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二十大后首虎范一飞牵涉出来的信息

作者:
值得一提的是,范一飞起家之地虽是江苏,但上海背景也不小。举个例子,范一飞一直在建行,却在2010年转往财政部旗下的中投(中国投资公司),接着2011年又突然兼任上海银行董事长。当时有报导,以中投公司高管的身份兼任一家商业银行一把手的情况,可以说在中投公司史上非常罕见,这样的安排是为了完成一桩重任,由范一飞带领上海银行IPO上市,上海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是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如众所周知,上联的法定代表人江绵恒是江泽民的儿子。

中共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大纪元合成)

11月以来,已有多名中高层官员落马,其中最醒目的中共人民银行(央行)排名第二的副行长范一飞,他是二十大过后首个落马的部级官员,也是目前央行系统落马者里职级最高者。范一飞被查所涉何事照例无任何官方说明,而他身上三个鲜明标签又可以牵涉出来哪些信息?

首先,作为主管支付领域的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手握支付牌照大权。中共央行是在2011年开始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首任支付行业最高主管是前央行副行长刘士余,第二任就是自2015年出任央行副行长的范一飞。据统计,截至2021年末,市场存量约228张支付牌照,已注销的约43张。即范、刘二人在位时一共发放270多张互金支付牌照,而这连续两任主管支付领域的央行副行长也相继落马,刘士余2019年在全国供销社总社长任上被查,范一飞则是现职被查,同时有个背景是近年支付领域三大事件。

2021年7月,时任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指出,垄断现象不仅仅存在于蚂蚁集团一家,对蚂蚁集团采取的措施,也会推行到其他支付服务市场主体。而自2020年11月起蚂蚁已经暂停上市逾700天。今年以来,包括二十大开会当月,几度传出蚂蚁IPO将卷土重来。迄今,蚂蚁上市案重启没有等来北京当局的放行,却先迎来支付产业、互金企业“大金主”范一飞落马的消息。

2021年9月,在第十届全国支付清算论坛上,时任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顺利完成先锋支付阶段性风险处置。据报导,2019年7月,先锋集团旗下网信平台的危局暴露。2019年9月,先锋系创办人张振新在英国突然去世,给先锋系留下七百多亿资金窟窿,超过17万受害民众至今仍未回款,而通过先锋网信平台拿到大笔钱的一家河南地产商被曝是蚂蚁金服众多神秘股东中的一位。

今年8月,在400亿河南村镇银行事件延烧4个月之际,范一飞作为国务院第9督察组组长前往河南,随后河南银保监局公告将启动第七批资金垫付。据报导,河南地方村镇银行引发全国性危机,这些村镇银行的大股东新财富集团通过持有牌照的34个互金平台“吸金”,且推出存款产品的时间大都在2020年前后,也就是说,曾经被严打清盘的P2P“借尸还魂”。

其次,作为中国建设银行(建行)出身的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年仅18岁就进入建行,历经了建行成立起到2015年的九任行长:武博山、周道炯、王岐山、周小川、王雪冰、张恩照、常振明、郭树清、张建国。范一飞跻身建行高级管理人员是从2000年开始担任行长助理,与王雪冰、张恩照贴身共事过,换言之,范一飞今日中途落马是步入昔日建行两位老领导的后尘。

如外界所知,四大国有银行的行长级职务都由北京的中组部直接任命,王雪冰2000年履新建行以及张恩照在王2002年出事后火线上马,都是在曾庆红中组部部长时期。王雪冰是江泽民家族钱袋子的传闻,在官场圈内不是什么秘密,张恩照是起家上海的沪系金融高官。

距今20年前的王、张两案不只是曾经引起中国金融界震动,也远播太平洋彼岸。张恩照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一次性就贪得一百万美元,王雪冰甚至被揭涉及为911恐怖分子洗钱,正是美方在调查911事件的过程中发现了王雪冰的犯罪行为并通知北京。这也能够理解,王雪冰受到上面提拔却成为最短命的建行行长。

当年王、张两案接连爆发,彼时众陆媒聚焦报导,中国金融领域大案要案频出,中国银行业正饱受一系列的行业丑闻所困扰。其实,这也是借由王雪冰、张恩照等案件来检讨江泽民时期的金融腐败。陆媒不敢明言而海外不少媒体曾披露,胡锦涛当局以“反腐”清除江泽民腐败集团势力。

第三个标签也是备受关注的,作为二十大后的“首虎”,范一飞案核心仍离不开内斗。在范落马之前,中共中央10月24日举行二十大报告新闻发布会上,中纪委宣传部部长王建新表示,“防止领导干部成为利益集团和权势团体代言人、代理人”。在范落马当天,中纪委网站11月5日发文再度提到:“坚决防止领导干部成为利益集团和权势团体的代言人、代理人”。

显而易见,相关问题至今还是很严重才会如此公开说出来,还两度放话。高级别官员权充代理人的利益集团,也不会是一般的,而是特别的权贵。事实上,中国金融圈资本系,少不了红色权贵的影子。例如,先锋集团2003年起家于辽宁大连,这家资本系轻易取得所有的金融牌照,其互联网金融科技模式还被写进中共中央党校教材,先锋系的权贵背景不亚于明天系。再以蚂蚁集团为例,它的最大受益者包括前十大股东之一的博裕资本,这家资本系被喻为中国顶级PE,背后是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

值得一提的是,范一飞起家之地虽是江苏,但上海背景也不小。举个例子,范一飞一直在建行,却在2010年转往财政部旗下的中投(中国投资公司),接着2011年又突然兼任上海银行董事长。当时有报导,以中投公司高管的身份兼任一家商业银行一把手的情况,可以说在中投公司史上非常罕见,这样的安排是为了完成一桩重任,由范一飞带领上海银行IPO上市,上海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是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如众所周知,上联的法定代表人江绵恒是江泽民的儿子。

总之这些信息可以再次表明,习近平第三个任期开始,“首虎”出现在央行系统资深官员,中国金融业的腐败积弊难清,自江泽民时期由来已久,特别是1999年大肆镇压迫害法轮功后,包括金融在内的各个领域可谓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这也值得引述一则海外评论中说的,当下最高领导接手的江泽民政治负资产是如此庞大,盘根错节,几乎遮住了这庞大负资产的启动项目:镇压法轮功。由此可知,迫害法轮功不停止,当局的一切反腐举措都等于白搭。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1118/1831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