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反其道而行之 孙力军傅政华“重大立功”内幕成谜

—孙力军傅政华“重大立功”供出谁?内幕成谜

中共二十大前,“孙力军政治团伙”核心人物孙力军及成员接连被重判,其中孙力军、傅政华、王立科被判死缓、终身监禁。前两人被提及涉“重大立功”,引发猜测。已有分析认为,实际案情或涉反习暗杀大案,而习近平当局留下孙、傅两活口,矛头指向一批江派大佬。

2020年4月7日,时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在武汉市的一次会议上。

中共二十大前,“孙力军政治团伙”核心人物孙力军及成员接连被重判,其中孙力军、傅政华、王立科被判死缓、终身监禁。前两人被提及涉“重大立功”,引发猜测。已有分析认为,实际案情或涉反习暗杀大案,而习近平当局留下孙、傅两活口,矛头指向一批江派大佬。

9月23日,前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作为当局一连三天重判其政治团伙成员的最后一个被抛出。孙力军被以受贿、操纵证券市场罪、非法持有枪支等罪名,数罪并罚,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期满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官方通报特别指出,孙力军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干预医药、金融等民生领域正常经济活动等,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应当判处死刑。但因孙力军到案后提供其它重大案件线索经查证属实,有重大立功表现等,可不立即执行死刑。

前一天,前司法部长傅政华也被判同一刑罚。官方也通报称,傅政华提供其它重大案件线索经查证属实,有重大立功表现,故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孙、傅二人的“重大立功”引猜测扯出老领导?

旅美政论家胡平23日在推特表示,“傅政华和孙力军被判死缓,都说他们‘提供其他重大案件线索经查证属实,有重大立功表现’。不知这里的其它重大案件是什么案件,是否还牵涉更高级的官员?”

推特网友跟评:“更高级……基本到决赛圈了,名单会很短。”“吓唬老领导。”“咬出了孟建柱。”

在此前外界众多爆料和分析中,多指孙力军是由江派大佬、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和现任政治局常委韩正合力提拔。而傅政华则曾效忠不同派系,原来是周永康手下,但后来获习近平重用,并负责调查周永康案。

《政论天下》主持人章天亮22日在节目中分析,有“重大立功表现”的说法,很可能是他们供出了政变集团的幕后主使,这也预示着一场更大的政治风暴马上就要到来,而且在中共二十大之后很快就要兴起。

集中判决“孙力军团伙”

时事评论员横河表示,有几个层面的东西:

1)是不是团伙,应该是,至少四个省的政法公安头子是。王立科,江苏政法委书记;龚道安,上海公安局长;邓恢林,重庆公安局长;刘新云,山西公安厅长。这几个属于地方公安头子,需要在公安部有自己的人,所以巴结行贿,是常态,正好孙力军也需要结党营私,一拍即合。这可以是一般的官场小圈子,虽然犯忌,但还不至于犯上。顺便,重庆公安局长是个倒楣的位置:文强、王立军、邓恢林。

2)但傅政华和刘彦平就有点奇怪,以前说过,就是级别比孙高,资历比孙老,没有理由成为孙的团伙成员,除非孙只是某个势力的代表。现在一般说法就是孙是孟建柱的人,背后是江曾。其实孟建柱就是退休了也排不上元老的,他只要不在位就不会有人买账。江曾应该是真正的后台。

其实中共的老规矩是尽量把多人的大案分成不同的案子,这样就不会互相牵扯出一些不该公开的东西,这次不仅是例外,还反其道而行之,就怕你不把它当一个团伙看。

3)中共公安就是这些人把持的,所以中共的刀把子从来就是中共镇压人民的工具,根本不是维护社会治安的,哪个寻衅滋事造成的危害有这些人的万分之一的?4)所以中共统治下坏人当道好人受气被打压是常态。

4)但中共的鹰犬对主子也会造成威胁,所以被收拾也是常态,这次二十大前需要这样打,说明需要对某些人进行震摄,包括后台和潜在的现职的有权的官员。这也反过来证实高层权斗还是很激烈的,否则没有必要。

5)这些人作恶太多,被报应了,只是说报应是以反腐和权斗形式表现出来的,这是根本的原因,如果对体制内还在作恶的能有所警示,那这些人的被重判还是有积极意义的。

横河还说,贪腐,当然仅此足以判死刑,没有问题。实际上这些人都是血债累累,都是迫害人权、宗教,尤其是迫害法轮功的重要组织者指挥者,至少这个7人团伙有2人是中央610主任,这个比例很大了。

官方指孙力军傅政华“野心膨胀”内幕成谜

值得注意的是,孙力军、傅政华落马后,官方通报指傅政华也参加孙力军政治团伙。傅、孙二人均被官方通报涉“野心极度膨胀”。其中孙力军被起诉的罪名之一是“非法持有枪支”,并且“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傅政华则被指“长期违规领用和携带枪支,形成严重安全隐患”。

了解中共政治黑幕的旅澳学者袁红冰今年7月5日对大纪元表示,孙力军本来已经形成了一个上至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下至各地厅局的数十个高级警官的政变团队。

“孙力军已经直接地和江苏省的刑侦总队总队长和湖北省公安厅内部的一些团队成员在内部讨论过,通过宫廷政变的方式控制习近平。他自以为对中共内部的秘密侦查系统很了解。殊不知习近平早已通过他在公安部的亲信王小洪进行了高科技的侦查,导致孙力军这个政变策划失败。”

大陆门户网站搜狐和网易去年9月14日曾刊登题为“铁拳砸向利令智昏者!”的文章,披露江苏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原总队长罗文进为首的江苏“司法黑帮”,与原重庆公安局长邓恢林等人勾连,密谋在“国家领导人”赴南京参加活动时行“不轨”。而罗文进的顶头上司王立科,则是在罗文进受审约两个月后,主动投案自首的。

前述“主要领导人”,被外界根据纪念活动和时间范围推测为习近平。

袁红冰去年10月对大纪元披露,“江苏省公安厅原刑警总队长罗文进本身就是江泽民曾庆红派系的人,实际上就是曾庆红和江泽民侄子吴志明(原上海政法委书记,老家江苏扬州),一起培养起来的。”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横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925/1807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