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德媒:上合组织外长齐聚一堂 有哪些看点?

上合组织外长们本周在印度举行会议,讨论地区安全议题。其中印巴外长同框以及中印、中俄外长互动格外引人关注。不过,巴基斯坦外长这次罕见的印度亮相似乎并未能让这对“老冤家”破冰。北京则向新德里和莫斯科承诺将“深化合作”。

图为上合组织国家的外长们5月5日在印度果阿参加外长会议

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外长们本周在印度果阿齐聚一堂,会议的主要议题包括将伊朗和白俄罗斯纳入上合组织。据路透社报道,这次上合组织外长会是为给7月在印度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铺路,预计俄罗斯总统普京和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都将亲自出席峰会。

印度外交部的一位官员说,伊朗和白俄罗斯预计将在新德里峰会上加入上合组织,而科威特、缅甸、阿联酋和马尔代夫则可能在成为正式成员之前被授予对话伙伴地位。

上合组织是一个横跨欧亚大陆大部分地区的政治和安全联盟。该组织于2001年建立,最初由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六国组成,后又扩大至包括印度、巴基斯坦。

印巴外长没有单独会面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中国外长秦刚、印度外长苏杰生、巴基斯坦外长比拉瓦尔(Bilawal Bhutto Zardari)以及诸位中亚国家外长都参加了这次外长会议。

比拉瓦尔成为数年来第一位访问印度的巴基斯坦高官,这两个拥有核武器的南亚大国之间长期存在紧张关系和领土纠纷。

在果阿邦,苏杰生没有与比拉瓦尔单独会面,但他周四(5月4日)分别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中国外长秦刚单独会面。

在印度果阿邦,苏杰生(S. Jaishankar,左)没有与比拉瓦尔(Bilawal Bhutto Zardari,右)单独会面

法新社报道指出,“印度冷淡地接待了巴基斯坦外长”,比拉瓦尔在会议上敦促上合组织成员国不要“为外交得分而将恐怖主义作为武器”,此语引起了印度外长苏杰生的不满。苏杰生在会议结束后对记者们讽刺地说,“巴基斯坦的信誉比其外汇储备消耗得更快”,并称比拉瓦尔揭示了巴基斯坦“这个国家的心态”。

苏杰生:中印在边境地区存在不正常状况

印度与中国同样存在领土纠纷,两国关系在2020年中期喜马拉雅边境地区的流血事件后恶化。

印度外长苏杰生周四(5月4日)表示,他与秦刚就印中关系进行了“详细的讨论”。他在推特上写道:“重点仍然是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确保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

据路透社报道,在与苏杰生的单独会晤中,秦刚表示,中国愿意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深化“协调与合作”,使两国关系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这位中国外长表示,边境局势“总体稳定”,并呼吁“从历史中汲取经验和教训,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来把握双边关系”。

印度方面在中印外长会晤后则没有发表声明。据美联社报道,苏杰生称两国间的关系存在不正常状况,“如果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受到干扰,就不可能正常”。

北京:共同反对外部势力策动“颜色革命”

根据中共官方报道,秦刚在这次外长会上提出“五点建议”,其中第一点就是“要坚持战略自主,加强团结互信。坚定支持彼此维护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反对外部势力插手地区事务,策动‘颜色革命’”。

其他四点还包括“深化安全合作,守护地区和平”、“倡导开放包容,促进联动发展”、“坚守公平正义,完善全球治理”、“着眼长远发展,加强机制建设”。

除了与印度外长会面外,中国外长秦刚也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单独会面。中国是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最大买家,这帮助克里姆林宫抵制西方的制裁。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秦刚5月4日在果阿会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

根据 中共外交部周五(5月5日)的一份声明,秦刚表示,中方愿同俄方一道落实好两国元首重要共识,加强战略沟通,巩固深化各领域合作,并表示双方“反对各种形式的霸权主义,维护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反对‘新冷战’”。

在谈到乌克兰危机时,秦刚对拉夫罗夫表示,中方将坚持劝和促谈,愿为“政治解决危机作出实实在在的贡献”。

上个月,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电话时表示,北京将派遣特使前往乌克兰,讨论可能的政治解决方案。中国一直指责美国和北约挑衅俄罗斯,拒绝批评莫斯科的入侵行动。不过,目前的公开信息显示,中国也没有向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提供武器等物质援助。

新德里“正在走钢丝”

印度今年同时担任G20和上合组织的主席国。在上合组织会议的讲话中,印度外长苏杰生没有直接提及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印度与冷战盟友俄罗斯保持着牢固的关系,并且在俄乌冲突中采取了中立的立场。不过,这个南亚国家面临着西方批评、指责印度与俄罗斯的贸易日益增长。路透社报道指出,“印度正在走一条外交钢丝”。

美联社报道援引分析人士指出,莫斯科不太可能面临来自上合组织对其入侵的指摘,而是会利用这次会议来展示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对俄罗斯来说,上合组织仍然是它可以舒适地与成员接触并进一步发展关系的少数国际组织之一。

图为苏杰生与拉夫罗夫在5月4日举行会晤

除了与俄罗斯保持着牢固的关系,印度与美国的关系近年来有所升温,与中国的关系则因边界争端而有所降温。美联社报道称,西方越来越多将印度视为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野心的抗衡力量。

“构建更加紧密的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上合组织是由俄罗斯和中国为首建立的,作为对西方联盟的制衡。美联社报道指出,两国一直在寻求减少其眼中美国和西方主导的全球机构和联盟的领导地位,中国也指责华盛顿试图遏制其经济和军事崛起。

据中共官方报道,中国外长秦刚周五在会议上说,“当今世界面临多重危机和挑战,冷战的死灰复燃,单边保护主义逆流涌动,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正在抬头”,呼吁“构建更加紧密的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

苏杰生周五也在上合组织外长会上对全球机构在面对重大全球危机时的可信度提出质疑。他说,由于新冠疫情和地缘政治动荡,全球供应链受影响,导致能源、粮食和化肥短缺,对发展中国家影响尤为严重。

“这些危机也暴露了全球机构在及时、有效地管理挑战的能力方面的信誉和信任缺失”,苏杰生说,像上合组织这样的替代组织可以帮助解决此类挑战。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507/1898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