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史上最传奇的乞丐 从树碑立传到挫骨扬灰

作者:
后人在评价武训先生的时候,往往说他是“千古第一奇丐”。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不仅在现实中被树碑纪念,更在正史中有传记的乞丐。但“奇丐”这个词其实很不准确,连他的生前壮举都无法概括,更不要说他身后的腥风血雨,无辜骂名。

传奇人生我们听说过很多。但有些传奇是可复制的,有些却不可再生,古往今来独此一人。

后人在评价武训先生的时候,往往说他是“千古第一奇丐”。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不仅在现实中被树碑纪念,更在正史中有传记的乞丐。但“奇丐”这个词其实很不准确,连他的生前壮举都无法概括,更不要说他身后的腥风血雨,无辜骂名。

如果以如今的标准,毫不夸张的说,武训完全有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即便放眼全世界的范围,至今也没有可以完全类比的人物。如果你要让我选择一个坚韧品德和伟大理想完美结合的例子,我选且只选武训。

但就是这么一个伟大的独一无二的“奇丐”,却最终在中国被挫骨扬灰,举国唾弃。

武训原名武七,光绪年间山东堂邑县人。作为一个职业乞丐,他至死都是干这行。从21岁开始行乞,到59岁病故,所谓“叫花子”,他整整当了38年。

现实中很少见诸如武七这样,真正把行乞当做一份技术性的工作,而不仅仅是迫于生活无着的无奈选择。

为了让自己的形象更加引人注目,他将自己的辫子剪掉,只在额角上留一小辫,装扮成戏里的小丑模样。光有形象还不行,他也卖艺。他特别擅长说唱,能根据现实环境,现编歌谣博人一笑。甚至象个江湖杂耍艺人一样表演锥刺身、刀破头、拿大顶等节目。为了让看客动恻隐之心,慷慨解囊,他甚至或给人当马骑,供人取乐,甚至吃粪便、砖瓦……

在行走江湖的过程中,他还会在行乞的间歇,去帮佣,打短工。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多挣钱。

正因为他这种要钱不要命,把所有人的尊严都抛之脑后的行乞,才使得在三十年的时间中,积累了一笔数目可观的财富。

可一个叫花子,这么搏命攒钱,到底是为什么?

武七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排行老七。这种取名方式,一看就知道来自最底层。

武七幼年丧父,窘迫之下,只能和母亲一起艰难度日。15岁的时候,母亲托人给他找了份工,去馆陶县薛店的远房姨夫张变征家做长工。武七负责看果园、喂猪。张变征是个贡生,有点文化,但却是不折不扣的烂人一个。平时肆意欺辱打骂不说,还克扣工钱。他知道武七是文盲,就伪造了一份账簿,骗武七签字画押。就这样,武七干了三年,工钱一分没拿到,反而在纸面上还欠了一屁股账。争辩之下,武七反被诬为“讹赖”,遭到毒打,气得口吐白沫,大病一场。

这场大病,彻底改变了武七的一生。

一般人受到如此不白之冤,难诉之苦,有人可能会怨愤难平,鱼死网破求报复;有人可能忍气吞声,好死不如赖活;也有极少极少极少堪称佛性之人,从此醍醐灌顶,由怨反而生出大慈悲,不救己而要去救人。

这种人,就是武七。他觉得被恶人所欺、所骗,皆因为自己不识字,没文化,痛感受教育的重要。痛定思痛,发大宏愿,要凑资助学。用他的唱词来说,就是“使他们无钱也能读书,使他们读了书不再被人欺”。

可他一个家徒四壁的文盲,拿什么来凑?

21岁那年,武七决定以行乞为业,去实现自己那个说给谁谁都会笑话的梦想。为什么要用行乞这种方式?“扛活受人欺,不如讨饭随自己,别看我讨饭,早晚修个义学院。”

显然,再高尚的理由也难以装点要饭的落魄。

虽然武家处于最底层,但是要饭显然还是见不得人的丢脸事。特别是在身体健全,明明可以靠其他方式生活的情况下。所以武七的决定遭到了老母、兄弟、姐妹的一致反对。武七决心既下,一意孤行,导致“亲戚朋友断个净”。

为了躲开亲人的目光,在此后30多年的行乞生涯中,武七足迹遍及山东、河北、河南、江苏诸省。和他在行乞中的小丑扮相完全不同的是,私底下他完全过着苦行僧的生活,“日以两钱粗馒终其身”。钱财从不使用,即便是讨得较好的衣物和饭食,他也设法卖掉换钱。他所有的理想都在简单的唱词中:“吃杂物,能当饭,省钱修个义学院”。

由于他天天把“义学”这两个字挂在嘴边,众人皆以为其疯魔,送绰号“义学症”。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不理解。本地乡绅杨树芳在和武七交流后,被他的宏愿所感动,答应帮助武七存款、理财,帮他买田置地,放贷收利,使得武七的血汗所得不仅有了保障,还不断增值。

1888年,武七已经50岁。没有妻儿,孑然一身,行乞整整三十年。这个貌似小丑,吃剩饭,住破庙的老叫花子,名下实际上已经拥有田产230亩,资金3800两。这份财富在当时已经是一个大地主的体量。

垂涎这份财富的人不少,包括武七的亲戚们。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说动武七。

这一年,武七在乡绅的帮助下,终于迈出了实现理想的第一步。他耗尽积蓄,在堂邑县柳林镇东门外建起第一所义学,取名“崇贤义塾”。学校建成后,他到当地有学问的进士、举人家跪请他们任教,并到贫寒人家跪求他们送子上学。当年就招收了50多名学生,学费全免,办学所需经费就从他置办的田产中支出。

“义学症”的大名终于开始口口传颂。三年后,附近馆陶县杨二庄的出家人了证和尚,听说了武七的故事,感慨其大慈悲,把自己的香火钱和部分庙产捐出来,和武七一起创办了第二座义学——馆陶“杨二庄义塾”。

又三年后,学部侍郎裕德到山东视察学务,听到义学的故事,捐给武七200两银子。加上部分乡绅的资助,武七在临清县创办了第3所义学——御史巷义塾。

山东巡抚张曜为此特地召见武七,免征义学田钱粮和徭役,另捐银200两,以垂训世人之义,更名武训。上奏清廷后,光绪帝颁以“乐善好施”的匾额。并因其自称“义学症”,清廷略加修改,赐给了“义学正”的名号。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917/1803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