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时代三大挑战?它将写入二十大报告和党章?【阿波罗网报道】

阿波罗网记者秦瑞报道/江泽民、曾庆红派系背景的《香港01》21日发表《二十大报告前瞻》系列文章之三,标题是《接棒邓时代共同富裕,习时代三大挑战需谨慎》。

阿波罗网记者秦瑞报道/江泽民曾庆红派系背景的《香港01》21日发表《二十大报告前瞻》系列文章之三,标题是《接棒邓时代共同富裕,习时代三大挑战需谨慎》,文章的重点是强调习近平的“共同富裕”并非其首创,并表达出强烈的担心。

文章认为,在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中,”共同富裕”一共出现了8次。其后还被写入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

“因此判断在第二个百年,“共同富裕”,必将成为中共和中国政府的工作中心,就好像在改革开放年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及在毛时代以阶级斗争为中心一样。”这句话充满暗示意味。

文章认为,“共同富裕”将写入二十大报告,以及被写入修改后的中共党章。

文章接下来对“中国人为何执迷于共同富裕?”、以及““共同富裕”的三大挑战”来进行论述。

正如文章标题所强调的,“接棒邓时代共同富裕”,言外之意,这并非习近平的发明创造,而是继承自邓小平时代。强调这一次序的深意,是以尊崇邓小平的“祖宗”地位,力保此后的江泽民稳坐习近平头上,成为其难以否定的大山。

文章说,由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是首次对共同富裕进行了全面的诠释。但可以对“共同富裕”表述仍以继承为主,在继承的基础上有关表述有一定创新,既没有“横空出世”的新政策,也不意味着有关政策导向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共同富裕”有关举措也主要体现了政策延续性。”

这段话清晰的强调了这一点。

在““共同富裕”的三大挑战”这一部分,文章警告,共同富裕的实现“充满各种风险,稍有不慎,也可能适得其反”。

文章首先是担心“均贫富”。这非常容易理解,正如《九评共产党》中所言,过去这几十年,“共产党的统治不过是导演了一出财产再分配的人间闹剧,走了几个回合,最终把别人的资产变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而已。”时至今日,江泽民、曾庆红这些权贵家族,通过对国有财富的疯狂掠夺早已富可敌国,因此他们自然要高喊“保护私有财产”,以免被习近平充公。

因此文章警告说,“必须要讲清楚,尤其是让企业界知道不会劫富济贫,更不会搞平均主义,否则大家对未来预期不好,当然就不可能投资,不可能增加消费。这对社会发展是不利的。”

第二个所谓的“挑战”是怎么实现共同富裕。文章说“政策的宣示和执行经常是两回事”,也就是说一套,做一套。

在一张图片的介绍中,有这样一段文字,“邓小平指出,...过去搞平均主义,吃大锅饭,实际上是共同落后,共同贫穷。”暗示习近平的“共同富裕”还是走老路,搞平均主义,吃大锅饭,最终将共同贫穷。

第三个是,怎样避开实现共同富裕过程中的潜在风险?文章强调除了平均主义或大锅饭之外,还有两个风险:民粹主义的仇富情绪和用力过猛、一刀切的整治措施。担心出现“于杀富济贫或民粹主义的仇富情绪。“。

应该说,中共几十年来的历史证明,这很大可能会成为现实。然而几十年前,江泽民当总书记时可不是这个想法。

李锐曾经在其《口述往事》中披露,“邓小平南巡是一九九二年。南巡之前,江泽民到党校去做报告,有一个“七一讲话”,反对和平演变,要把个体户搞得倾家荡产。邓小平反感得很厉害。他的“九二南巡”,就是想把江泽民换掉”。

李锐说,“邓小平是半个毛泽东,但是他有功劳,一九九二年他不南巡的话,搞不好江泽民让我们跟朝鲜一样。”

因此,江曾派系现在表达出上述担心,只因角色发生了转换,是因为这些危险今天指向了他们。不过,抛开财富来源正当性的问题,这种担心也证明了共产党理论的破产------共产党的权贵家族在抢夺老百姓财富时,会把共产党理论尊为“真理”,一旦得手也怕共产。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阿波罗网记者秦瑞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923/18067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