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著名传记作者:普京帝国梦想的破灭

俄罗斯现在已经达到了从朝鲜购买武器的极端地步。如果普京升级对乌克兰平民的攻击,特别是如果他采用小型核武器,这将直接导致对俄罗斯空战和炮战的迅速升级。而且,西方不会允许乌克兰现任总统沃洛基米尔-泽林斯基将西方拖入类似165年前的克里米亚战争(现在已经没有轻骑兵,也没有诗人阿尔弗雷德‧丁尼生去记录这场战争)。

9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了罕见的全国电视讲话。图为2022年7月2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通过视频主持安全委员会的会议

弗拉基米尔‧普京面临熄火。

在西方不流血的冷战胜利、国际共产主义崩溃和苏联解体后,普京从苏联解体后克里姆林宫的内哄中脱颖而出。当他接手被裁剪了的俄罗斯时,他面临着一个明确的选择:他可以让俄罗斯软着陆,从与美国并列的世界超级大国下降到世界大国第二梯队,或者他可以拒绝承认已经分离的前苏联各共和国的合法性,并着手重建俄罗斯,试图重走彼得大帝和约瑟夫-斯大林的道路。

在选择第二种方式,即重建大俄罗斯和苏联时,他的选择造成现代社会中最严重的失败:整个社会降级。

从世界大国的第一级降到第二级的最高典范是丘吉尔撒切尔的英国。这个过程如同为庆祝大英帝国对盟军在世界大战中的胜利做出的巨大贡献,以及或多或少自愿将独立给予几十个前殖民地而举行的荣耀庆典。这些殖民地包括巨大的大英印度帝国的六个国家。

丘吉尔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者,伊丽莎白二世是英联邦的实际建设者,撒切尔是支持美国的一个令人振奋且有影响力的盟友,并在福克兰群岛维护大英帝国的最后荣光,使英国能够带着无损的尊严甚至是胜利的音符爬下来。普京在寻求扭转历史的过程中,遇到了一场可怕的惨败,这是俄罗斯自1905年日俄战争后最严重的灾难。

普京有一段时间似乎做出了一些成绩,使俄罗斯位于世界第二梯队大国的前列,像世界上所有其它国家一样,追随于美国。但是,对于所谓的“近邻”,即除俄罗斯之外的其它脱离克里姆林宫统治的共和国: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以及三个波罗的海共和国、三个高加索共和国和五个亚洲共和国,情况就变得不同。

这些分离出来的国家总人口约为1.5亿,与俄罗斯本身的人口差不多,它们是俄罗斯通过富有野心的沙皇的努力和斯大林根据1939年的《纳粹-苏联条约》夺取波罗的海国家而逐渐获得的,鉴于二战中苏联在东线做出的巨大牺牲和贡献,西方盟国并没有试图认真劝说斯大林放弃这些。

西方国家邀请俄罗斯加入七国集团,成为八国集团,甚至还讨论过俄罗斯加入北约的问题。大家知道,老布什总统曾建议乌克兰议会考虑继续与俄罗斯合作的好处,这被称之为1991年8月的“基辅鸡演说”(Chicken Kiev speech)。但到了小布什时期,美国倾向于邀请乌克兰加入北约。

普京曾公开表示旧俄罗斯和苏联解体是悲剧,并认为这本身是不公正的,是欧亚大陆上的一个巨大不稳定因素。2008年,他从格鲁吉亚夺取了两个省,当时该国也在吵着要加入北约,而普京的借口与希特勒相同,都是因为这些国家的俄罗斯民族受到虐待。

西方对克里姆林宫的安抚停止了,而普京认为俄罗斯依然可与美国对抗,俄罗斯干预了乌克兰的选举,促使维克多-亚努科维奇在2010年获得了总统的位置,这一结果结束了在维克多-尤先科总统领导下亲西方的乌克兰与欧盟日益密切的关系。西方国家对乌克兰进行了干预和渗透,并帮助煽动了一场政治动乱,击败了亚努科维奇,带来了波罗申科。这是普京在2014年夺取克里米亚的主要起因,也因此俄罗斯被逐出八国集团,七国集团重新出现。

当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一起交出从苏联继承的核武器时,所有大国都加入了保证乌克兰独立和国土完整的行列,但包括俄罗斯和美国在内签署国的保证明显没有价值。

从这时起,大局已定,普京的目标是恢复苏联的实力和地位。他不再寻求与西方国家改善关系,而是开始向北京示好。可以猜想对乌克兰采取行动的一个动机,很有可能是美国抛弃阿富汗的可怕惨败。美国将他们自己数千名特工和数十亿美元的军事装备留给他们的塔利班敌人,同时给西方盟国带来巨大的、完全可以避免的压力。

普京对乌克兰的攻击是很奇怪的。美国的空中侦察向全世界公开了俄罗斯补给列车以及大量坦克和装甲运兵车的集结情况。评论员们(我也是其中之一)对这种景象的评论是,这种战争准备是疯狂的。由于可见的俄罗斯部队只有大约15万名战斗人员和几万名支援人员,普京不可能真的试图以如此不足的攻击力量占领一个拥有4000多万人口的国家。

我们现在知道,他的军事指挥官认为,他们在亚努科维奇政府中的前忠实支持者可以在基辅发动政变,在几天内将乌克兰首都交给俄罗斯侵略者,而抵抗会像2014年在克里米亚那样迅速消失在该国内部的力量平衡中。俄罗斯的情报部门应该知道,一些北约国家一直在努力训练一支由20万乌克兰人组成的正规军队和另外30万训练有素的民兵预备队,而且他们可能已经预料到北约会用武器和弹药大量援助乌克兰。

美国人也许应该得到一些赞扬,因为他们只是缓慢地提高了对乌克兰泽林斯基政府的支持,避免了事态的急剧升级。

俄罗斯现在已经达到了从朝鲜购买武器的极端地步。如果普京升级对乌克兰平民的攻击,特别是如果他采用小型核武器,这将直接导致对俄罗斯空战和炮战的迅速升级。而且,西方不会允许乌克兰现任总统沃洛基米尔-泽林斯基将西方拖入类似165年前的克里米亚战争(现在已经没有轻骑兵,也没有诗人阿尔弗雷德‧丁尼生去记录这场战争)。

普京可以在乌克兰的俄语区(包括克里米亚)举行公投。为重振俄罗斯荣耀的笨拙而失败的努力中,他只能展示这些。伴随着对乌克兰入侵的失败,俄罗斯重新获得世界第一大国地位的企图也随之消亡。普京或任何俄罗斯领导人现在能做的最好的事是平息这场战争,希望它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周边国家赢得一些公投,认真努力地做些事,而不是几乎每周谋杀一个寡头,使俄罗斯拥有一个从来没有拥有过的良好政府。

作者简介:

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40年来一直是加拿大最杰出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上领先的报纸出版商之一。他是富兰克林‧D‧罗斯福和理查德-尼克松权威传记的作者,最近还写了《唐纳德‧J‧特朗普。唐纳德‧J‧特朗普:与众不同的总统》,该书已以最新形式重新出版。关注康拉德‧布莱克与比尔‧班尼特和维克多‧戴维斯-汉森在他们的播客《学者与理智》中的对话。

原文:The Failure of Putin’s Attempt to Restore Russia as a Great Pow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923/1806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