民和中共中央诸常委便接到了邓办的紧急通知:卓琳因服用过量安眠药,正在301医院急救。

从此以后,邓质方不再现身商场。邓小平家族几乎全部被赶出政治圈。

自由亚洲电台还引述当时北京的一位“太子党”成员曾向透露说,大概这一部署从一九九四年下半年开始,曾庆红根据江泽民的指示,秘密对掌握着重要政治、经济实权的干部子女进行分类排队。

有一大批分别任职于党政军界的“太子党”成员或被迅速提升或委以重任。比如贺龙的儿子由少将晋升中将;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由市委书记升为省委副书记;万里的儿子由北京市调进国务院;行政级别由正局升为副部;彭真原在广州工作的一个儿子也被调进北京担任副部级职务。类似的例子还能举出很多。

但如此划分阵营之后,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即许多高级干部家庭中,特别是那些政治元老家庭中,子女们都不约而同地进行了“分工”,比如陈云家长子从政、次子经商;薄熙来、万里、杨尚昆、李(先念)、习仲勋等家族里也基本如此。这样以来,他曾庆红在“太子党”阶层中拉拢一批、警告和打击一批的设想几乎没有可能实现。怎么能够想象,上述元老家族中立志从政的子女,会同正在疯狂经商的兄弟姐妹们“划清阶级阵线”?

而且,这种家族内部的“分工”,恰好说明他们中间的立志从政者,并非曾庆红所希望的那样:愿意与共产党政权“同生死,共命运”,而是个个都为自己家族安排好了“进可攻,退可守”的未来计划。每个家族里出现一至数个子女大举经商,疯狂捞钱,说到底是为了应付共产党一旦垮台的“不时之需”。而家族里同时还要有人在党政军界谋取职位,目的则是共产党政权如果还能继续坚持,那么自然可以利用自己的重要职位,随时保护自己家族里的经商成员。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阿波罗网方寻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914/1802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