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救经济光靠嘴 中共是过度自信还是没招了?

中共当局接连推出各种措施,试图挽救当前的经济颓势。

最近,中共当局接连推出各种"救市"措施,试图挽救当前的经济颓势。不过,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周二(1日)发文称,官方的口头支持远远不够,而是需要采取更加强有力的措施。那么采取怎样的手段才能使真正复苏?北京是不想做还是做不到呢?

华日:口头支持难以扭转经济低迷局势

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在周二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指出,即使在第二季度经济疲软之后,北京仍未采取大规模的货币和财政措施。这种“过度自信”可能会让中国付出代价。

文章列举出近期的经济数据,并指出中国目前的情况实际上与其他大型经济体在疫情后复苏状况不同,房地产市场深度低迷,出口再次下降,家庭某些负债指标比美国还高等。文章说,在这种情况下,对企业家和消费者的“口头支持可能不足以扭转经济低迷的局势”,而是需要采取更加雄心勃勃的措施,包括“直接向家庭提供财政转移支付,对脆弱的社会保障体系进行大规模改进,有力地回归到一个雄心勃勃的、对市场友好的改革议程”。

旅美资深财经媒体人王剑告诉本台:“《华尔街日报》那篇文章,我觉得准确地从经济角度分析了中国面临的问题,核心的问题是消费。你要解决消费问题,就要想办法让老百姓有钱。你光喊喊口号、出点政策,不掏钱不行。总的来说,《华尔街日报》还是讲清楚了中国政府可以做的事情。”

中国经济面临结构性困难?

《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强调,危险在于,“北京可能会错误地将目前的经济困境视为暂时现象”。接下来的几个月对于中国未来几年的经济走势可能至关重要,但迄今为止,中国领导层似乎“仍然满足于继续观望,并希望事态能好转”。

美国智库“卡耐基和平研究所”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佩蒂斯(Michael Pettis)在推文中称赞这篇文章,点出了“中国面临的是真正的结构性困难,而不是暂时的经济衰退。”

1/3

Good piece by@nate_taplin. He argues that China is facing real structural difficulties, not a temporary downturn, in which case"rhetorical support for entrepreneurs and consumers may not be enough to turn things around."https://t.co/BnEEHentaL

— Michael Pettis(@michaelxpettis) August1,2023

中国近期的很多经济指标都令人难以乐观,其中第二季度GDP相较一季度只增长了0.8%,远低于预期。同时,中国进出口5、6月份连续下滑,6月份年减12.4%,为2020年初以来最大降幅。占中国经济活动四分之一的房地产市场也继续呈现下行趋势,今年前5个月的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22.6%,近6成的百强房企的6月单月业绩同比降幅大于30%,其中27家企业业绩降幅大于50%。6月份的青年失业率继续攀升达到21.3%,创历史新高。

中国消费者对支出也保持谨慎态度,6月份零售额增速从两个月前的18.4%放缓至仅3.1%。而在投资领域,《华尔街日报》2日的报道称,中国股市表现疲弱,导致2亿散户正在撤离。

旅美资深财经媒体人王剑指出,过去20年中国的经济繁荣依靠的就是出口和借钱搞建设,而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经济“三头都熄火”。他说:“出口在下降,然后是房地产不行了,最后就是投资不行了。投资不行的原因是搞基础建设要钱,但没有钱了。没钱的原因不是借不到钱,而是因为以前借的钱太多,连利息都还不了。”

优化房地产政策与壮大民营经济中央措施有用吗?

近期,中国提振经济的政策一个接一个。就在《华尔街日报》发文的同一天,中国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实施促进民营经济发展近期若干举措的通知》,提出了28条具体措施。其中包括加大对拖欠民营企业账款的清理力度,扩大民营企业信用贷款规模,支持民营企业参与重大科技攻关等。此前的7月19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曾公布了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意见”,即所谓“民营经济31条”。7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还曾发布关于征集阻碍民营经济发展壮大问题线索的公告。

在房地产领域,继7月24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适时调整优化房地产政策”后,住建部27日也表态,进一步落实好各项政策措施。随后,北京、广州、深圳三个一线城市接连表态,预示后续可能在降低购房门槛、贷款成本和税费成本等方面持续放宽。

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以书面形式告诉本台:“中国的刺激计划是半心半意的。中国要么没有看到令人信服的刺激理由,要么认为自己没有好的选择,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它提出了许多非常小的步骤,加起来几乎没有任何效果。原因之一可能是避免债务再次激增。”

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视频截图)

