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2022-2024──美国政治制衡机制的恢复

作者:

2022年期中选举选,共和党夺回众议院,美国严重失衡的政治有了分权制衡的可能性。

美国中期选举结果是:民主党以微弱多数掌控参议院,共和党以微弱多数掌控众议院。一心希望三权齐由民主党掌握的美国左媒当然表示遗憾,但实则是让美国政治摆脱了极左势力一意孤行,面临权力制约的政治生态。由于国会两党投票议事早就成了党派立场优先,这两年拜登许多社会主义荒唐议案未获参议院通过,全赖参议院民主党籍的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投反对票——这是一位对美国深怀责任感的传统民主党人。

中选结果是部分中间选民回归常识的选择

2022年中选,民主党的选举牌主要是联邦层面的堕胎法——今年7月,最高法院裁决“罗伊诉韦德案”(Roe v.Wade)违宪,将此项法律权利还归各州,这项裁决激起许多女性支持赞成堕胎成为联邦法的民主党。

但共和党主打的牌更多:社会主义政策与高通胀、高犯罪率,让美国人感到生存危机;预计十年内增加87000税收员警查税,激怒了商界尤其是中小企业主;在全国中小学加强引导青少年变性,且不许父母干预,让家长深为恐惧。据皮尤2022年9月调查,美国的社会主义者正在减少:2019年,65%的民主党人对社会主义持积极态度,如今只有57%的民主党人表示有积极看法。

除了亚利桑那、宾州等少数几个摇摆州与民主党州坚持邮寄选票与延长计票时间(这是2020年大选舞弊的主要手法之一),截至本月22日,计票还未完成,其余的共和党州及民主党州当中的共和党选区都严格监票,因此,这轮中选共和党夺回众议院(218票即获胜),部分恢复了政治权力的平衡。只有民主党左派很不高兴,因为从此结束了一党专权、为所欲为的日子。

拜登家族腐败将被追查

目前,双方已经开始为接下来两年布局酝酿:共和党拥有了削弱总统拜登议程,并进行一系列调查的筹码。勉强守住参议院的民主党则趁著换届前利用手握两院的优势,通过一些议程,目前比较有希望的是同性婚姻法案。至于堕胎权,连拜登也承认,目前还没有达到能够在国会通过立法的票数。拜登任命的司法部长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则于11月18日任命杰克·史密斯(Jack Smith)任特别检察官,专门调查2021年1月6日“国会山骚乱事件”与海湖庄园秘密档一事,继续共和党选民深为愤怒的政治迫害。

福克斯新闻》指称,联邦政府对拜登之子亨特的税务事务调查已经到了“关键阶段”。

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于11月15日赢得了众议院议长提名,新一届国会将于明年1月召开,届时将进行正式投票。早在11月8日中选前,麦卡锡就在CNN的采访中列出共和党掌控众议院之后的主要议程:通过立法控制边境,阻止更多非法移民涌入美国,同时削减政府开支、对拜登政府展开严格调查。据麦卡锡的Twitter发言,众议院共和党人正在考虑的调查包括:从阿富汗混乱的撤军、拜登政府的边境政策、联邦调查局对川普住所海湖庄园的突袭、涉及拜登儿子亨特的商业交易,以及与新冠相关的闭校和疫苗命令背后的决策。一些共和党议员主张要调查美国司法部在部长加兰德领导下的运作情况——加兰德因批准一项搜查令而激怒了许多共和党议员,相关搜查旨在掌握关于川普带到佛罗里达州住所的机密材料的记录。

对拜登家族腐败的调查,早在2020年就开始,领导参议院调查拜登(Joe Biden)家族腐败交易的是爱荷华州共和党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和威斯康辛州共和党罗恩‧詹森(Ron Johnson),只因共和党在国会两院中都居于微弱少数,此案这几年一直被民主党压着。2022年10月26日,两位参议员在写给美国德拉瓦州检察官David C. Weiss的一封信件重提此案。

2022中期选举共和党夺回众议院之后,共和党众议员詹姆斯·科莫(James Comer)和吉姆·乔丹(Jim Jordan)在11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指控拜登与其儿子亨特(Hunter)一起积极参与了海外商业交易,他们发现了这对父子阴谋欺骗美国、电信欺诈、违反《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洗钱、逃税和其他罪行的证据。一名消息人士告诉《福克斯新闻》,联邦政府对亨特·拜登及其税务事务的调查已经到了“关键阶段”,官员们正在考虑是否以各种税务违规、可能的外国游说违规等罪名指控拜登的儿子。

