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杨威:江泽民毁了共产党 习近平难守残局

作者:
江死了,但掌权23年已经把中共毁掉了,再无法收拾。过去10年,中共新的权力争夺大乱斗,伴随着内外折腾,又一次大伤元气,中共实际更快地走入了残局。红朝末运已无出路,民众脱口而出的“共产党下台”,标志着中共垮台到了某种临界点。无论谁掌权,或哪一派终于占了优势,都再难守住中共的残局了。

2022年12月1日,江泽民死讯公布的第二天,北京天安门广场一角

江泽民之死,似乎让习近平的权力得到了进一步巩固。江1989年投机上台,在位13年;之后又做了10年“太上皇”,还指定习近平接班胡锦涛。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与江派大佬们展开激斗,10年后随着江的死亡,双方算正式分出了胜负。然而,江泽民揽权23年,已经从内部毁掉了中共,习近平经过10年博弈取得大胜,却再难守住残局。

抛弃实干重回浮夸造假

江在1989年“六四”时被邓小平、陈云、薄一波等选中,顶替了反对镇压学生的赵紫阳,赵紫阳身边的改革派人物也基本失势。

胡耀邦、赵紫阳都是善于干实事、不喜欢花架子的人,更愿意讲真话,还有较强的民主意识,实际不适合中共的官场,他们的下台是中共邪恶本质使然。

外界曾误认为中共有改良的可能,甚至希望深入的改革开放,最终能走向民主,这也是美国和西方“天真”想法的由来。当时的中国,确实出现了比较宽松、开放环境,中共官场慌话连篇、形式主义严重的风气有所改观,实干者有机会脱颖而出,满嘴马列、能力较差的干部不受欢迎。

邓小平在“六四”前后应该感到了害怕,陈云、薄一波等左派元老有了更大发言权,不但极力主张镇压,还借机进一步打击改革派,扶植江泽民这样够左的人当总书记,应该也因为他资历较浅、易于掌控。

江上台后立刻左转,时刻提防改革派卷土重来,中共最上层重新回到了浮夸、造假的风气,实干者靠边站,改革开放陷入了停滞。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称,“谁不改革,谁就下台……我们的领导看上去像是在做事,但他们没做任何有用的事。”

这一评价吓坏了江泽民,中共十四大上,江赶紧高举邓小平的路线。当时的政治局常委中,江不敢得罪时任总理的李鹏,对敢言的时任人大委员长乔石又气又恨,政协主席李瑞环也不买江的账。

邓小平在陈云等元老的劝说下,没有再更换江这个无能的总书记,但把实干的朱镕基调任国务院副总理,又隔代指定了江的接班人胡锦涛。

邓小平还在时,江不敢造次,但没干实事,也不会干实事,但江整治异己、拉帮结派的手段却已经凸显。江、曾先离间了邓小平和杨尚昆杨白冰,又以反腐为名查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最终因为只有估价约55万元的一些高档礼品,陈希同锒铛入狱。

江把军师曾庆红扶正为中央办公厅主任,姘头陈至立和秘书贾廷安也都跟随进京;上海市委书记吴邦国被增补为中央书记处书记,担任副总理;上海市长黄菊被提升为市委书记,并进入政治局。邓还在世时,江就拉起了上海帮。赵紫阳下台没多久,难得的实干风气就消失了,江派每天惦记的是如何一手遮天。

投其所好令官场糜烂

1985年,江在恩人汪道涵的大力举荐下,曾经做过两年上海市长,却搞出了“菜篮子”问题,邓小平不得不派朱镕基接任上海市长,解决了上海人的“菜篮子”。1987年,江升任上海市委书记;不到两年,靠“六四”投机,成了总书记,经验、能力都不够。

1997年邓小平去世,江终于摆脱了“太上皇”。中共十五大上,江的眼中钉乔石被逼退,思想比较开明的李瑞环留任,但继续担任没有实权的政协主席。李鹏转任人大委员长,朱镕基接替总理。胡锦涛作为接班人,成为国家副主席。投靠江的李岚清成为第一副总理,1999年担任了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主任。

