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马斯克影响力与日俱增 让白宫为难?

当埃隆‧马斯克以440亿美元收购推特(Twitter)时,他将自己的影响力扩大到五家公司,横跨多个行业,这些公司与政府的交集及其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使这位科技大亨受到了白宫的关注。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资料照。

当埃隆‧马斯克以440亿美元收购推特(Twitter)时,他将自己的影响力扩大到五家公司,横跨多个行业,这些公司与政府的交集及其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使这位科技大亨受到了白宫的关注。

马斯克视治愈他称之为“病毒”(virus)的“觉醒派思想”(woke mind)为自己的使命。在某些人看来,他在几个月前对推特的收购正是他作为“医生”必须要做的。

推特账户DogeDesigner上周发推文说,“440亿美元并不是推特的成本,而是恢复‘言论自由’的成本。”

马斯克则在推特上说,“有些东西是无价的。”

马斯克接手推特后不久就恢复了几个被禁的账户,包括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的账户,解锁了被称为“推特文件”(Twitter Files)的推特内部通信库,这些文件曝光了该公司审查制度的深度以及对保守派声音的偏见。

但是,尽管政治光谱中的许多右翼人士对马斯克接管推特后的举措表示赞赏,其他人则持保留意见。

美国总统乔‧拜登对马斯克收购推特的消息以及随后的裁员行动表达了关切。该公司的内容审核团队被裁减。

2023年3月1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加利福尼亚州蒙特雷公园的西圣盖博谷男孩和女孩俱乐部(The Boys& Girls Club of West San Gabriel Valley)谈到他为减少枪支暴力所做的努力。(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

国家安全律师和地缘政治分析家伊琳娜‧苏克曼(Irina Tsukerman)告诉《大纪元时报》,有人担心马斯克对言论自由的承诺过于绝对,对推特上的外国账户不加区分的对待会威胁到美国的利益。

苏克曼认为,“……允许外国宣传者利用这个平台开展活动,损害了美国公司的信誉,并使美国执法和安全机构更难以保护美国利益。”

她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说,“他未能阻挡与美国敌对的行为者公然的种族灭绝和挑衅性言论,也没有关闭伊朗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各种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官员、塔利班以及与俄罗斯有联系的人的账户。”

苏克曼补充说,“人们还担心推特对阿拉伯语、波斯语和汉语等外语的极端主义言论缺乏关注和监测。”

拜登在11月曾被问及他是否认为马斯克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以及是否应该调查与沙特阿拉伯有联系的投资者参与购买推特的情况。

拜登在2022年11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埃隆‧马斯克与其它国家的合作和/或技术关系都值得关注。”

他补充说,“不管他有没有在做什么不恰当的事情——我并不是在暗示这个。我建议这是值得关注的问题。这就是我要说的。”

《大纪元时报》已联系推特和白宫,请其置评。

“不是被右派接管了”

一些批评者担心,在推特上有了更多的言论自由,就有了更多喷子活动的自由。

据报导,推特现任和前任员工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玛丽亚娜‧斯普林(Marianna Spring),旨在保护推特用户免受骚扰和谩骂的功能被证明难以维护。

马斯克对斯普林的文章做出了反应,在推特上暗示,这种担忧被夸大了。

马斯克写道,“对不起,我把推特从富于爱心的天堂变成了一个……喷子活动的地方。”

马斯克承认,自由和开放的交流可能招来被人攻击的风险,但是这值得一试。

马斯克在后续评论中说,“值得注意的是,左派也没有受到审查,这不是一个右派的接管,而是一个中间派的接管。”

无论接管的性质如何,马斯克都承诺在平台上允许有更多的自由言论,同时发誓要防止它成为一个“自由泛滥的渊薮”。

在1月底,推特安全部门表示,它一直在“积极主动地”恢复以前被禁止的账户,任何账户仍然被暂停的人都可以对禁令提出上诉,禁令将在不太严格的标准下重新评估。

推特安全部门在一篇推文中说,“今后,我们将采取不那么严厉的行动,例如限制违反政策的推文的影响范围,或者要求你在继续使用你的账户前删除推文。暂停账户的做法将只针对那些严重、持续、重复违反我们政策的行为。”

同时,推特安全部门表示,没有恢复的账户,要么存在非法活动,要么最近没有上诉要求取消账户禁令。

同时,根据Sprinklr最近的一项独立评估,在马斯克的领导下,推特上的仇恨言论的影响范围下降幅度超过预期。

推特安全部门在本月初的一条推文中说,“Sprinklr的人工智能模型发现,推特上的仇恨言论的影响范围比我们自己的模型量化的还要低。”

Sprinklr分析发现,推特上的每条含有仇恨言论的推文获得的曝光量比“无毒害的贬损性的”(non-toxic slur)推文要少。

原文Is Elon Musk’s Growing Global Influence a Dilemma for the White Hous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Tom Ozimek报导/秋生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329/1882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