民主党牵连甚深的FTX欺诈案

另一个将令民主党十分头痛的调查是针对从事加密货币业务的FTX公司。这家公司为仅次于索罗斯的民主党第二大捐款人,在中选当天宣布破产。11月16日,几名众议院共和党人正就他们对乌克兰军事援助可能被不当投资于破产的加密交易所 FTX交易有限公司一事,向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施压。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特洛伊·尼尔斯(Troy Nehls)和他的几位共和党同事给布林肯写了一封联名信,信中对美国政府乌克兰军事财政援助与 FTX的潜在投资的关系概述如下:该公司的创始人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在中期选举中向民主党人提供了大量捐款;乌克兰政府今年3月正式与 FTX合作,“在拜登总统承诺拿出数十亿美国纳税人的美元帮助乌克兰抗击俄罗斯入侵的战争努力的几天内,推出了一个名为‘援助乌克兰’的加密捐款网站。”这些议员写道:“虽然这种合作被吹嘘为一种帮助乌克兰兑现用于弹药和人道主义援助的加密捐款的方式,但我们非常担心乌克兰政府可能将美国近660亿美元经济援助的一部分投资于 FTX,以确保民主党人掌权,并保持资金流入。”这封信指出,班克曼-弗里德“是民主党下属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AC)和组织的第二大捐款人,仅次于自由派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

美国政治最大的长处就是权力制衡。但自从奥巴马任总统以来,民主党急剧左倾化,导致美国两党政治理念极化。奥巴马和川普在担任总统的头两年里,通过说服党内人士通过了一些优先事项,但在中期选举失利后,他们转向使用行政权,预计拜登也会这样做。拜登和民主党人当然也会阻止共和党人的大多数提案,但程式上推翻否决权需要众议院和参议院三分之二的票数支持。

恢复分权制衡的传统于美国有利

以上弹劾、调查只是一部分,共和党众议员们的清单上还有长长一串待启动的事项。真正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民主党与媒体的政治观念发生巨大变化,都以三权集中于一党一手为追求目标,将权力制衡看作政治分裂。

纽约时报》与CNN这几家左派大媒体毫不掩饰自己的党派立场,就以《华尔街日报》这一政治立场相对中道一点的媒体为例,也持这种观点。该报在11月18日的一篇《中期选举后分裂的政府对美国意味着什么?》中说的话令人吃惊:“共和党人以微弱优势掌控众议院,为华盛顿明年重回一个分裂政府的状态埋下伏笔,这恐怕会让通过任何重大立法的机会变得渺茫,……使拜登在新一届国会调查其政府时陷入被动防守。”

美国的民主,其实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美国媒体的政治观念发生巨大变化。世界对于专制威权体制经常痛诟,认为这些威权体制往往一党独大,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用来做比较的参数就是美国宪政约束下的三权分立这一权力制衡机制。我刚来美国时,一部几十个大学采用的《美国政治》教科书谈三权分立时,盛赞美国选民的成熟,说“美国选民很注意权力不能集中在一个政党手中,在大选时,如果总统选了民主党候选人,那么国会议员就会将票投给共和党”。这绝非是教科书在自夸,即使在2016年时,我也知道身边不少选民(尤其是中间选民)在选举时投票就是这样选择。

美国的民主,其实就悬在一张选票上。美国的选举系统出了严重问题,集中在大量邮寄选票无法验证身份与延迟计票过程中,大量邮寄选票源源不断,而且这些票主要投给民主党候选人。这次中选中,2020大选出现舞弊的六个州,至少有三个出现类似问题。2020年美国大选,亚利桑那州人口最多的马里科帕县(Maricopa)出现严重问题,在该州参议院主持的大选法医审计中发现多项不一致,包括超过5万张选票可能存在问题。根据官方结果,美国总统拜登在该州的得票比川普仅多出一万多票。今年中选在投票当天,该州人口最多的马里科帕县(Maricopa)还出现了大范围的打印机故障,计票过程长达近半个月,终于导致该州共和党拒绝对该县的选举结果认证。

可以想像,如果选举过程不规范化,美国就不可能有公平和诚实的“选举”,所谓选举将沦为统治阶级的“选择”。也因此,2022年中选,共和党夺回众议院,美国严重失衡的政治有了分权制衡的可能性。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著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1126/1834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