在美国的中国民营企业家胡力任则告诉本台,这些措施可能短时期会有用,但是无法扭转整体上的经济崩溃局势。他说:“现在所谓的刺激经济计划,短时间可能会放一些钱出来,在税收、贷款方面会有些优惠政策,但这个改变不了整个经济的崩塌。因为做企业,不是说你给我一些政策,我马上就可以起来的。它有很多的必要条件。比方说,需要产业链,现在产业链已经断了。很多大型行业,外资都已经撤离了。”

胡力任认为,中国近年来整个政治、外交向左转,造成了目前经济的困局,加上三年来的清零政策,导致很多企业彻底破产。房地产则是提前透支了几十年的红利。现在不仅房地产在快速下跌,资本市场也萎靡不振。

根据中国恒大研究院的《中国民营经济报告:2019》,民营企业是中国投资的最大推动力,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占比超过60%。但据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最近发布的报告,今年上半年,民营部门投资同比萎缩0.2%,这是自2005年开始收集该官方数据以来,首次出现萎缩(2020年疫情时除外)。相比之下,今年上半年国有控股企业的投资同比增长了8.1%。今年前五个月,民营企业利润骤降了21%,同期国有企业利润下降了17.7%。

在美国的中国民营企业家胡力任(胡力任提供/资料照)

他还指出,“现在所谓对民营经济的刺激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因为现在性质变了。当时,邓小平改革开放时,对民营经济的一些刺激政策的确有用,因为他当时放弃了党的领导。现在不一样,所有的民营企业都是在党的领导这个前提下。现在的民营经济是党政经济。”

沈栋:中共不愿放权以改善经济增长模式

针对《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中国商人、《红色赌盘》的作者沈栋发推文指出,北京并不是没有认识需要更有力措施,也不是“将当前的经济困难误认为是暂时的”。他认为,这是由于更为根本的问题,即中国“出口拉动、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开发、国家主导”的增长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这种模式需要改革,转向“关注私营企业、内部消费、创新”。

It’s not Beijing doesn’t recognize the problem, or it“mistakes the economy’s current troubles for something transitory”. https://t.co/xmlP0ClpCq It’s much more fundamental. China’s growth model-“export driven, infrastructure building, property development, and state directed”… https://t.co/fcOGGAXJqv

— Desmond Shum(@DesmondShum) August1,2023

虽然许多中国人都认识到这一问题,但他表示,这种变化意味着权力的重新分配,包括从中心到外围,从国家到私营部门,从生产者到消费者。中共控制着当前模式的杠杆,但“它不知道如何在不放弃权力的情况下改进模型。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他预言,不会有“大”的刺激计划出台,并说“醒醒吧”!

王剑:衰退根本原因是习近平的国进民退

针对沈栋的分析,旅美资深财经媒体人王剑认为:“沈栋只讲对了一半,讲中共专权,这个没错。中共抓控制权,其实就是‘国进民退’。”

王剑表示,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依靠的就是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而习近平上台后的政策,尤其是疫情三年,导致外资企业纷纷撤离,私营企业也饱受打击。“当你两个主要的经济体都不行了的时候,经济就没有活力了。背后的政策就是习近平的‘国进民退’。它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

中国经济如何才能走上复苏轨道?

中国还有没有办法让经济复苏?王剑的回答是:“有办法,根本的问题就是习近平要回到改革开放这条政治路线上来。”

旅美资深财经媒体人王剑

他指出,改革开放的本质就是共产党放权。回顾1978年改革开放时,中国经济也是处于崩溃当中。之所以能够扭转,就是政府放手和让国有企业退出,让出市场给私营经济。

“中共只需要回到改革开放的这条路上去,中国人就会有信心,市场就会有信心,资金就会回来,企业家就会回来干事,经济就会好啊。你这条没有的话,什么样的政策都没有用,因为大家没有信心。”但王剑也指出,政治路线和经济政策互为表里,习近平做总书记后,政治上向左转、加强党的领导、走社会主义,因为这样对他抓权最有利。

胡力任也认为,习近平决不会放弃共产党对民营经济的领导,让其真正壮大起来。“民营经济的发展对它的政治冲击非常大。它的政权相对就产生危机感了。习近平上台,他一直说我要救党,其实就是共产党的这几百个家族。对他们来说,要把控制这个国家的权力拿回来。共产党的这种邪恶、对权力的控制欲,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胡力任直言,中国的问题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政治不转变,经济不会好。“真正要彻底解决中国问题的话,第一就是政治完全改变,不能一党制,(而且)要把共产党的余毒彻底消灭掉。这是最重要的。”

8月3日,港媒《南华早报》发表宏观经济学家姚远(Aidan Yao)的文章,同样指出北京的宏观经济政策与现实不同调,政策制定者需要言出必行,以恢复经济增长和外界信心,否则,本已保守的年度增长目标恐怕都将难以实现。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804/1936298.html

相关新闻