在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中,江派占据多数,除了上海帮的吴邦国、曾庆红、黄菊,江还拉拢了李长春、吴官正、罗干、贾庆林等见风使舵、阿谀奉承之人,钱其琛等也紧跟江。江还没有真正掌控军队,因此把军委副主席从政治局常委降为政治局委员级别。

江曾经低三下四巴结中共元老的故事,成了更多官员的模板,那些善于钻营的人,对江投其所好,自然一一受到了重用。朱镕基遭到江的嫉妒,但江的手下又都是无能之辈。

中共军队经商的弊病越来越突出,军队走私成为家常便饭,还公然开枪开炮打死缉私的海警。江迟迟不让胡锦涛接任军委副主席,却把整治军队经商的棘手事交给胡锦涛去办。

江只顾作秀,大搞形式主义的“三讲”教育,重点突出“讲政治”,主要为了树立个人权威。江把事关改革的实事、难事都推给别人,但告诉自己的儿子赶紧“闷声发大财”,自身则淫乱无度。

江一直担心有人不忠,建立了专门的监控系统,随时盯着各级官员的一举一动。江也害怕民众,为了维稳,兴建“金盾工程”和网络防火墙,江绵恒借机猛捞一笔。

江在位13年,上行下效,中共官场迅速糜烂。清朝有个大贪官和绅,在江的治下,和珅式的贪官比比皆是,最大的当然是江家。

2012年11月14日,江泽民在中共十八大上。江泽民做了10年的“太上皇”,还试图影响下一任的习近平

畸形的“太上皇”权柄

江一次视察兰州军区,郭伯雄故意顶替站岗的士兵,为睡午觉的江在门口站岗,以示巴结,深受江的赏识。当时的中共军队将领多数主张在台海开战,江也两次搞出台海危机,但在美军的强大压力下,江不敢开战,郭伯雄是少数反对开战者之一,再次得到江的赏识,被快速增补为军委委员、晋升上将军衔。

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上,江被迫让出了总书记的位置,但心腹郭伯雄、徐才厚成为军委副主席。张万年、郭伯雄发动“兵变”,提出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胡锦涛被迫同意。

江的军师曾庆红用“七上八下”逼退李瑞环,李瑞环为了换取江全退,同意退下。十六大政治局常委被增加到9人,除胡锦涛和温家宝外,江派占据了7席,吴邦国压过温家宝位列第二,其余的是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

江卸任总书记,但江派掌控政治局常委绝对多数,江还续任军委主席,形成了“枪指挥党”的颠倒格局,江成为“太上皇”。胡温政令不出中南海,在重大人事安排上,江实际拥有决定权。

2004年,江被迫卸任军委主席,但一直保留在军委的办公室,通过郭伯雄、徐才厚实际掌控军队,买官卖官明码实价;1000万买军长,俗称“千军万马”;100万买师长,俗称“百万雄师”。胡锦涛只有晋升少将的权力,胡还三次险遭暗杀。2008年,四川汶川发生大地震,温家宝赶赴现场,但没有江泽民的命令,军队不肯出动救援。

胡锦涛属意李克强做接班人,但江不同意,最后提出了习近平。江派当时很可能认为习近平容易控制,甚至可以随时更换,也为后来的习江斗埋下了伏笔。

2007年的中共十七大上,习近平、李克强成为政治局常委,但江派的吴邦国继续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二,贾庆林、李长春续任,贺国强周永康算新人,江派人马仍然占据多数。

2012年的中共十八上,习近平在胡锦涛的支持下终于上位,政治局常委从9人变回7人,但江派的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占据三席,俞正声算中立,王岐山是习近平的唯一亲信,李克强当时算习的盟友。

江做了10年“太上皇”后,还想继续做下去。中共官场的畸形已经无与伦比,众多官员都知道江、曾派掌握着实权,除了阿谀奉承、送钱投靠外,另一大升迁之路就是扮演酷吏的角色,特别是继续卖力地迫害法轮功,甘愿充当江、曾派的打手。

周永康、薄熙来等正是这样的典型,他们骄横跋扈、无法无天,最后演变到计划发动政变,企图尽早替换习近平。然而,内讧导致王立军逃往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东窗事发,成为习江斗的前奏。

习信任的人有限甚至无人可用

习不想重复胡锦涛的老路,为摆脱江、曾派的控制,开始大力反腐,主要清理江、曾派人马。江、曾派经营官场23年,上海帮和各种依附的势力盘根错节,贪腐成风、道德败坏到极点,中共从内部已经烂掉。

习成功打掉了江派的大批官员,包括潜在的下一代接班人、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彻底清洗了军队中郭伯雄、徐才厚提拔的军官;但在中共十九大上,江派的赵乐际、韩正仍然成为政治局常委,曾为江编写“三个代表”的王沪宁也有份。栗战书顶替了王岐山,汪洋终于晋升。习近平更多在政治局委员中提拔自己信任的人。

江、曾派为了保命,与习近平妥协,支持习连任。不过,大批高层官员落马后,习近平难以找到足够可以信任的人替换,政法系统直到二十大前还在反复清洗。

中共二十大上,习近平如愿连任,团派出局。如今江终于死了,但习近平好不容易拼凑的人马,要么资历太浅、拔擢太快,要么不得不超龄任用,除了福建、浙江的旧部或老相识外,还启用了不少军工系统中原来派系不明显的投靠者。信任和忠诚是这些人被提拔的主要原因,能力、经验都在其次。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跃升政治局常委第二,即将接替李克强,外界普遍不看好。蔡奇上位令外界感到意外;丁薛祥可能成为第一副总理,令外界疑惑……

2022年11月30日,日本东京新宿车站外,民众集会声援中国大陆的抗议活动

谁也收拾不了的中共残局

习近平接手江、曾派留下的烂摊子10年,以往遗留的改革难题、经济难题,几乎一个都没有解决,矛盾越发突出。习近平通过反腐进行全面政治清洗,也通过各类经济整治,不断揪出江、曾派的白手套们,把中共权贵私下垄断的赚钱行业大致都搅了一遍。

江、曾派已经搞烂的中共官僚体系支离破碎了,但并未换来中共官场的新生,只是另一个派别成了新气候,同样缺乏实干、能解决问题的人。被快速提拔的人并非能臣,也不见得是清官,但献媚高喊“忠诚”的架势,比当年的江、曾派官员有过之而无不及。

江、曾派多年来大肆敛财,并转移到海外,转移不了的资产摇身一变成了私营企业,实际主要靠从银行大量贷款支撑,或上市圈钱,甚至到海外上市圈钱,如今垄断的各个行业正被一一戳破气泡,一些被当权者暂时收归国有,一些难以为继,不少行业陷入凋零。

胡锦涛当政时,应该也可以反腐,但他知道折腾的后果,为了保党,他选择了隐忍、“不折腾”。胡锦涛继续“韬光养晦”,也继续迷惑了美国和西方,供应链大批落户中国,源源不断的美元、欧元进入中国,贪官们照单全收。老百姓管不了贪官,他们只想有口饭吃、有工可打,但几乎没有人意识到,不平衡国际贸易的路走到头了,外资投入早晚要从巅峰回落。

中共忙于内斗、争夺权力时,还不自量力地梦想争霸世界,却被美中贸易战一下打回了原形。中共故意隐瞒疫情、散播病毒,试图以疫谋霸,还幻想着“东昇西降”,却适得其反。中共的“清零”防疫暴露了中共的“制度劣势”,供应链加速离开中国,内资、外资都加速逃离。

江死了,但掌权23年已经把中共毁掉了,再无法收拾。过去10年,中共新的权力争夺大乱斗,伴随着内外折腾,又一次大伤元气,中共实际更快地走入了残局。

红朝末运已无出路,民众脱口而出的“共产党下台”,标志着中共垮台到了某种临界点。无论谁掌权,或哪一派终于占了优势,都再难守住中共的残局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1205/1838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